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秘書口述:林彪給毛的最後一封信 絕密「四不一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林彪最後一任秘書透露,林彪寫給毛澤東的最後一封信,提出了「四不一要」的內容,更包含重磅消息。這些消息都有什麼呢?請見於運深的口述。

林彪曾被視為中共軍隊最善戰的元帥,甚至被確定為毛澤東的接班人,他在中共最高層扮演的角色及其意外死亡,是20世紀中國最重要的懸案之一。長期以來,中共官方壟斷了九一三事件(林彪事件)的解釋權,將林彪定性為「野心家、陰謀家、反革命兩面派」,林彪的出走是「叛國投敵,自取滅亡」。在九一三事件44周年之際,林彪最後一任秘書、九一三事件後遭囚禁四年的於運深的三萬字口述史曝光。於運深提出了許多不同於中共官方的說法,在許多根本問題上顛覆了官方長期以來的九一三事件定論。

按:這是原林彪秘書於運深的口述,成文後經於運深審校定稿

於運深簡介:1937年生於山東蓬萊,1950年參軍,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檔案系,瀋陽軍區司令部辦公室助理員,1965年1月任林彪辦公室秘書。1971年「九一三」事件後被「辦學習班」四年,1975年終於結束審查,被分配到四川省廣安縣武裝部任參謀,退休後被安置在北京海淀區某軍休所。

林彪最後一封沒有發出的信

「九一三」事件後,時任北京衛戍區司令員的吳忠曾帶人從毛家灣查抄到林彪1971年5月23日寫給毛澤東的一封信,信中寫道:

毛(澤東):5月20日,我找了周(恩來),談了談有關黨內團結和相當於政治局以上人員的安全問題,為了總理考慮和請示主席,現將我談話的大意報告主席,請主席考慮並盼主席能找總理談一談,由總理採取落實的辦法。我的意見如下:

經過五年來的文化大革命,而這個大革命是非常必要的和正確的,我們是取得了很大的勝利,現在是要鞏固勝利,是要貫徹九大的團結路線,保證九大以後特別是批陳整風以後(批陳整風是必要的和正確的,因為陳伯達是反革命分子,是大壞蛋,他利用廬山會議的機會乘機作亂,因此必須肅清他的影響),黨中央和中央政治局在一個相當長的時期保持鞏固的團結,預防思想胡塗的人和冒險家採取意想不到的冒險行為,破壞黨的團結,導致秩序的混亂,引起國內國外的不良反應,為此要想出具體辦法。我想了以下辦法,不知妥否,盼主席酌量:

第一,實行「四不一要」的做法,一是在暫定十年之內,對現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和候補委員的大軍區第一把手、第二把手(經過批陳整風以後,現任中央和中央(政治)局人員基本上應當說是可靠的),實行不逮捕、不關押、不殺、不撤職等四不,如果他們某個成員有錯誤,可經過黨內思想批判來解決,他們有病,可找人代替工作,如果病故則提升其他人接替,至於久病要求退休者則按退休幹部處理,一要就是遇特殊情況要執行主席面授機宜指示。

第二,將以上規定傳達到北京以至其它必要城市擔任衛戍部隊的每一士兵,要他們根據這個規定,任何時候不執行除主席以外的任何首長有關對中央或相當於中央政治局以上人員的捉人、關人、殺人等亂令,如果他們借口是執行命令而執行亂令,則其本人應接受法律的嚴厲制裁,無論逃至何處,均應歸案嚴辦,而決不可託辭是執行命令而推卸自己的責任。

第三,為保證首都安全,首都附近的三個人造山建議由華東、東北、山東各派一個獨立營來擔任固守。

第四,建議38軍調離華北,這個部隊雖然是很好的部隊,但放在首都附近不甚適宜,宜調往別處,換一個原二野、三野或一野的軍來接替他們的任務為宜。

我的以上想法,是看了這次批陳整風會議文件,有的同志在擔心着安全問題,他們的心情是憂慮的,因而是值得重視和深思的。我想,為了防止萬一發生事故起見,所以想到以上做法,但這些方法必然是不完備或甚至是不正確的,特報告主席,請主席考慮交總理遵辦。

關於第一條和第二條,甚至可以召集首都所有擔任警衛部隊的幹部開會宣布,由他們口頭上或文字上傳達到每個士兵,並且每隔兩三個月重複向士兵傳達一次,十年不懈。十年後再看情況,基本上也應當根據這個精神辦理。首都以外的部隊可傳達到師團以上幹部。這些內容對外都應嚴格保密,儘可能免除副作用的發生。我很想和主席談談,如主席什麼時候有時間,請約我一談。此致敬禮。

林彪這封信是如何成稿的我不知道。但林彪對我講過這封信的內容,尤其是「四不一要」,給我的印象深刻。

對這封信,我記得林彪曾把我叫來,口授了信中的主要內容「四不一要」。「四不」是「不逮捕、不關押、不殺、不撤職」;「一要」是「遇特殊情況要執行主席面授機宜指示」。林彪邊想邊說,我拿一張白紙記錄下來。

