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真假李鴻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討論真假李鴻忠之前,請大家先來看一段歷史故事:

元朝末年,元軍和朱元璋領導的義軍在黃河以北展開了拉鋸戰,老百姓苦不堪言,誰來了都要歡迎。豫北懷慶府(今河南沁陽市)於是想出了個一勞永逸的辦法:用一塊薄薄的木板,一面寫著歡迎元軍的標語;另一面寫上歡迎義軍的標語。哪方來了,就翻出歡迎哪方的標語。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兩面派」的由來。一次,朱元璋的大將常遇春率軍進駐懷慶府,進城見家家門口木牌上滿是歡迎標語,心裡高興。可是突然一陣狂風刮來,木牌翻轉,反面全是歡迎元軍的標語。常遇春氣極之餘,下令將凡是掛兩面牌的人都滿門抄斬。

下面就來看看剛剛取代落馬的黃興國、調任天津市委書記的李鴻忠,與故事中見風使舵、兩邊討好的「兩面派」或「騎牆派」有哪些類似之處,以還原其真實臉譜。

李鴻忠明江暗習,黃興國明習暗江?

有「奪筆書記」之稱的李鴻忠,實際是公認的江派代表人物。他先在遼寧省委辦公廳跟時任省委書記李鐵映當秘書,後調到電子工業部辦公廳當秘書,得到江澤民姘頭黃麗滿的賞識和提拔,從此一路高升。他先後擔任中共惠州市委書記、廣東省常務副省長,深圳市委副書記、市長,黃麗滿改任廣東人大主任後,李鴻忠又接任深圳市委書記,直至後來調任湖北任省委副書記和書記。

在湖北,李曾效仿薄熙來大搞「唱紅」。即使在江派既定接班人薄熙來被立案調查後,李仍親自陪同周永康到宜昌和武漢「考察」,繼續替江派站台。直到後來「薄周政變計劃」暴露,腳踩兩隻船的李鴻忠見勢不妙,才正式棄江投習。

長期以來,李鴻忠不僅暗中活動,利用山東老鄉的人脈關係,趨炎附勢,投機鑽營,不斷通過各種方式和渠道、直接和間接的向習近平「獻媚」表忠心,還是在全國最早公開喊出「習核心」的省委書記之一,並僥倖獲得習近平的信任和認可。而表面有「之江新軍」之稱的黃興國,因為在浙江時有與習近平交集的工作經歷,孫春蘭接任中央統戰部長後,黃興國又被委以重任,同時兼任天津黨政兩個「一把手」,加上「天津大爆炸」後,黃也沒有被立即撤職處分,而且還是全國第一個表態擁護「習核心」的。因此,外界一直將其視為習陣營中的重要人物。

然而,香港《爭鳴》雜誌今年3月就曾報導,出身浙江官場的黃興國並不像傳說中那樣是習近平的親信,那不過是浙江本土幫自己打造的政治「品牌」。實際上,習近平2002年11月至2007年3月主政浙江時,黃只在其手下幹了短短一年,就調往天津任市委副書記、副市長,其交往並不深。而江派核心人物、現任常委張德江1998年9月至2002年11月在浙江任省委書記時,黃興國正好任副省長、省委常委,「與張德江似乎淵源更深。」江派背景的張高麗從2007年至2012年主政天津,與黃在天津搭檔長達5年。

據《陳良宇傳奇》一書介紹,黃興國具有「政治投機嗅覺」。其升任浙江省政府秘書長,馬上轉為副省長,第二年成為寧波市委書記,都是投靠江澤民、曾慶紅的結果。黃主政寧波期間,寧波高速公路的各個出口,都豎起了江澤民的巨幅畫像。相傳,黃興國家族與曾慶紅家族還有千絲萬縷的經濟利益關係。這應該才是李鴻忠和黃興國最真實的臉譜。

黃興國捕蟬,不知李鴻忠在後?

