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兩天砍殺四名省部一把手 習近平為六中全會震懾地方諸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其實共產黨無需戰勝,到日子就死了,跟人死了一樣。只會鬥爭哲學的人總想著去殺別人,想革命。所以也想殺共產黨,它是魔鬼,你殺誰?所有代表共產黨的人都是被共產黨摧毀人性之後的一種表象,魔鬼不除,你永遠殺不完。

昨天幹活的時候打開電視,電影頻道播放《2012》和《肖申克的救贖》,在不同的時段,總是播放這兩個電影。我個人感觸很多,《2012》那種末日災難性場面顯示人的無力,在大的動盪當中,一切都是人類自己造成的,而表現的是自然的災害。

人沒有能力捕捉自然界的規律。現實生活中,提到動力,人們會想到飛機、火車頭、牛馬,這些動力都有力量的支點和源泉。而我們居住的地球,在不停的旋轉,就那麼懸在空中,也沒有一個棍子支撐著,也沒有被當成球給踢了,當成高爾夫球給打了。一個地球還不算,還有哥兒八個行星一起轉,圍著像爹一樣的太陽。這些星體就這麼懸空著,上下都沒有東西,人們說這是自然狀況。

但甚麼是自然狀況?吃喝拉撒睡也叫自然狀況,那麼星體運行的動力是否超過了我們看到的有形的一切?人們看東西就局限在我們看到的有形的一切,但想過嗎?我們每一個人能夠接觸到的這些自然狀況的本身,就代表著每一個人也擁有著這些看不到的能力,和那無形的動力有那麼一種連帶。只是很多人認識不到,為甚麼?就是這些人被教育了。從某種程度來說,在中國被共產黨教育的過程是一種摧殘人的過程,就是遺忘人性的過程。

當你失去了自己靈魂認知的時候,失去了對自己身體另外一部分感悟的時候,你就失去了自己生命的根本,即使你談論人性,也不知道何為人性。人性是和自己生命的永遠聯繫在一起的,如果非說自己是猴子變的,生命根源往上追溯,追到了猴子身上,怎麼談人性?就像自己把自己閹割了,斷了自己生命延續的脈絡,如何追溯?所以,人們看問題只是浮在表層。

在今天的環境中,是否能恢復人性,這是所有的人不得不面對的選擇。上至習近平,下至普通老百姓。

還有兩個星期就要開六中全會了,習近平連下狠手,我認為目的就是震懾各地方大員,從10月9日到11日,習近平把過去抓起來的省部級大員,個個斬殺。

《習王1天拋出3大老虎 震懾常委》中說:「10月9日,當局對中共前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涉嫌受賄案,前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局長楊棟樑涉嫌貪污案提起公訴。同一天,前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並不能減刑、假釋。三人均是江派高官,後臺分別是周永康和張高麗。」

我個人認為,這麼做不一定是震懾常委。死緩但不能減刑假釋,這招挺狠,可以不用對官員執行死刑,但讓這個人死在監獄裡。這都是法律上的概念,所以你會越來越看到,以黨的名義幹掉黨的官員,送交司法部門,以國家法律的名義治罪。

周本順是第一個當朝現職省委書記被砍殺,白恩培是前任省委書記,但他所在的雲南,習近平剛一上臺,就在昆明發生了新疆人砍人事件,這就是在雲南地界找習近平麻煩。

所以,你看到雲南上上下下的官,那種崩塌式的倒臺。包括白恩培在內,雲南當時的官都在政法委體系當中,和周永康是一脈的。而薄熙來曾經去過的第十四集團軍,是他父親薄一波建立起來的,就在雲南。也就是說,雲南過去15年的官和中央前任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本將「接任的政法委書記」薄熙來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所以白恩培得到了這個下場。

最新的報導說,白恩培家裏搜出了37億元的現金,這麼多錢能蓋一棟樓了。當然,在他這個職位上,坐著就收錢了,錢認識門,自己就來了。他不用去要錢,下面的官都懂得規矩,懂事才能當官,不懂事沒人搭理,懂事就是要送錢,送女人。他們弄了錢,得有地方花,那些女人就是花錢地方,這就是中國人肉市場的真實一面,有批發的、零售的、網購的、還有特供的,內在的實質就是賣肉的。

