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心:從雷洋到王寶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王寶強離婚一事成為了全國關注的熱門話題,網路上,有關該事的新聞瀏覽量突破幾億,跟貼數也超過好幾百萬。娛樂人物被炒作是個常事,但王寶強離婚一事獲得全民如此高的關注度,那真得透過現象看本質,才能知道為什麼。

品味關注者的言論,筆者大概體會到兩種情緒,一種是比較正面的,一種是負面的。

比較正面的情緒比較理性,渴望回歸正常的婚姻狀況、正常的社會狀態。

以前的婚姻,兩人奔著情感的歸宿,為著家庭的共同目標,一生中互相扶持、互相包容,有恩有義,普遍的都能夠白頭偕老;現在的婚姻,雖然仍有感情歸宿這個因素,但很難做到有恩有義,「自我」成為了阻擋家庭和睦的因素,人們對利益的佔有慾也越來越強,所以只要出點小問題,無論是經濟的,還是情感的,雙方即可一拍兩散,再加之,婚外情越來越多,不僅恩斷義絕,甚至反目成仇。中國大陸去年離婚人數已超過760萬,其中因婚外情而導致離婚佔比高達50.16%。

面對如此可悲的婚姻狀況,網民在網路上的一大呼聲是「每個人都可能成為王寶強」,並有網民表示,在得不到婚姻保障的情況下,希望法律能給與最後一道保障,如果法律都不能秉公執法,那人們已經沒有什麼再可以相信的了。這深刻反映出了人們在婚姻中、在社會中的不安全感。

「每個人都可能成為王寶強」與「下一秒,我會不會是雷洋」反映出極其相似的心情——沒有安全感。

8月14日是王寶強公布離婚消息的那一天,也是北京人大畢業生雷洋離奇死亡的一百天。

回顧100天前,人們也如同關注王寶強一樣關注雷洋,並且針對公權力執法犯法的掩蓋見招拆招。

人大77級、78級上百校友聯署聲明表達了對現在治安狀況的普遍擔憂,並希望公民們及子孫後代「未來能生活在一個公正、公開、公平的真正的法治社會,一個充滿陽光而不是幾乎所有公民普遍存在安全焦慮感的環境里。」

1992級部分校友的聲明,則道出了雷洋事件持續熱度不減的原因:「我們今天的呼籲不僅是為了逝者雷洋,為了千千萬萬的普通人,也是為了執法者本身和各級公務人員,今天光環加身,明天會不會淪為階下囚?在生命的天平上,未經正當程序,每個人的生命安全都不容強權踐踏。如果我們的執法機關不能尊重生命,不能程序正義,誰能保證下一個不輪到自己。如果公權力存在濫用現象而得不到制止,當程序正義被漠視甚至踐踏而得不到糾正,每一位公民的權利都將無法保證,人人生活在恐懼之中,人人成為受害者。」

8月14日,人大校友發表百日祭文,悼念雷洋,呼籲中共公開實事真相,然而,此篇祭文被刪除,雷洋案辯護律師發布的案件進展微博也被刪除。網路上跟雷洋案有關的文章一律被刪除或者屏蔽。

此時,「下一秒,我會不會是雷洋」的安全感沒有從中共那裡得到,那「每個人都可能成為王寶強」的安全感可以得到嗎?

看看負面的情緒吧。

今天中國社會像王寶強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什麼鳳毛麟角了,在王寶強夫妻雙方的互揭老底、恩斷義絕、反目成仇、爭奪財產的新聞中,民眾不單單是看客、談客,很多人甚至在津津有味的「出謀劃策」,小丑般的扮演著狗血劇的甲乙丙丁。迷失了道德標準的人,和沒有了道德規範的社會,能終結「王寶強」嗎?在整個社會、媒體、電影、電視都在主導這種狗血劇的時候,在中共引導以佔有、慾望和利益作為一切的中心和根本的時候,有幾人能「出淤泥而不染」呢。

老百姓們都在質問社會、質問自己,今天的中國,怎麼會變得這麼亂。其實就是中共主導的打擊「真、善、忍」而導致的一場人類道德大災難。

離婚案中的夫妻雙方,雷洋案中的警察、媒體人,是不是都背離了「真、善、忍」,是不是都在上演中共的「假、惡、斗」呢。

原本該互相扶持的人,成了互相傷害的人;原本該保護你的人,卻成了傷害你最重的人;如果,人們的思想言行,或多或少的靠近「真、善、忍」,又會是什麼局面呢。難道這還不能讓人看清中共的邪惡以及它是不安全感的製造者嘛!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