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澳主流媒體詳述中國監獄酷刑 不止沒有人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9月19日訊】澳大利亞與新西蘭的主流媒體近日紛紛關注中國監獄、看守所、拘留所、勞教所的種種極端酷刑,他們採訪了4名法輪功學員,詳細介紹了他們在中國遭受的種種刑罰,顯示中共警察的殘酷令人髮指,酷刑之殘忍超乎常人想像。

以下為澳洲新聞網系列報導之一:《中共懲教機構裡的極端酷刑》的全文翻譯:

在經受了又一天的極端酷刑折磨之後,劉金濤(Jintao Liu,音譯)的身體因疼痛而顫慄。他被針刺進指甲裡引起的劇痛而驚醒,之後被強迫在院子裡站立了18個小時。被罰站的時候,只要他動一動,就會遭致毒打,會被打個半死。

分分秒秒的的痛苦折磨使其雙腿腫脹,他的身體面臨著被壓垮的危險。他連上廁所的自由都沒有,這裡毫無善心可言。他在和時間抗爭,但對他來說,這還不是最糟的。

這是2006~2009年間,劉金濤在北京看守所和勞教所相繼遭受的漫長迫害中很典型的一天。

在那裡,他遭受了電棍電擊、醫學檢驗、強迫灌食、毆打、暴力性攻擊,以及獄警們設計的其它各種野蠻形式的折磨,目的就是為了侮辱他,讓他承受最極端的痛苦。

但這是一個在其心靈深處刻下了最深疤痕的極其殘暴的酷刑。

劉先生在接受澳洲新聞網採訪時說,「給我印象最深的一次,4個獄警扒光了我的衣服,將廁所的刷子把刺進我的肛門,嘴裡叫嚷著,他們會不停地刺,直到我變成同性戀為止。」

「他們拽我的陰毛,把玩我的生殖器。」

然而他唯一的「罪行」是修煉法輪功,一個以「真、善、忍」為指導原則的精神冥想。

但令人震驚的或許是,中共當局一直在實施這些侵犯人權的暴行,包括以獲取為目的的強制性器官摘除——在過去近20年中對無辜的公民以及罪犯。而且這種行為至今仍在發生著。

正在發生什麼?為什麼?

現年36歲的劉金濤,是中國成千上萬因修煉法輪功並拒絕放棄精神信仰而被關進最惡劣的監獄、勞教所和拘留所中的受害者之一。

截至上世紀90年代末,法輪功已經變得非常流行。據估算,當時法輪功修煉者有一億人,數量上超過了中共黨員的數量,於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在1999年下令禁止法輪功。

反對強摘器官醫生組織(DAFOH)澳洲發言人索菲婭•布萊絲金(Sophia Bryskine)說,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仍然很普遍,很多人未經法律訴訟直接被關押。

布萊絲金在接受澳洲新聞網採訪時說:「由於(器官)被濫用的規模仍然龐大,所以在我們最近的研究和交流中,主要關注了良心犯的情況。」

她說,中共一直在以大規模的、國家認可的層面犯下侵犯人權的暴行,澳洲需要與其它國家一起,立即採取行動,並對其暴行予以譴責。

中國是澳洲商品和服務的最大出口市場,占澳洲出口總額的近三分之一,也是不斷增長的外資來源國。2015年,澳洲與中國簽訂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自由貿易協定》,2013-2014年度澳洲對華貿易總額高達1600億元。

但是對澳洲最大的貿易夥伴,我們究竟知道多少呢?

布萊絲金說,可悲的是,在全球範圍內,人們對發生在中國的這種大規模屠殺卻知之甚少。

根據2008年澳洲國會委員會關於中國的報告,自中共當局鎮壓法輪功以來,已經拘禁了數萬名,極有可能數十萬名法輪功學員。

報告中說:「120家中共政府網站定期報道有關法輪功『犯罪嫌疑人』被拘禁的消息,以及一些省級和地方當局,為報告法輪功『逃犯』的線人提供高達5000元人民幣獎勵的消息。」

