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葉劍英等高層支持氣功研究的內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提起葉劍英元帥,我首先想到的是他在抓捕江青、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時的關鍵作用。1976年10月6日,時任中共軍委副主席的葉劍英,坐鎮中南海懷仁堂,將在「文革」中把無數人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毛澤東妻子江青等人,一網打盡,統統關進秦城監獄,進而結束「死了兩千萬人,整了一億人」的十年「文化大革命」。

葉劍英晚年還做了一件事,對當代中國乃至於當今世界產生了重大而深遠的影響,對13億中國人來說,知道這件事的人可能不是很多,但是,值得大書特書,那就是葉劍英對於人體科學研究的支持。當代中國最著名的科學家錢學森將「人體科學」稱之為「可能導致一場21世紀的新的科學革命,也許是比20世紀初的量子力學、相對論更大的科學革命」。在20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人體科學在中國剛剛起步、面臨一些思想僵化者反對的關鍵時刻,葉劍英以他在中共最高層的威望和特殊地位,對人體科學給予肯定和支持,為20世紀80年代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氣功熱,以及20世紀90年代法輪功在全中國的迅速傳播,作出了重大貢獻。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報》報導了一個叫唐雨的小朋友「耳朵識字」的新聞。這則消息在極左的十年「文革」之後,無異於一聲驚雷,在中華大地上引起軒然大波。在這個過程中,有一個代表性的人物張寶勝,擁有多種特異功能。許多最高層官員正是在對他進行測試後,徹底改變了長期固守的觀念,變成了人體科學的積極支持者;當然,反對者也大有人在。在這場紛紛攘攘的爭論中,1982年5月18日,葉劍英在北京西山寓所親自對張寶勝進行了特異功能測試:他從襯衣口袋裡摸出一張摺疊得十分整齊的紙條,放在茶几上,請張寶勝辨認。張寶勝用食指和大拇指捏住紙條,放在鼻尖下嗅了嗅,拿筆寫下「三笑」兩個字。葉劍英的兒媳呂彤岩打開紙條給大家看,果然是葉劍英親筆寫的兩個字「三笑」!時年葉劍英85歲!

葉劍英是個可以隨便欺騙的人嗎?張寶勝敢在元帥府裡騙元帥嗎?測試結束後,葉劍英說了一段意味深長的話,對日後中國人體科學的發展和氣功的普及推廣產生了重大影響:「你自己寫了字,又沒讓他看,他認出來了,這就證明存在著這一現象。有人承認它,有人不相信,這是個矛盾。自己寫了,別人認出來了,開始相信了,想一想又覺得是假的,這不又是一個很大的矛盾嗎?怎麼解決呢?如果一口否定說特異功能是假的,便不會再繼續努力,有所前進了。我想,還是應該對此進行科學研究。」當時,參加這次測試的還有葉劍英的警衛、秘書、保健醫生、中國人體科學研究會籌委會秘書長朱潤龍,陳賡大將之子陳知健,葉劍英的兒子葉選基和兒媳呂彤岩。葉劍英對張寶勝特異功能的肯定,也為日後張寶勝正式調到國防科工委配合專家進行人體科學研究開了綠燈!1987年,國防科工委507所經過數年研究,終於證明人體特異功能是客觀存在的,該成果被評為國防科工委科技進步二等獎。

對人體科學和氣功在當代中國的發展作出巨大貢獻的第二個人,當數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的岳父張震寰將軍。張震寰畢業中國最著名的高等學府——北京大學。1949年10月1日後,歷任馬列學院教務處處長,總參謀部裝備部副部長,國防科工委科學技術委員會主任,參與組織並指揮了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試驗,第一次原子彈空爆試驗,第一次原子彈、氫彈結合試驗,洲際導彈、潛地導彈、通信衛星試驗,中國銀河億次計算機的研製試驗。張震寰的女兒張志凱,正是俞正聲之妻。

20世紀80年代初,一些人體特異功能被報導出來後,立即引起對新生事物異常敏感的張震寰的重視。在親自測試之後,張震寰成為中國人體科學最堅定的支持者和領導者。他請許多最高層官員、最著名的科學家親自測試人體特異功能。原中國科學院院長、國務院副總理方毅,看過之後,對錢學森說:「這可是不能不看,不看就不會相信,看了就相信了。」原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全國政協副主席胡繩,看過後笑著說:「可真是,可真是,但是解釋不了。」曾經根本不相信人體特異功能的著名科學家嚴濟慈,親自測試後老老實實承認:「看到的是事實。」原國家副主席王震,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譚震林,原中央書記處書記王任重,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原全國政協副主席宋健,中科院資深院士、著名生物物理學家貝時璋,中科院資深院士、「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王淦昌,中科院資深院士,中國核物理學家趙忠堯,中科院資深院士、法國聲學學會最高榮譽獎章獲得者汪德昭等,都看過、相信並支持人體科學研究。

