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致遠:中共治下誰不是「傻根」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王寶強離婚事件在中國網民中引起山呼海嘯的反應,出軌、金錢、美女、明星、設套、背叛、爭產、陰謀、捉姦、開房等等,任何一個關鍵詞都會吸引網民的眼球,更何況彙集如此多撥人眼球的詞彙,可以說比好萊塢大片還要大片。連續多日成為中國網民普遍關注的公眾議題,在各大門戶網站佔據頭條位置也就不足為奇了。

「背叛」、「奪產」、「出軌」的背後黑手

到8月19日,僅「王寶強」及「王寶強離婚」兩個話題閱讀人次綜合已經超過110億。甚至連黨媒央視、中國廣播網等官媒都發聲,多家外媒包括英國BBC、美國之音VOA、法廣等紛紛撰文關注此事,由此可見其影響的深遠。離婚事件也已從明星八卦,逐漸深入到婚姻、家庭、法律乃至倫理道德的深層次探討。

看著諸多有代入感的評論,聽著諸多感同身受的義憤。看來看去,無數的文字漸漸在腦海里逐漸的形成三個詞「背叛」、「奪產」、「出軌」,這三個詞帶著思緒走向更深程度的制度環境,並指向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中共。恍然間,我明白了,原來民眾早已在這個制度環境中飽嘗了「背叛」、「奪產」、「出軌」,已經深深的壓入思維的潛意識中。而遇到這個足以引起共振的事件中,觸及了人們內心深處的隱痛和剝奪感,民眾的感情瞬間如彗星劃破長空,如火山衝破地表,甚至刷屏出離憤怒。原來在中共的治下,民眾都是被中共「背叛」、「奪產」、「出軌」的悲催的「傻根」。

中共對承諾的「背叛」

背叛是對自己原來承諾的違反,是背棄道德的約束,叛離了民眾的利益,背離正常的職守。那麼看看共產黨是怎麼承諾的。共產黨打倒國民黨的最大理由就是國民黨搞獨裁,沒有民主。劉少奇說:「有人說: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與污衊。共產黨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並不是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現在看來中國民主在哪裡,自由在哪裡,真是莫大的諷刺。

在文革中,在中南海院內經受了殘酷批鬥之後,劉少奇手拿《憲法》抗議道:「憲法保障每一個公民的人身權利不受侵犯,破壞憲法的人是要受到法律的嚴厲制裁的!」那時他一定發自內心的希望那個裝門面的憲法真的能夠提供人身的保障。那時候,劉少奇一定忘記了他說過的話:「我們的法律不是為了約束自己,而是用來約束敵人,打擊和消滅敵人的。」當他已成為敵人的時候,是沒有資格談法律的。

毛澤東在1944年與到訪延安的美國代表團的講話時說:「美國人民是中國人民的好朋友,我黨的奮鬥目標,就是推翻獨裁的國民黨反動派,建立美國式的民主制度,使全國人民能享受民主帶來的幸福。」這不是承諾嗎?言猶在耳,中共卻已經獨裁了60多年了,卻一點沒有還權於民的意圖。

網上流傳的陳雲的遺訓說:「權力要移交給我們的孩子,不然我們以後會被挖祖墳的;《新聞法》不能搞。過去我們利用國民黨的新聞法鑽了他們的空子,現在,我們不能再讓人鑽我們的空子。」從這句話可以看出,中共壓根就沒準備搞民主,這就不僅僅是背叛,而是徹頭徹尾的欺騙。

僭政以後,美國卻成為最「邪惡」的敵人。一有風吹草動,就是「反華勢力操控,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來搞恐懼統治,但卻不妨礙他們把子子孫孫孫送到美國去。

中共之殺人「奪產」

網上有個段子:「滿清來了,地是我家的;民國來了,地還是我家的;日本人來了,地仍然是我家的;共產黨一來,我家就什麼都沒有了。」其實地沒有還算好的,命能保住就算不錯了。中共以分土地來吸引農民參加革命,同時在土改中用階級鬥爭的方式來製造恐懼,有評論認為:土改主要是為了把農民吸引過來,武裝起來,讓農民手上也沾血,也跟地主對立起來。農民走投無路,只能夠就跟著他走。據保守估計,當年的土改殺死了200萬「地主分子」。

