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長春30萬屠殺慘案 日學者披露內幕細節觸目驚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8月28日訊】日本學者遠藤譽撰寫的英文版《Japanese Girl at the Siege of Changchun》(日本女孩在圍城長春)一書,今年8月在美國面世。這本書詳細回憶了1948年共軍圍困長春餓死數十萬人的淒慘情形,其中的細節描寫觸目驚心。而英國籍華裔作家、中共紅二代張戎及其丈夫喬•哈利戴合著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中,對長春圍城的記述中更披露,連鐵石心腸的林彪當時也曾建議「酌量分批」陸續放難民出城,卻遭毛澤東否決而未能實行。

據《美國之音》報導,現任東京福祉大學國際交流中心主任的日本學者遠藤譽,撰寫的《卡子—— 沒有出口的大地》(下稱《卡子》),回顧了她自己幼年時期在中國經歷的那一段苦難的日子。尤其1948年共軍包圍長春半年,不准許難民出城逃命,最終導致數十萬人餓死城中,她和家人千辛萬苦逃出屍堆「卡子」的人生經歷,更是讓她遭遇了「身心重創」

遠藤正因見證了這段歷史,希望通過出版《卡子》,提供那段歷史真相的記錄。她說:「中國於我有養育之恩,我懷着無以名狀的悲痛,想播撒真相的種子來建造紀念卡子的墓碑,為犧牲者們鎮魂。」她表示,中國民眾有權了解那段歷史真相並記取教訓。

據《卡子》一書講述,遠藤譽1941年出生在長春市一個姓大久保的日本人家。他們家開發戒毒藥「吉福德祿」並經營「新京制藥廠」,遠藤譽上有哥、姐,下有弟、妹。1945年8月9日,蘇聯(俄羅斯前身)對日宣戰,日本關東軍棄城逃跑,遠藤一家被入城的蘇軍士兵洗劫。1945年11月國軍進駐長春後,接管了「新京制藥廠」改名為「長春市營第一制藥廠」。

1946年4月,共軍攻打長春時,5歲的遠藤譽右臂被流彈擊中受傷。5月下旬共軍撤出長春前,時任中共長春市委書記林楓(前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的秘書)從大久保家拉走了一大卡車戒毒藥「吉福德祿」,留給大久保一摞次日就作廢的軍票。

1947年入秋前,共軍包圍了長春。從城中停電、停水、截煤氣開始,艱苦生活來臨了。遭遇長期的封鎖,遠藤譽臂傷惡化無藥醫治,大嫂病故,侄兒餓死,飢餓令全家從吃釀高粱酒剩的酒糟開始,到吃野菜、榆樹葉和樹皮,街頭上到處可見餓死的屍體和撕吃屍體的狗。由於維生素不足,令遠藤譽皮肉潰爛、步履蹣跚。遠藤大哥餓死後,大久保決定投奔中共控制的區域,臨行前遠藤譽的小弟也餓死。

1948年9月20日大久保領着最後留在長春的約90名日本人步行抵達「卡子」——那裡是共軍圍城的雙重鐵絲網之間的一個區域。

一路上,他們看到遍地是腐屍、乾屍,有時摸黑找到一塊屍體較少的地方睡下,次日醒來發現自己竟然睡在屍骨上,身邊就有伸出地面的死人手臂。遠望到處是屍體,近處還有成人在啃人骨、有嬰兒把血當奶舔……

大久保當時帶了90人一同逃走,當時是靠大久保的「吉福德祿專利證明書」證明自己是高級技術人員身份,才獲得放行、逃出卡子。

遠藤譽在書中表示,共軍包圍長春切斷國軍糧食導致國軍士氣低落,進而倒戈的戰略當時是湊效了,但餓死百姓的人數,中共當局稱是12至15万人;國民黨政府的統計為60至65万人;她自己根據1947年長春人口變化等調查,推測是30至35万人,「雖不精準,但毋庸質疑多達數十万人」。

另據台灣作家龍應臺撰寫的《長春圍城與蘇軍的「解放」紀念碑》一文介紹,從1948年3月15日四平街被共軍攻下切斷了長春外援起,整個長春城一直被封鎖到10月19日。圍城開始時,長春市的市民人口總數大約是80到120萬。圍城結束時,共軍的統計是只剩下17萬人。數十萬人就這麼人間「蒸發」了。

這篇文章列舉的歷史資料顯示,共軍高官林彪在5月中旬就成立了圍城指揮所,5月30日,決定了封鎖長春的部署。6月1日,林彪簽發「東總」電,內容如下:

5月30日決定圍困及嚴密封鎖長春之部署:(一)使用獨立師以營為單位,接近長春周圍近郊,堵塞一切大小道路,在陣地上構築工事,主力部隊切實控制城外機場。(二)以遠射炮火力,控制城內自由馬路及新皇宮機場。(三)嚴禁糧食、燃料進敵區。(四)嚴禁城內百姓出城。(五)控制適當預備隊,勾通各站聯絡網,以便及時擊退和消滅出擊我分散圍困部隊之敵。(六)城南、城東歸六縱,城北、城西歸一縱,炮兵由炮司派歸一、六縱指揮。(七)兩個月來幾個獨立師團圍困長春成績不大,未看成嚴重戰鬥任務,無周密計劃和部署,應該改正,要使長春成為死城。

龍應臺採訪了一名當年參與過包圍長春的中共軍人。該軍人回憶說,他當年負責守在洪熙街(後改名紅旗街)。當年一百多公里的封鎖線,每五十米就有一個衛士拿槍守著,不讓難民出關卡。被國軍放出城的大批難民,卡在國軍守城線和共軍的圍城線之間的腰帶地段上,進退不得。屍體橫七豎八地倒在野地裏,一眼望過去好幾千具屍體。

骨瘦如柴、氣若遊絲的難民,有的抱著嬰兒,爬到衛士面前跪下,哀求放行。「看那樣子我也哭了,」這名前軍人說,「可是我不能抗命放他們走。有一天我奉命到二道河去找些木板,看到一個空房子,從窗子往裡頭探探,一看不得了,一家老小大概有十個人,全死了,躺在床上的、趴在地上的、坐在牆跟的,軟綿綿撲在門檻上的,老老小小,一家人全餓死在那裡。看得我眼淚直流。」

英國籍華裔作家張戎及其丈夫喬•哈利戴合著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則披露說,當年長春圍城的慘狀,甚至連鐵石心腸的林彪也終於看不下去,而向中共中央建議「酌量分批陸續放出難民」。

但報告上交毛澤東後,沒有回音。林彪便自行做主,在9月11日發出命令:「從即日起,阻於市內市外之長難民,即應開始放行。」

但是這一指示後來被毛澤東否決,最終未能實行。

(記者欣然報導/責任編輯:凱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