1985年12月,國家體制改革委員會批准成立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張震寰當選為理事長。1987年5月,國家科委批准成立中國人體科學學會,張震寰當選理事長。1987年12月,張震寰第一次到廣州主持「中國氣功觀摩交流大會」時說:「我們要把最美好、最真實的奉獻給人民,搞假的就是自殺」!他多次強調:對氣功宣傳要真實、要嚴密、要嚴格。晚年的張震寰全身心地投入氣功和人體科學,成為這兩個領域最著名的領軍人物。1994年3月23日,張震寰在北京逝世。3月24日,83歲的錢學森發信悼念。這封信情真意切:「驚悉震寰主任突然辭世,我不勝悲痛!我等相知三十八年矣,不但在國防科學技術工作中長期得到他的領導與幫助,近十多年來,尤其在氣功、人體特異功能和人體科學領域同心合作,我深受教益。今皆不可再得矣!悲夫!」張震寰戎馬一生,為當代中國科技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具有嚴謹求實的科學態度。他對特異功能、氣功、人體科學的認識,可能是盲從或者迷信嗎?

對人體科學和氣功在當代中國的發展作出最大貢獻的科學家當數錢學森了。美國海軍次長金布爾曾說:「錢學森無論走到哪裡,都抵得上5個師的兵力。」錢學森是美國加州理工學院航空、數學雙博士,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資深院士,曾獲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等許多國內外大獎。20世紀80年代特異功能和氣功在中國剛冒出新芽的時候,錢學森就像插頭插進插座,馬上就通上電了。為什麼?其一,錢學森19歲就煉過氣功,親自體驗過氣功袪病健身的好處。1930年,錢學森上大學二年級時,因患傷寒病休學一年。請一位中醫看,命是保住了,卻留下病根。那位中醫沒辦法去根,就介紹他找一個氣功師調理,結果除了病根。其二,錢學森是在美國最自由的學術空氣中成長起來的偉大科學家。早年留學美國時,他跟一批最頂尖的科學家一起從事科學研究,思想火花的碰撞,結出了豐碩的科研成果。他的博士導師馮•卡門教授是當時全世界最著名的空氣動力學家,最欣賞他的是:「想像力非常豐富,既富有數學才華,又具備將自然現象化為物理模型的高超能力」。敏銳的思維、超前的意識、始終站在科學的最前沿,是錢學森最顯著的科學品格。

錢學森認為「人體科學」包括三個組成部分:人體特異功能、氣功和中醫,而氣功又是中醫的核心。1980年6月4日,錢學森訪問上海《自然雜誌》,從開發人的潛能的角度支持人體特異功能研究。他特別指出:「一項新的科學研究,在剛提出的時候,總是有人反對,帶頭的人也總是要受到反對,因此要有勇氣。要挺住腰板。」談話中,他首次提出「人體科學」這個概念。1982年5月5日,錢學森給中宣部副部長郁文寫信,保證「人體特異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1983年3月14日,錢學森在航天醫學工程研究所作了「關於科學道德」的報告。至1987年10月5日,他在該所共作了100多次報告或發言,涉及氣功、中醫、特異功能和科學革命等問題,這些講話後來整理成《人體科學與現代科學縱橫談》一書,對人體科學研究影響很大。1987年4月18日,錢學森在致清華大學氣功科研協作組負責人陸祖蔭等的信中寫道,當時的高層「認為氣功和特異功能非常重要,要抓緊研究,開發利用。氣功是我們國家的國寶,它有很高級的功能表現,有很深奧的內容,中央認為對此非但不能懷疑,而且要大力支持。」錢學森論述人體科學最全的一本書,是上海交大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論人體科學與現代科技》,約108萬字。錢學森功德無量的科學成就,皆源於他是一有大德的人。錢學森在美國生活20年,沒有買1美元的保險;100萬港元的巨額獎金支票,他看都未看,全部捐給中國西部的治沙事業;在航天大院一幢老式紅磚房裡,一住就是50年,政府要為他建別墅,他堅決不同意;一隻木製茶几用了43年!