2014年12月,黃興國順利代理天津市委書記,且黨政兩個職務一肩挑。因此黃被外界視為是十九大進入政治局的有力人選。殊不知,習近平入主中南海多年之後,作為京畿重地的京津翼,依然掌控在江澤民和周永康的親信手中。直到2015年7月,習王才好不容易拿下周永康的餘黨、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直至今年4月,才最終排除各種阻力拿下河北「政法王」張越。

而天津一直都被江派嫡系張高麗所把持。而靠張德江和張高麗上位,且溜須拍馬、「政治投機嗅覺」遠不及八面玲瓏李鴻忠的黃興國,其實並不是習掌控津門最理想的人選。但在江習權力博弈中,習王一時又找不到合適的借口和機會將其拿下,更何況近幾年天津GDP的增速一直位居全國前列。這也是黃興國能夠代理書記長達20個月,但又不予以扶正的真實原因。

為了掌控天津衛,早在2013年4月,習近平就將擔任國家工商總局副局長近9年、且為十八屆中紀委委員的王東峰空降天津,接替市委副書記職務。而王東峰既是習近平的陝西同鄉,又與曾任西安市委書記的栗戰書有工作交集,屬於習「放心之人」。緊接著,習王於2014年又派中央巡視組對天津進行第一輪巡視,致使天津「首虎」武長順應聲落馬。當時一篇揭露黃興國《當巡視組遇「市長令」》的文章就直接指出,法辦武長順是為了丟卒保車。習近平和王岐山時代,恐怕是天津走出魔咒的最後機會。

去年8月天津大爆炸確實給了習王機會。但直到今年6月底,一直引而不發的習王才騰出手來,再次派得力幹將葉青純率中央巡視組對天津進行「回頭看」。或許這次習王才真正徹底掌握黃興國大量貪腐證據,並率先拿下了副市長尹海林及相關官員。

也有不少評論認為,天津大爆炸乃江派使用「超限戰」的一部分。這樣,既可乘機對外放風此次大爆炸涉嫌謀殺習李七常委,從而阻止習王反腐「打江」進程,又可為獲得江習雙方均認可的江派其他人馬搶位補缺,繼續掌控天津並在十九大擠進中共核心層鋪平道路。可謂一石二鳥!

正因為如此,距離爆炸僅一個多小時,江派劉雲山操控的新華社就迫不及待的放出李鴻忠任天津市委書記的消息。其實,為了給李鴻忠進津布局,早在2014年7月,就將原武漢市公安局長趙飛越級提拔安插進天津市公安局掌管「刀把子」。

取代黃興國,李鴻忠就可順利入局?

如果從媒體目前公開披露的腐敗事實來看,李鴻忠與黃興國也只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據港媒報導,今年初,中紀委就曾找李鴻忠約談,責成他把在廣東深圳擔任領導期間在經濟上、利用職權上的違紀情況,以及生活作風墮落問題交待清楚,爭取從寬處理。

李鴻忠雖然出任今年長江防汛抗旱總指揮,但湖北水災造成的損失不僅大大超過了1998年,恐怕也是有歷史記錄以來最嚴重的一年。這既是天災,更是人禍,也是李鴻忠當政期間違反自然法則,人為破壞城市生態環境保護,填河築路、圍湖建房所帶來的必然惡果。就在今年武漢數輪暴雨,內澇外溢災害發生後,媒體普遍質疑130億排水防澇資金的去向,以致民怨沸騰。網上甚至瘋傳市委書記阮成發被中紀委問責,李鴻忠四處找人擺平的消息。2010年3月,大陸《時代周報》曾報導,手眼通天的深圳華僑城集團,以非常規手法,竟將一塊東湖核心一級保護區的450畝水面,以「土地」名義,超低價競得,並規劃「填湖」營建星級酒店、住宅和娛樂場所。這顯然是李鴻忠從深圳調入湖北後,為追求個人政績和私利的一起典型官商勾結事件。其直接危害是讓武漢「逢雨必淹」,「年年看海」。

今年湖北不僅爆發仙桃、潛江兩地因反對興建垃圾焚燒廠的十萬人大遊行,僅宜昌一地就接連發生了兩起特大火災爆炸事故,特別是宜昌當陽電廠爆管事故造成至少22人死亡4人受傷……

此外,湖北一直都是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靠江派發家的李鴻忠調入湖北後,也先後製造了多起震驚海內外的法輪功冤案,並被「追查國際」立案調查。

天津作為直轄市,其「一把手」往往是成為未來「黨和國家領導人」,通往中央政治局委員甚至政治局常委的重要台階。不難想像,鳩佔鵲巢的李鴻忠能否最終在明年十九大入局,不僅看其是否真正與江派劃清界限,還要看其是否徹底改變對「真、善、忍」傳統文化的態度。否則,「兩面人」李鴻忠極有可能重蹈本文開頭故事之覆轍!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