2006年,聯合國酷刑問題特別報告員曼弗雷德•諾瓦克(Manfred Novak)判定,中共的在押人員中,有66%是法輪功學員。

2014年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關於警察實施酷刑和虐待犯罪嫌疑人的報告顯示,雖然中共出台了禁止對被拘留者實施暴力的法律,但酷刑在中共監獄仍然是家常便飯,為了排除證據和獲取口供而刑訊逼供,警察和法院無視法規和規章。

2015年12月,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給北京當局一年的時限,要求其匯報《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在中國關鍵領域實施的進展情況。

在為期兩天的審查中共酷刑記錄聽證會上(2008年以來首次舉辦),中共否認其關押政治犯的事實,同時強調酷刑是被禁止的,結果遭致持不同政見者的嘲笑。

據目擊者證實,因堅持信仰遭受迫害的人們是在中共懲教機構中遭受最殘忍酷刑、被虐待和被殺害的主要目標。

被確定難民身份後,為逃避迫害而被重新安置到澳洲的部分難民,為了揭露中共人權虐待的規模和嚴重程度,幫助結束迫害,通過澳洲新聞網分享了他們令人震驚的故事。

剝奪睡眠和隔離

在被剝奪自由、被迫忍受數年艱難的酷刑歲月之前,劉金濤曾經在化工技術領域工作,從事的是非常有前途的事業。對他來說,生活將永遠也不會再像從前一樣。

劉金濤曾就讀於中國石油大學,他的學習成績始終名列前茅,而且非常受同齡人歡迎。人們都知道他修煉法輪功。

劉先生說,有的學生知道他要畢業了,而且可以輕鬆地找到工作,就很妒忌,於是向當局匯報了他煉法輪功。

儘管他不會講英語,但他飽含痛苦的眼神講述著超越語言的故事。他通過翻譯說:「(警察)沒有提供任何理由就把我抓了起來,只是因為在我學校的電腦上發現了法輪功資料。」

他被逮捕後,直接被送到拘留所,被關了1個月。他說:「沒有正當程序,沒有審訊,沒有遵循任何程序。」

「剛開始的時候,他們強制我坐在小板凳上,一個塑料小板凳,坐很長時間,不許動地方。我被迫整天坐在那裡,還不允許上廁所。」

「他們發現轉化不了我,就罰我站。站了一整天下來,我的腿都腫了。他們發現還不起作用,就開始剝奪我的睡眠時間。他們用針扎進我的指甲縫裡把我弄醒。如果之前睡3個小時的話,現在就變成了2個小時,然後是1個小時,之後根本就不給你睡覺。他們就這樣不停地折磨你,直到你屈服。」

最後劉金濤被關了一年禁閉。他說,正是他的信仰幫助他度過了那段最暗無天日的歲月。

他說:「我努力按真、善、忍的原則行事,不採取任何仇恨或暴力行動。當時我最擔心的,是怕自己承受不了折磨和虐待,而選擇放棄。」

劉先生說,結果他真的無法承受下去,所以同意簽署了一份聲明,聲明停止修煉法輪功。「但我並沒有真正放棄,」他說。

「有一件事幫我渡過難關,沒有死去,是因為我想揭露這樣的暴行。」

電棍電擊

現年43歲的法輪功學員林洪彬(Hongbin Lin,音譯),曾經是中國的一名海軍軍官,因為其精神信仰,他遭遇了從「天堂到地獄」的迫害。

儘管沒有被起訴,也沒有被定罪,但他在勞教所裡被關了一年半的時間。2002年,當他被釋放的時候,他寫下了「法輪功好」的橫幅。然而,僅僅因為這一舉動,他被指控「破壞法律實施」,而被判處6年徒刑。

林先生說,在他第二次被捕後,他經過了審判程序,但他沒有被釋放的希望,因為在中國,代表法輪功學員的律師不准為其客戶做無罪辯護。曾經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的幾位律師均被逮捕和拘留。

林先生說,中國沒有言論自由。他說他曾在監獄裡遭受過電棍電擊,囚犯們幫助獄警迫害法輪功學員。

他說:「入獄3天後,因為我拒絕承認犯罪,獄警開始通過各種方法折磨我,包括電棍電擊等。」

「兩根電警棍,兩名警察,囚犯們圍著我。他們把我按倒在地,踩住我的腳,有的人抓住我的胳膊扭到背後,10多個人踩住我的腿。然後,他們電擊我的頭、臉和下身,一直電擊到電棍沒電為止。」