對人體科學和氣功在當代中國的發展作出重大貢獻的高級官員中,伍紹祖的名字,應載入史冊。伍紹祖是中共最後一任國家體委主任和第一任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兼任國際氣功科學聯合會主席。伍紹祖對特異功能也經歷了一個從根本不信到完全相信並大力支持的轉變過程。他在致時任中共中央主席胡耀邦的信中寫道:「縱觀科學發展的歷史,當初哥白尼提出日心說,伽里略堅持地球轉動說,愛因斯坦提出相對論,摩爾根提出基因論,都遇到世俗勢力的嚴厲抨擊,擁護新說的人甚至丟掉了性命,如布魯諾。蘇聯正式把基因論封為『資產階級唯心主義的偽科學』,而事實卻恰恰證明,他們的李森科學說才是偽科學。從以上所舉的例子可以看出,一些舊理論所不能解釋的現象,往往是科學躍進的先聲,一旦被發現並上升為科學的理論,就有著十分重大的科學意義和實用價值」,他呼籲中央對人體特異功能研究和氣功開綠燈。胡耀邦綜合考慮了支持方和反對方的意見後,對氣功提出了「不宣傳,不批評,不爭論」的三不政策。

伍紹祖任國家體育總局局長期間,對法輪功做過認真的調查研究。1998年5月15日晚10時,中央電視台在第一套節目《晚間新聞》和第五套體育節目中,分別報導了伍紹祖視察長春數千名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的盛大場面。1998年10月20日,國家體育總局氣功註冊評審調研組組長邱玉才說:「關於法輪功問題,國家體總委託我和管謙、李志超,到長春對法輪功做一個了解。」「通過調查了解,長春有十幾萬人在煉法輪功,而且層次較高,有十幾所大專院校的教授、博士生導師、高級幹部,還有從工人到知識分子各個層面上的都有,確實功效很顯著。這一方面沒有疑議。」「我們認為法輪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錯,對於社會的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是很顯著的,這個要充分肯定的。」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伍紹祖受到巨大衝擊,2000年4月,被免去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職務。

對法輪功在中國迅速傳播作出特別貢獻的高級官員中,還有一個不應被忘記的名字:原解放軍總醫院院長李其華。李其華1931年參加紅軍,離休前曾任解放軍第二軍醫大學校長、解放軍總醫院院長等職,到過日本、德國參觀、考察,救治過成千上萬的病人。李其華的老伴趙麗彬煉法輪功前,患冠心病、青光眼、高血脂、多眠症、肝炎等,臉色青黃,嘴唇黑紫,靠藥物和吸氧維持生命。李其華寫道:「老伴的親身變化,對我心靈的震憾太大了。我不得不思考:我所在的解放軍總醫院,技術、設備雖不敢說都是世界上最先進的,但也是國內外數得著的。就這樣也沒有治好老伴的病,而他學法輪功那麼短時間,不用打針、吃藥就全好了,這是為什麼呢?這些問號不斷地在我腦中翻騰。事實勝於雄辯!我從懷疑、觀望、關心到想親自試一試,就這樣我也走進了法輪功的修鍊行列。」

從1993年開始修鍊法輪功之後,李其華自己一身的病也不藥而癒了,身體越來越好。親身經歷的法輪功袪病健身的奇效,使李其華心服口服,他寫道:「就我所知,我所在的北京老年學法組,人均年齡70多歲,80歲以上的就有好幾位,……許多是被稱之為『老革命』、『老幹部』、『老科學家』、『老教授』的高級領導和高級知識階層,這些人也都不是盲目的,不是頭腦簡單的,而是經過認真思考後,才走進修鍊法輪功隊伍裡的。」這是李其華老人在沒有任何外部壓力下內心深處真實想法的自然流露,是完全可信的。他的這個心得體會影響很大。

從20世紀80年代初發端的人體科學,在1999年「7•20」之後,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壓,但真理之光終將穿過層層烏雲,照射到無垠的心靈世界。在中國大陸,一個又一個氣功師退場了,一個又一個特異功能者退場了,一場又一場讓觀眾嘆為觀止的好戲落幕了。為什麼?只要讀者靜下心來認真看一看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經典著作《轉法輪》,就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了。曾經名滿全國的特異功能者張寶勝銷聲匿跡了。但是,另一個人至今仍在國際舞台上可以看到他矯健的身姿。這個人就是當年受人敬仰的「大師」,如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虔誠弟子李有甫。

李有甫曾獲全國民族體育比賽武術冠軍,世界盃武術金牌獎。早年師從當代中國第一位武術教授陳盛甫,精練了長拳、底功拳、八卦掌、太極拳、刀、槍、劍、棍等功夫,還繼承和研習了老師獨特的功夫--山西鞭桿。練武之餘,老師也教他靜坐氣功、站樁、八段錦、易筋經、五禽戲等氣功養生法。後來,師從山東濟南武術協會主席、山東武術館館長陳濟生,練習「靜功太極108式」、「活步太極拳」、「游身八卦掌」、「迷魂掌」、「閃劍」、「點穴」等高深功夫。

