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蛤魔族」困擾習近平 一切將有了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人們爲什麽明知道是蛤蟆也去接受?就是因爲人站在利益上,被妖魔鬼怪所左右,這就是人最要命的弱點。成爲了利益的蛆蟲。」

中國女排在郎平的再次帶領下終於奪冠,郎平在我的記憶中還是袁偉民時代的人,後來她成爲了國家隊主教練,但受盡委屈卻憤然而去,比較有諷刺意味的是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時候,郎平曾經帶領美國隊,據說這次比賽是有人三顧茅廬一再請她出任主教練,她這次出任主教練和早年的到美國留學都表現出和這個制度本身的對壘。

2008年奧運火炬的傳遞在許多地方遭到抗議,在美國西部受到阻力時,郎平表現出了一種愛國主義的情操,但幾個月後她帶領的美國國家隊擊敗中國隊,個人也遭到的苦難。所以在一個正常人的生活中,無論這個人能否取得冠軍,沒有對制度的抗爭就沒有現實的狀況,就沒有人性的基本把握。這是一個人要想自由,想要保住人性所必需付出的代價。無論你是誰,無論你多有名。

這一過程走到今天,2016年就是一個了結的年代。「蛤膜文化」成爲了這兩天的焦點,BBC的中文總編寫了一篇文章《觀察:中國的蛤蟆王、童話和政治現實》中說:

「中國的共產黨精英圈子裡,有些人會『退』,但絕不會放棄施加影響。而在一種不允許公眾直接批評當權者的政治文化中,抨擊現時的最安全方法是表達對過往的懷念。因此,無論本人是已故還是在世,這些政治幽靈確實會困擾他們的繼任者,甚或構成強大的威脅。」

這一句話就講出江蛤蟆,「蛤魔」突然風靡中國的社交媒體中對今天的習近平構成了威脅,這一份威脅就促成了今天的習近平必須動手,也是江澤民必死無疑的一種表現。從另一方面講,這一份威脅直接掀起社會和民間層面透過蛤蟆表示對習近平的不滿。對習近平的不滿是在過去一兩年裏在政策執行中,在江家幫的困擾中走到了這個氛圍和環境,在這個背景下,習近平和江澤民必須有所了斷。這種事情的出現就像催化劑一樣,迫使習近平只能抓了蛤蟆,放棄中共。

「膜蛤族指出,二十年前中國曾經有一位思想開明、有人情味、對西方友善的領導人;這話里的意思是現在的習近平不是那樣的領導人。」

在江澤民的統治下很多中國人生了孩子都不知道是誰的,老公晚上出去都不知道哪裏去了,以至於現在男人和男人結婚,女人跟女人結婚,男人都不知道有幾個女人,女人也不知道有幾個男人,最大的問題是有多少錢,錢在哪裏。

至於江澤民對西方友善,那完全就是一種「變種」的概念,出賣領土給俄羅斯,近百萬平方公里。在反腐中被斬殺的都是近20年來上來的官,江澤民八九六四大屠殺上臺之後,也正是這些官員的媳婦和孫子都成了外國人。我說過,反腐亡黨是習近平唯一的一條路,反腐是爲了保護自己,但這樣走下去的時候,只能亡黨。

「一名博客寫手比較直白:『一個略顯滑稽的領導人比一個傲慢……和自我中心的領導人好得多。』」

這裡的「略顯滑稽」指的就是江澤民,大家想過沒有,單純這麽說,就說明在中國沒有一個正常人能夠成爲領導人,這本身就是中國人的苦難。

「怪不得當局把這種對前領導人的懷舊視為危險。江澤民90歲壽辰官方媒體沒有報道。他已經數月未公開亮相。就連在網上搜索他的名字或者『膜蛤』都被封鎖,祝他生日快樂的貼子被刪除。」

這些已經直接表明江澤民和曾慶紅已經失去了自由,江澤民和曾慶紅被掛出來就是一個時間的問題,和2014年周永康的狀況是一樣的,

「中國政治既不簡單也不幼稚。那是一個蘊含著濃厚文學和歷史寓意的含蓄的空間。在習近平的中國,公開談論政治變得很危險,寓言故事成了唯一選擇。」

在8月17日江澤民生日那天,新華圖片網直接刊登出來的消息是英國的《每日電訊報》一條蛇如何吃掉一隻蛤蟆,一組照片一張不落全給貼上了。有朋友說,蛤蟆已經被吃80%了,但三條腿還著地。