「電擊之後,把我銬到鐵床架上,剝奪我睡眠長達15天。」

林洪彬靠近廁所睡了大約一年。他的活動空間比椅子還窄,只有1-2米長。

「他們經常把我的手綁到身後,強迫我躺在地上」,「我感到身心都受到了嚴重的傷害。獄警們對待犯人比對狗還糟糕。飯食被放在骯髒的地板上,沒有桌子,我們就從地上吃。警察隨意對待罪犯和我們,隨意毆打、斥責和羞辱。」

林先生說,在被關押期間,他目睹了很多遭受酷刑和羞辱的其他政治犯。

他說:「一個監房的牢頭,讓一個犯人在許多囚犯面前,脫掉所有的衣服,在公共場合辱罵他,讓他暴露在陽光下,以這種方式羞辱他,原因是主管覺得這名囚犯乾的活不夠多。」

「我覺得沒有安全感。我很絕望。共產黨不把人當人看待,沒有人性可言,所以我從來不知道自己將來會怎樣,或者第二天會發生什麼。有些囚犯被折磨致死。」

他說:「我覺得在澳洲,在一個自由的國度裡是如此的不同。這裡的人們甚至不想傷害動物,這裡尊重人,尊重人類。在中國,不尊重人權和尊嚴。」

「抻刑」(The Rack)

78歲的岳昌智(Chang Zhi Yue,音譯),在因修煉法輪功被抓捕時,她曾經是航空部門的一名電子工程師,也是一名畫家。儘管她從未被起訴或被定罪,但她被關在北京女子監獄長達4年之久,遭受了極端的酷刑和虐待。

她對澳洲新聞網說:「在監獄裡,我多次長時間地遭受各種形式的酷刑折磨。有一次9名警察折磨我5個小時,造成我脊椎多處骨折,包括頸椎骨折、腰椎變形、向左前側突出和骨盆變形等等。」

「一個男人突然衝上來,一把抓住了我,把我按倒在地。他們打我,扭我的雙手,他們會打你的牙齒。」

「有人把我按在地板上,然後把我抬起來坐直,再把我的兩腿分開。把我的雙腿非自然地(強行)搬開,幾個人同時拉我的雙腿,拉、壓、踩在上面。」

「我聽到骨頭斷裂的咔咔聲,是我的臀部的骨頭斷了。之後,我的背部骨頭也被拉斷。後來,在我幾乎失去意識的情況下,他問我是否繼續修煉(法輪功)」。

強制灌食

66歲的張鳳英(Fengying Zhang,音譯),2013年因修煉法輪功從家裡被綁架,先被關進看守所,後被關進勞教所,未被指控也未被定罪。張女士說,3天後她開始絕食反迫害。

她在接受採訪時說:「當2000年開始絕食反抗的時候,我被強行灌食兩次。當他們強行灌食的時候,有4個人參與,其中2個人按住我的頭,另外2個人踩住我的腿。他們讓我仰面朝天,然後開始強行灌食,我開始哽塞。」

「他們極其殘酷。他插管子的時候,可不是慢慢來。他強行地將管子穿進鼻子裡,然後一直通到胃裡。如果管子插錯了方向,可能會刺穿肺部。」

「我被哽住,然後咳出黃色液體,流得脖子上都是。他們灌完之後,我會感到呼吸困難,幾乎奄奄一息。」

「後來他們開始每天強行灌食。」

這項調查是澳洲新聞網三個系列調查的第一部分,明天將報導關於中共秘密洗腦班的調查。在那裡,政治犯們被強迫觀看洗腦宣傳視頻,直到他們同意改變信仰為止。

系列之二:紐澳主流媒體詳述中國洗腦班: 藏在青山綠水間的恐怖煉獄
系列之三:紐澳主流媒體詳述中國器官移植: 犯人撐起的巨大產業

澳大利亞新聞網報導,請見:
Extreme torture: Inside China’s correctional facilities
新西蘭先驅報報導,請見:
Extreme torture: Inside China’s correctional facilities


中共針對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拘留所中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施以極端的酷刑折磨,其邪惡程度令人髮指,酷刑之殘忍讓人無法想像。(澳洲新聞網網頁截圖)

(責任編輯:任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