之後,李有甫從武術進入中醫和氣功領域,逐漸成為中國響噹噹的大師級人物。他攻讀了大量中醫書籍,如《黃帝內經》、《傷寒論》、道家的《雲集三千》等。1987年到北京參加錢學森主持的人體特異功能研究,後來,成為中國人體科學研究中心副研究員。李有甫的特異功能突出表現在遙診上,即不接觸甚至不見面,就可以診斷出別人的病。先後在北京積水潭醫院、262醫院、中國科學院民族所、清華大學等單位,對包括國家主席、部長、將軍在內的約4000人進行過遙診,準確率幾乎100%。

1993年,李有甫來到美國,曾任美國薩姆拉中醫大學教授,在佛、道、中醫領域,上下求索,達到相當高深的層次之後,再往上突破,就非常難了。直到1996年,他的山西老鄉、著名歌唱家關貴敏推介法輪功之後,他才終於找到了苦苦追尋的高德大法。他回憶說:「當我第一次拿到《轉法輪》時,我一口氣讀完了全書,一邊讀,一邊流淚。48歲的我激動得淚水直流;我尋覓了半輩子,結果終於在美國找到了答案,我突然明白了,我過去所經歷的一切,都是為我今天理解法輪功而做的準備。」其實,人體特異功能引起的巨大轟動也好,氣功熱遍全中國也好,人體科學的突然勃興也好,都是為法輪功最後弘傳於世奠定基礎。甚至上下五千年的中國歷史,縱橫八萬里的人類文明史,都是為法輪功最後弘傳全世界奠定基礎。

李有甫寫道:「我從來不要停留在口頭上或理論上,如果沒有實際修鍊中的體會,身心的變化和境界的變化,我是不會肯定的。就像我以前練太極拳,別人練半個小時,我練三個小時;別人練一遍,我練三遍;站樁有時要站2至3個小時。為了嘗試煉功的全過程,我還練了走硅、走樁、穿林、走冰等方法,以期真正了解其中的內涵。原來,每一種修鍊方法都是一把把血汗,而沒有嘗試和修鍊的人就沒有資格對其品頭論足。」不僅僅是李有甫,全世界的法輪功真修者,都是在實修苦修之後,認準法輪功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正道大法。

李有甫說:「1999年3月,我參加了洛杉磯法輪大法修鍊心得交流會,會上和大家分享了我初學法輪功的經歷。交流會那天,我感覺到了師父要來,感到了很強的能量。一想到要親眼見到師父了,我的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以前我見過很多名人,再高級別的人都見過,從來沒有這種激動的心情。這是千萬年的緣分,這是我從來沒有經歷過的殊勝的事。」「我常感嘆人類還能有這樣美好的修鍊機緣,還能有這樣純正高深而又實實在在的高德大法,能修鍊法輪功,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那種幸福美妙的感受難以言表。」

曾幾何時,中國大陸有3千多種氣功流傳。如今唯有法輪功一家,經歷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長達17年最邪惡的迫害之後,傳播到了全世界114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的經典著作《轉法輪》,已被翻譯成40種外文,在中國大陸以外公開出版發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親自創辦的神韻藝術團,在全世界120多個城市,最頂尖的藝術殿堂,巡演近2000場,將「真、善、忍」的福音甘露灑遍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吳承恩在《西遊記》中寫道:「夫人生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人生難得,我們得到了人生;中土難生,我們生在了中國;正法難遇,我們遇到了正法。這正是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不顧千難萬險將法輪功真相傳播到千家萬戶的真正原因所在,也是在中國大陸受盡酷刑折磨九死一生的法輪功學員到達海外後不改初衷堅修到底的真正原因所在,也是海外法輪功學員堅持向社會各階層講清法輪功真相十七年如一日的真正原因所在。

李有甫寫道:「法輪功這樣正的法,假如中國多一些人學煉法輪功,中國就會成為君子國,神仙國,法輪功百利而無一害,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是幹了件最大的蠢事,不但害了百姓,害了國家,也害了他自己。」如今全世界已有20多萬法輪功學員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實名控告江澤民,已有160多萬海外民眾簽名向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舉報江澤民,「法辦江澤民」的呼聲響徹全世界。這裡,我再次強烈呼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立即抓捕江澤民。

文章來源:作者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和陳述。新唐人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