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岩:一位中共特工的心路抉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位曾出生入死為中共獵取情報,曾被中共駐歐洲某國大使流淚接見,後又被派駐美國某領館等處任職多年的中共老牌特工,在曲折的人生經歷中,漸漸看清了中共內部黑暗之烈,特別是在一個偶然機會在與一位法輪功修煉人接觸並得知更多真相後,毅然以真實姓名聲明退出曾加入過的中共黨團隊組織,選擇與中共決裂,其心路抉擇引人深思。

從殺人犯到中共特工

他的經歷很具戲劇性。他在中共高干家庭長大,由於背景之優越,他在很小的時候就到部隊當兵。當兵的時候他曾與人發生矛盾,蓄謀與另一人聯手槍殺了對方,被判18年。在服刑3年時,他被「組織上」找談話,讓他選擇:是想繼續在監獄中呆下去還是出來?但出來後需到前蘇聯的西伯利亞接受特工培訓,合格後可去西方國家「為黨組織、為國家效力」,並被告知:整個這個過程從培訓到去西方國家從事特工都是有生命危險的。

當時他想這監獄裡度日如年,剩下這十幾年在監獄裡咋呆啊?有危險也比在監獄裡強啊。於是,他選擇了出來接受「組織」上的安排。到了西伯利亞,這種特工訓練真是優勝劣汰呀。其中一項是,讓這些受訓者互相格鬥、你死我活的互相殘殺。他說,最後那些人中有約一半都在格鬥中死掉了。他的特工培訓合格後,曾被派到歐洲的國家暗中蒐集情報。那時沒有網上地圖檢索功能,特工們每到一個國家、城市之前,都要把當地的情況從事先做好的按真實比例類比的微型實景模型中記在腦子裡,甚至是哪條街的哪個店舖及店舖老闆叫甚麼名都要記住。他舉例說,比如要去紐約之前,要把哪些街路、建筑物及商家都記住。去到那裏後,一旦被該地美國特工跟蹤後,要顯得若無其事的樣子,進到附近的一家店舖裡,這時因為事先記住了那家店舖的老闆的名字,於是,像熟悉的顧客一樣親熱的喊一聲:「餵,亨利,你好嗎?」由於那個叫亨利的老闆整天接觸很多人,很難確定是否認識這位顯得像老顧客似的人熱情的打招呼。加上西方人都很注重禮貌,即使不認識也很客氣的回應:「是的,我還不錯,你好嗎?我的朋友。今天要吃點甚麼?」這樣一來,跟蹤的人一看此情景,便很容易消除對他的懷疑。

一次,他連續3天沒吃東西,背著微型電臺在歐洲偷偷穿越3個國家的邊境,完成了一項情報的竊取工作。他這一舉動,為中共立了大功,受到了中共駐歐洲某國大使(感動)的流淚接見。當時,他也以此為豪。

深得信任歷任多職但終與中共決裂

多年來,由於他近乎賣命式的為中共組織效力,深得中共總參及外交部門的信任。他曾歷任駐美某領館人員、聯合國維和部隊人員、北美某知名華人媒體負責人等職。無論表面上是何身份,但其實質的任務則是大同小異的,那就是其「特殊的工作任務」,即便是有時他表面上沒有任何工作在北美閑呆時,大陸方面都要每月給他匯款的。

一個看似偶然的事情發生了。他講到,一次在大陸,他開著車要給一些高官送禮、打點,聯絡感情。當天開車到陳至立的辦公樓時,他的車到門口時,門口的欄杆被門衛保安放下了,他情急之下開車撞壞欄杆衝了進去。於是被保安攔下,雙方發生口角、互相打了起來。那兩個保安不是他的對手,幾下子就都被他打倒在地。於是,七八個保安來了一起圍攻他,將他打成了重傷,導致他一只胳膊和腿肌肉萎縮。這樣,他開始上訪告狀。由於那些保安背後的靠山硬,他的官司無人敢受理。經過這次災難式的經歷,他也明白了那些老百姓上訪人員的苦楚,看清了中共的黑幕。

一個偶然機會,他接觸了一位法輪功修煉人,聽到了一些法輪功學員修煉的心得體會,那些堅持「真、善、忍」的信念、在人生挫折中,以大善大忍的胸懷處理好了遇到的很多令人難以想像的矛盾和衝突,令他著實感動。同時,他也了解到了很多包括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事實,知道了更多的真相。於是,他毅然以真實姓名聲明退出了曾加入過的中共黨、團、隊組織,選擇與中共決裂。

他的被毆打致重傷,某種意義上講由壞事變成了好事,使他能在上訪中,認識、了解了中共的恐怖和邪惡本質,在與法輪功學員的接觸中明白了法輪功真相,使他完成了人生路上關鍵的轉折,避免了一條道跑到黑、繼續助紂為虐、最後成為中共的殉葬品。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