黃奎:快還王治文真正的自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昨日看到大紀元上關於王治文出國受阻的消息,內心十分觸動。看到王治文的女兒和父親在紅色恐怖下那得之不易而又如此短暫的團聚,我的眼淚不禁流了下來。這是多麼了不起的一對父女啊!而這樣的事情就發生在中共治下的中國,世人還有什麼理由不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呢?

原在中國大陸修鍊的老學員,幾乎無人不知王治文的名字。那時他是北京法輪大法研究會的主要負責人之一,為1999年之前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功法建設做了很多義務工作。然而1999年7月20日凌晨,當普通人還在夢鄉中時,中國大陸的法輪功義務聯絡人幾乎都在同一時間被非法綁架,這其中也包括王治文。當時邪黨抓人時,極力營造一種恐怖氣氛:幾十輛警車把學員住所團團圍住,然後從樓下一直到學員家門口,人挨人的站著兩排荷槍實彈的軍警,然後把門踹開,把要抓的聯絡人帶上黑頭罩,塞進警車,隨即抄家。那種邪惡氣氛,普通人看著都受不了,更別說親身經歷了。

當時邪黨認為,只要這些研究會的人、輔導站站長能上電視說法輪功壞話,其他學員都會聽他們的,那法輪功不就解決了嗎?所以可想而知那些義務聯絡人當時承受了怎樣的壓力?!那是何等的邪惡啊!無所不用其極。在外界難以想像的酷刑、威逼利誘面前,王治文沒有屈服。據當時了解內情的人說:「王治文是條漢子」。1999年8月13日,中共殃視播出了所謂的「425聚集事件真相」,王治文頂住了巨大的壓力,沒有在那個視頻中說話,從而斷絕了被中共「斷章取義」、「移花接木」偽造視頻的可能性。他真正踐行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經文《大法金剛永純》中的教誨:「無論將來有多大政治與權勢的壓力,也不可以為政治權勢所利用。」大陸學員無不讚佩。

1999年10月間,李昌、王治文等人被非法關押3個月後,中共殃視多餘的宣布他們被「依法逮捕」,並將「起訴」。我曾聽到一位拋家舍業到北京上訪的外地法輪功學員說:「王治文他們是因為做輔導員被抓,要是敢判他們,我們都要衝到法院去!」然而中共十分狡猾,多次釋放審判的假消息,以誘捕要去旁聽的法輪功學員。1999年12月4日,那次就像是真的,消息傳達到各級黨委,包括駐京外國記者。清華大學精儀系的黨委書記還給我打電話,讓我當天看電視。很多法輪功學員到位於石景山的北京中院旁聽,但剛下地鐵口就被抓了。那一次又是假消息。真的「審判」發生在1999年12月26日,星期日,聖誕節次日。西方記者都在度假。為了這一場「審判」,中共如此煞費心機,足見其心虛到何種程度。

在起訴李昌、王治文等人的罪名中,除了中共濫用的刑法第三百條「組織、利用X教組織」外,還有非法持有「國家機密」罪。對於不參與政治的法輪功學員來說,不知持有中共所謂的「國家機密」有什麼用,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王治文等人受到的酷刑迫害才是中共所害怕泄露的最大的「國家機密」呢。

後來的事實證明,中共對法輪大法研究會成員或輔導站站長的抓捕根本就沒有動搖法輪功在中國大陸的根基。真相資料點遍地開花,每個法輪功學員都可能成為義務聯絡人,這也充分證明了法輪功並沒有中共所說的那種「組織」。法輪功真正走了一條大道無形的路。

在隨後的日子裡,很多學員都被非法抓捕、判刑、勞教。我自己也被非法判刑5年,經歷種種魔難,不一而足。

2008年我輾轉來到美國,又回到了自由修鍊的環境,但未敢忘記仍在中國大陸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們。幾年前,一位曾與李昌、王治文等人非法關押在一起的清華同學跟我講了一些他們在監獄裡面的故事,知道他們都很堅定,才略感安慰。

直到昨日,才知道王治文的女兒女婿冒險回國接父親出國。但不幸的是,在最後一道關卡、出中共海關的時候,王治文的護照被剪掉。這是令人扼腕嘆息。

這是多麼卑劣的做法!中共真的是把所有的中國人都綁架為人質,用限制護照的辦法不準「不聽話的人質」離開它的控制。世界上還有比這更邪惡的流氓政權嗎?

那麼中共的迫害者到底怕的是什麼呢?無非是怕王治文來到自由社會後把受迫害經歷講出來,把它們那些醜事、惡事都曝光出來。而它們這樣百般阻撓王治文出國,不也恰恰證明了它們的心虛嗎?不也恰恰證明了迫害是真實存在的嗎?從這件事中國際社會也更應該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

王治文和他的家庭所承受的迫害是中國大陸這場人權災難的一個縮影。我們也呼籲國際組織、各國政府、善良的人們能給以王治文幫助,同聲譴責中共政權,儘快還王治文真正的自由!早日結束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