人們無法正常描述故事的時候,引述了這些寓言。人們意識到所發生的一切都有著生命。

德國之聲的文章《偶然、反省和團結–中國的膜蛤文化》中說:

「對1990江澤民主政年代的懷舊情緒可謂最新的,也是經過胡溫時期的僵化和後任習氏政權的緊張,而對江時代由開明技術官僚統治所保有的政治寬松、『悶聲大發財』的懷念。」

這就是人們失去信仰後的利益的表現,周永康的政法委年代是最邪惡的,江澤民是踩著北京學生和市民的屍體上來的,而現在的年輕人卻沒有能力回顧那一切,只用單純的現在是否隨了自己的意來評判好與壞。

一個人缺乏信仰,被共產黨的體制扼殺之後,看著手心才不管手背呢,所以今天的主政人反腐敗卻遇到了這樣的事情,會逼迫他想不殺蛤蟆都不行,當他不殺蛤蟆的時候,被他收拾的那些官員會懷舊,而下面的人在這些官不聊生官員的宣傳之下在主政人那裏又得不到出氣口,得不到呼吸,他們自然就會反他。

而文章中也說稱江澤民為蛤蟆最早是來自我們這樣的節目,我最初在節目中稱江澤民是蛤蟆很多人嘲笑,但現在我們在這裡探討的是「膜蛤文化」,我當時就說江澤民死定了,太多人認爲不可能,我們當時用的說法就是斬妖除魔。

人們爲什麽明知道是蛤蟆也去接受?就是因爲人站在利益上,被妖魔鬼怪所左右,這就是人最要命的弱點。成爲了利益的蛆蟲,

「重要的,這一自發群體的偶然選擇,似乎也繼承了90年代王朔風格的反諷,就像王朔劇在最近兩年中國青年群體中重新受到追捧,而在更廣泛的文化自覺意義上產生了各種對當下政權與江時代兩種威權主義統治對比的反諷話語。」

如果習近平背後有一隻大手的話,他故意把環境做成這樣,來做一個了斷,在某一天拿出江澤民的罪惡時,在社會的層面就是一個恰巧的時辰。

而中國人在那個時辰到來之後才有機會體會如何享受人的那種自然的氛圍。

裏約奧運會,牙買加的飛人博爾特終於實現了自己的願望,三次奧運會三個項目三次冠軍,9塊金牌,平了劉易斯當年的紀錄,我在臉書上分享了博爾特在半決賽時和排名第二的加拿大選手在比賽中的場景。我個人認爲遊戲就是遊戲,但比賽當中的個體者自然希望獲得勝利,博爾特在運動當中表現了那種自信和風範。加拿大選手在衝刺時想超過他,兩人表現出的肢體語言非常有趣,讓人感到了一種生活的氛圍。奧運會100米、兩百米和4X100米的比賽都是爭奪非常激烈的,博爾特表現出的那種輕鬆令人格外感覺不一般。

馬來西亞羽毛球選手李宗偉獲得銀牌,贏了林丹丹輸給了另一位中國選手諶龍,我看到了馬來西亞人對他的人格和比賽精神的那種贊許。

而人的精神來自各民族文化的傳承,人類歷史幾千年都有神化流傳,中國有中國的神話,印度有印度的神話,希臘和兩河流域也有神話。現在的人站在所謂科學的角度去看待幾千年前的人的文化素養,那時的人可以跟神溝通,現在的人說那是胡說八道,他們就沒有想到人不是進化的過程,而是退化的過程。

自以爲是的人總是把自己描繪成最好的,把現代當作正能量去標榜,從來沒有想到這是人生命境界墮落的過程。而曾經的過去,人們的生命境界高,可以與神同在,所以人要學會反向思考,看到真實的那一面,和最本質的那一面。

我常說,手心和手背都是手的一部分,組成了完整的一隻手,但人們沒有能力看到完整的一隻手。太陽升起,落下,白天和黑夜組成了完整的24小時一天,人們只知道白天自己的七情六慾,但晚上就不知道了,不管了,但睡覺也是人生命的一部分,包括你的夢。

一個人有生有死,跟我們看到的白天和黑夜是一樣的,人的生命的生死組成了完整的一體。當你把死亡當成自己生命一部分的時候,你的眼界會驟然開朗,你對自我的理解會有本質的變化,而這種變化要從內心中體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