九屆二中全會後,林彪身邊有四位秘書:我、王煥禮、李春生、宋德金,還有一個保密員李根清,他們都能幫助林彪記錄。王煥禮是廬山會議後調來的,宋德金也是新秘書,主要負責讀書。他們兩人都沒有上廬山。我和李春生上了廬山,而林彪並不知道李春生也上了廬山,只知道我上了廬山,加上我是老秘書,所以林彪有什麼事愛找我去辦,還幾次表示他「想見毛(澤東)」。

林彪給毛(澤東)這封信里的「四不一要」是林彪的意思。從廬山上下來,葉群忐忑不安,黃永勝、吳法憲等人也都忐忑不安,不知道毛(澤東)要怎麼處置他們。尤其是葉群,老在林彪身邊講怕被弄到農村去之類。林彪為了安慰葉群,曾叫李根清給葉群寫一個條幅,最後一句話是「說到底壞不到哪裡去」,並讓掛在葉群屋子裡。

我記錄「四不一要」時葉群不在場,我記錄後林彪並沒有讓形成信。形成信恐怕是葉群的意思。所以我並不知道有這樣一封信。我認為,林彪不可能親自寫過這封信。林彪後期連畫圈都嫌累,批幾個字都要工作人員模仿,決不可能寫這麼長的信。

這應該是葉群張羅的結果,至於葉群讓誰整理的我不知道。葉群在廬山「翻了車」,她的「原則」是不知道「廬山」情況的秘書堅決不讓知道相關的事。很可能像葉群的兩次檢討一樣,是葉群找軍委辦公廳的人捉的刀。

這封信為什麼被林彪壓下來了?據查抄出這封信的吳忠說:「林彪深思熟慮,反反覆復,授意、起草、修改(這封信),抄清以後還放置了三天,考慮送還是不送。林彪徵求周恩來的意見,周恩來說:『有這個必要嗎?』於是林彪把這封信壓下來了。」最後,林彪沒有送出這封信,葉群把它鎖在她的保險柜里。

林彪這封沒有發出的信表明林彪沒有野心。他建議首都附近的三個人造山,由華東、東北、山東各派一個獨立營來擔任固守;把四野嫡系38軍調走,一切聽從毛(澤東)的,讓毛(澤東)放心,他沒有反對毛(澤東)的意思,更不想動武。

「九一三」事件後,沒有批判這封信,也沒有在毛家灣工作人員中調查這封信的來龍去脈。因為從林彪的這封信中看,林彪沒有任何想反毛(澤東)的意思,而是表達了「投降」之意,希望退休,希望不要抓黃吳李邱。如果林彪地下有知,黃吳李邱及千千萬萬他的老部下,在「九一三」事件後不僅被關押十年,還被判了重刑,不知他作何感想?!

林彪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林彪很少參加外事活動,他不喜歡迎來送往這些事情。與越南、阿爾巴尼亞外賓會談,他對越南客人說了一句話「熬就是勝利」。林彪見阿爾巴尼亞巴盧庫等外賓僅寒暄了幾分鐘,照了幾張相。巴盧庫和林彪禮節性地擁抱,林彪感覺像遭受一場「天災」,回來說:「跟洋人打交道真受不了!」

6月3日9時30分至10時40分,林彪陪同毛(澤東)會見羅馬尼亞共黨總書記、國務委員會主席尼古拉·齊奧塞斯庫和夫人埃列娜·齊奧塞斯庫以及羅馬尼亞黨政代表團全體成員,雙方進行了友好的談話。

這是林彪最後一次在公開場合露面。

有人說林彪在這次會見時不辭而別,這似乎不可能。這次隨林彪外出的仍然是警衛秘書李文普,我沒有聽他談起林彪的「不辭而別」。

林彪多次想與毛(澤東)面談,是毛(澤東)不想與林彪談,而不是林彪不想與毛(澤東)談,所以林彪沒有任何理由「不辭而別」。當時的新聞紀錄片和照片也可以證實,林彪「緊跟」在毛(澤東)身後,表情如往日一樣淡然。

有人披露了毛(澤東)與齊奧塞斯庫的談話記錄,主要是毛(澤東)和齊奧塞斯庫交談。林彪有過兩次插話,一次是在談話剛開始,一次是談話即將結束。一開場,毛(澤東)說到教育革命:「……這就要時間,慢慢來,已經多年了。」林彪插話:「21年了。」談話快結束時,毛(澤東)說起「反修」要堅持「一萬年」,因蘇聯部長會議主席柯西金、羅馬尼亞波德納拉希先後來訪各減了「一千年」。毛(澤東)說:「哎喲,一下子減少了兩千年,再減非常危險啦,現在不過只剩下八千年啦。」齊奧塞斯庫提出:「還可以減少一些吧。」毛(澤東)說「一年都不減了」。「就是說,你們頂了一下,就少了一點嗎?我們不多不少,八千年。大家聽着呀,不再減少!」林彪插話:「堅決不減。」毛(澤東)說:「你看,『軍閥』說話了,他是『軍閥頭子』,我也是『軍閥』……」

從這個談話記錄看,林彪應該沒有提前離開會場。

我記得李文普那天回來給我們講笑話:「你說老先生(林彪)陪同主席會見外賓,他搬把椅子坐在門外,睡著了。」李文普還學着林彪打瞌睡的樣子,說:「人家都走了,他還在那裡睡覺。」

林彪這次會見外賓後,再也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面。

——轉自《阿波羅網》

責任編輯:任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