農民分來的土地還沒捂熱,就被中共以合作化、人民公社化又拿了回去,時至今日,中國農民也只是國家的佃農。在三年大飢荒中,失去土地的農民被餓死3千多萬。其實何止是土地,2012年,黑龍江省出台《黑龍江省氣候資源探測和保護條例》,其中規定的「從事氣候資源探測活動,應當經省氣象主管機構批准」、「氣候資源歸國家所有」,可以說連空氣都被共產去了。

民族資本家、業主、商販在社會主義改造中被迫交上資產,如果心存怨言,則劃為反革命成為國家的專政對象。當時在上海任市長的陳毅就曾每天詢問「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就是指那一天又有多少資本家被逼跳樓自殺了。

中共之瘋狂「出軌」

中共何止是出軌,簡直就是荒淫。2015年12月26日,王寶強發出一條微博,微博寫道:「祝偉大的毛爺爺生日快樂每次當我想起你的時候我都會去天安門,面對著你立過誓今天都已實現,三磕頭跪拜」。其實他所跪拜的「毛爺爺」本身就是個「荒淫暴君」,一生給別人送出綠帽無數。而且拋妻棄子,冷酷無情,連深愛他的楊開慧都悲憤的留書說老毛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早年毛澤東聲稱:「凡在婚姻制度下的男女,只是一個強姦團,我是早已宣言不願加入這樣的強姦團的;男女兩下的相知,到了交厚情深,盡可自由配合。」跪拜這樣的流氓,生活在這樣雙料流氓打造的世界,想不戴綠帽都難。

在中共乃至其祖宗馬恩列斯,可以說是荒淫成性。在所謂「十月革命一聲炮響,送來馬克思主義」中,那個看上去很美的「共產主義天堂」,那個「沒有壓迫,沒有剝削」的背後,創造的卻是共產共妻的荒淫世界。

研究蘇共革命史的史學家指出:「在共產主義理論中,不僅財產要公有,而且寫明了家庭必將消亡、一夫一妻制是私有制的產物。共產制度,就是要消滅建築在私有制上的婚姻和家庭。因此共產革命,不僅僅限於搶掠財產和屠殺,這個革命還要全面破壞人類道德價值的所有準則。」

馬克思和女傭海倫.德穆特曾偷情生子,列寧因感染梅毒而送命,陳獨秀和學生爭妓女。延安時期和建政之後,中共大小官員掀起換妻高潮。中共高層可謂各個春色滿園、荒淫無度。江澤民在位十多年,用「貪腐色情治國」,自己帶頭淫亂,所謂「三英」的說法遍及街頭巷尾。「公共情婦」大行其道,實為「共產共妻」的變種。古老的神州竟出現「性都」東莞。

中共「無官不貪」、「十貪九色」,幾乎個個都有情婦,這是「共產共妻」的變種。而且情婦動輒數十計,前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有「百雞王」之稱,央視成為其後宮;薄熙來僅薄女郎就達100名之多。陸媒近日發布調查,中國有五成的離婚是由於第三者插足。可以說中共治下,社會道德全無,倫常盡喪。

凡此種種,不可曆數;殷海光說:「(獨裁政權的統治者)鐵定地要選擇敗壞道德或一切倫理建構這一條路。因此,只要極權制度一行,無論以什麼政治組織形式出現,社會道德一定日趨敗壞。「背叛」、「奪產」、「出軌」種種淪喪道德之事,在中共的階級鬥爭和強制洗腦中,讓民眾強迫習練,一代一代,合作、信任、幫助、友誼、善良等美好品行離我們漸行漸遠。

上行下效之下,人們不停的變化角色,今天是施害者,明天是受害者。中共治下倫理道德淪喪後的黑暗:貪婪、慾望、無羞無恥、掠奪一切而又理直氣壯。這恰恰不就是中共的姿態嗎?從革命、運動、強拆,各個領域,無不如此,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們都是受中共「背叛」、「奪產」、「出軌」的「傻根」。

「傻根」分手的方式或許見仁見智,但始作俑者、道德倫理的敗壞者、問題的製造者——中共,不應在這場史無前例的離婚審判事件中缺席。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