文章詳細描繪了包括周本順、白恩培和楊棟樑的案件過程,我認為都是大同小異,重要的是這個案件踩的時間是在10月9日和10日,距離六中全會兩周。

我講過,在六中全會當中,習近平可以把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掌控了,但是還控制不了地方大員。8月28日和29日,幹掉了6個省部級要員,有的換職位了,6月份幹掉了3個,到了9月初天津市委書記黃興國被拿下。所以,從8月底到9月初,觸及到的是省部級一把手。

我講過在G20峰會後,中紀委完全是衝著中央委員這一層面的人,這一層面的人相當於軍隊中的上將和中將,習近平無法都抓了,很多地方都缺空了,一些是代理,他已經沒人了,頂不上去。所以,他只能殺一儆百。

10月9日一天砍死了三個省部級大員,就是要告訴要到北京京西賓館開六中全會的官員,誰敢再伸手,能剁了你的爪子。意思就是,我一天可以殺掉三個,有前任的和現任的省委書記,還有一個正部級的官員。這是習近平的威懾作用。就是拿這些人祭旗,嚇住今天的政治局、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和中紀委委員,目的是六中全會,他要做甚麼,做出甚麼事情,這些官員聽到之後,誰亂動,就剁誰。

10月11日,《中國科協原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申維辰一審被判無期徒刑》 ,他貪污受賄一億人民幣。我說他的罪名一點都不大,罪名無所謂,關鍵是他的官職,也是省部級大員。

歸納來說,六中全會兩週前,繼續砍殺,非常明確的。習近平做事沒有甚麼掩蓋,特點就是突然性比較高,讓江家幫沒有反擊的能力。

省部級大員被他這麼整已經整懵了,不知道怎麼辦,他們出不了國,離不了境,死也死不了,上也上不去,就像大閘蟹似的被繩子捆著。他們確實是螃蟹,但爪子被捆住了。

這事不好辦,除非他們全都反了。但利益之人,怎麼可能心齊全反了呢?這些人都是抱著女人、掙著錢上來的,讓他們合夥一起玩命殺了習近平,誰能說出這話,旁邊得有三個給告密的。他們誰也不信誰,也不能信,十五年、二十年的官場已經給他們塑造了一個概念,就是不要相信任何人,老婆都不能信。所以,他們怎麼能夠起事呢?

所以現在中共官場的感覺就是摁死江澤民家族,摁死曾慶紅家族,然後打擊劉雲山和張德江,把張高麗放羊,你聽不到張高麗的聲音。這樣就徹底擊碎了政治局常委的集體領導,這就是要在六中全會有所表達,明確的在為六中全會做準備。

與此同時,海外媒體也在對習近平的動向進行長篇分析,《紐約時報》10月8日發表駐京記者儲百亮(Chris Buckley)的長篇報導——「習近平或推遲挑選繼任者,挑戰中共集體領導規則」。 報導指,雖然習近平的決定不會在2017年秋季前為人所知,但是他想打破常規,在不指定可能的繼任者的情況下開始第二個任期。

習近平是2007年中共十七屆一中全會當選為政治局常委,頂掉了李克強,李克強曾經是胡錦濤的接班人,2004年到2005年都是這麼說的,2006年習近平突然出現了,習近平的履歷當中沒有就任過部級官員,都是在地方任職。不像薄熙來擔任過商業部長,李克強同樣擔任過部長。這是中共選擇接班人立下的規矩,即在地方任職,又在部級任職,熟悉各方面,從縣長開始。

而習近平是一下子跳上來了。後來到上海也是為了彌補他所或缺的東西。習近平作為接班人,是胡錦濤的第二個任期出現的,但習近平的接班人到現在沒有出現。意味著打破了這個規矩,這是鄧小平定下的規矩。

鄧小平否定了毛澤東的規矩,自己創立了新規矩,所謂的集體領導和選擇接班人,是為了緩衝權力交接過程中的衝突,但鄧小平自己卻做了一個垂簾聽政者,廢掉了胡耀邦和趙紫陽,也差點廢掉江澤民。19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就是威脅江澤民的,有人說事不過三,所以他不敢再廢了。但是安插了胡錦濤接班。

1997年鄧小平死了之後,江澤民才真正掌權,雖然是從1989年上臺的,但到了2002年就得交權。它也覺得自己冤枉,自己做主子沒幾年,從1998年到2002年也就4年。在這個背景下,江澤民傚法鄧小平進一步擴大政治局常委,歷史性的9個常委。推崇鄧小平的集體領導是為了廢掉胡錦濤和溫家寶,利用鄧小平的做法達到自己垂簾聽政的目的。

所以,根本沒有真正集體領導,習近平廢掉鄧小平的「集體領導」,同時廢掉江澤民定下來的「七上八下」。鄧小平廢掉了毛澤東的規矩,江澤民利用了鄧小平,現在習近平把兩個人都廢了。

所以現在還提集體領導的,心裡其實是盼著共產黨能夠改革。心裡懼怕共產黨,希望它萬歲。共產黨的無神論和進化論摧毀了人性真實的那一面,在現實生活中都能看得出來。但身在其中的很多人根本沒有能力去認識,這就是「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很多人雖然反共,但透顯出對共產黨的懼怕,無力戰勝共產黨的內在心理。

其實共產黨無需戰勝,到日子就死了,跟人死了一樣。只會鬥爭哲學的人總想著去殺別人,想革命。所以也想殺共產黨,它是魔鬼,你殺誰?所有代表共產黨的人都是被共產黨摧毀人性之後的一種表象,魔鬼不除,你永遠殺不完。

紐約時報今天報導,《蔡英文「雙十」講話:北京應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

蔡英文的講話剛一出來,我們在節目中說蔡英文的講話恰恰是習近平要的,去年的大閱兵和習近平見馬英九,我們已經跟大家陳述這個看法。BBC和《紐約時報》現在都意識到了這是一個大問題,反腐必亡黨,共產黨崩了,國家還存在,兩個憲政實體進行接洽,用蔡英文的話,「坐下來,慢慢談」。這就是未來的中國。

美國的未來也是充滿波折,美國總統候選人川普第二次電視辯論之後,他隸屬的共和黨很多大腕領袖紛紛離他而去,放棄了對他成為總統的希望,共和黨今天討論的是如何在眾議院保住自己多數席位,僅此而已。

川普的問題出在哪裏?就是他本人人性和理念。他自己不尊重女性,把與比爾克林頓有染的女人弄在一起開新聞發佈會。意思就是,我是流氓,他也是流氓,我現在是流氓,是因為他曾經是流氓。這本身就是流氓的說法。

就像很多大陸觀眾說,「濤哥,你怎麼老罵中共,美國也這樣。」川普能在外找女人,還這麼冠冕堂皇的說出來,你老公能不能也這樣?道理很簡單,但共產黨就這麼教育人,「說我人權不好,美國人權也好不到哪裏去」,真是牲口不如的理論。把人都給毀了。還「勝者王侯,敗者寇」,其實沒有王,都是賊寇,都是缺失人性之後的一種生命現實的表現。

再來看歐洲,德國從敘利亞跑來的一名22歲恐怖嫌犯要去炸飛機場,德國警察提前知道了,要抓他,他跑到德國難民營,找新來的敘利亞難民,結果三個新難民把他抓了,拿電線捆上,報了警。

這事件就會引起德國出現變化,德國在這次難民潮中,敞開了大門,受到了歐洲其他國家的攻擊。來自敘利亞的恐怖份子被同胞給抓了,沒有因為是老鄉而幫助他掩蓋,這會讓歐洲大陸的局勢更加複雜。

這種複雜就像《肖申克救贖》中表現的一樣,這部電影最讓我感觸的是,安迪已經挖好了逃出監獄的通道,當他知道有證人可以證明他無罪的時候,他願意順從法律的渠道洗清冤屈,還自己清白之身。但典獄長卻是邪惡的,以法律名義的惡人,不但不給他洗清罪名,還讓他蹲了兩個月小號,目的是讓他永遠呆在監獄裡為他偷稅漏稅。安迪這才決定揭露典獄長罪行,自己逃跑了。

人性的一面表現出來看似軟弱,但生命的理念卻是永恆的。在肉體的角度,人們以人中的失敗和成功評價一個人,卻僅是短暫的一塊肉。人們生活在自己生命另外一面的時候,自己生命才得到永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