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沂州:中共喉舌的抵賴與涉案疑犯的自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江澤民集團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被曝光後,中共一直當作國家機密掩蓋著,面對國際社會的指控,不敢公開討論回應,在外交場合也只是用「死囚」來掩蓋活摘器官的罪惡,並且常以外交辭令耍流氓否認。特別是在今年第26屆香港世界器官移植大會(TTS)之際,中共喉舌自欺欺人的否認其活摘罪惡,污蔑法輪功。

十月十六日,新華社借中共在武漢召開的有關器官移植的「專場研討會」之際,打著所謂「國外學者」的幌子,誣陷活摘是「謠言」,再度抵賴其活摘器官的罪惡。但中共喉舌的抵賴能賴得過涉案疑犯的自供嗎?

中共嚴密封鎖活摘罪惡消息,對於一般民眾可能是個秘密,但對於中共高官早就是公認的事實,「追查國際」曾經對中共許多涉案高官及醫生進行電話調查(詳見《追查國際關於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證據專輯》,這些疑犯有的已被中共自己以反腐的名義送進了監獄,有的仍然逍遙法外),發現他們不但坦承中共活摘器官,還證明處級以上官員知道這個機密。

如遼寧省委政法委副書記唐俊傑說「那個我分管這個工作」﹔原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周本順承認:「我們的國家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這樣的事情,我們國家存在著這樣的事情」﹔原中共中央政法委辦公室副主任魏建榮承認活摘器官的「事情這很早了」﹔李長春說:以活摘之由給薄定罪的事周永康知道﹔總後勤衛生部長白書忠坦言活摘是江澤民的批示﹔薄熙來說是江主席下的密令﹔中央政法委李姓職員則說處級以上官員知道這個機密。這一切證明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對於中共高官們來說不是甚麼秘密,已經是內部公認的事實。

而且那些涉案醫生也坦然承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駐北京豐臺的解放軍307醫院移植科腎源聯繫人陳強承認他們是官方、警方、監獄一條龍的運作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交易,還可提供證明法輪功學員供體身份的材料﹔錦州法院刑庭警察明確表示可以提供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但要看出價的條件﹔解放軍錦州205醫院移植科主任陳榮山強調法輪功學員的供體是從法院來的,而且再三保證不透露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秘密﹔從北京、天津的器官移植中心的主任醫生、到上海、武漢、廣西的醫院器官移植科的醫生,從北到南跨越全國,都直言承認用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做供體,而且保證一至兩週內可實施手術。上海復旦大學中山醫院肝臟移植中心的醫生回答患者問:「有沒有這種煉法輪功的這種提供的,……」回答:「我們這兒的都是這種」。

我們知道,做器官移植手術,必須有鮮活的供體器官,而像心、肝等類器官,對於供體來說只能一次性提供使用,也就是供體一旦提供了這類器官就意味著死亡。具體說,這邊病人做了器官移植手術,那邊供體已經被做了活摘器官手術,供體早就因活摘器官手術死亡,這不僅僅是一個醫學常識,也是良知問題和社會常識,無需求證,只要有人性思維都懂這點常識,也就是說,只要有人做心、肝等類器官移植手術,就會有人被活摘器官而死亡。而據國際社會多方調查證明,中國在一九九九年後,中國器官移植出現了爆炸性的急速增長,這說明有相當大的人群因當局活摘器官而死亡。

追查國際調查發現,一九九九年後,中國移植出現了人類有史以來最奇怪異常的現象:如,器官等待時間極短,急診移植數量驚人,多臺移植手術經常同時進行(如:一個醫院一 日內竟可完成二十四臺肝腎移植),用活人做備用器官供體,二零零六年出現大量突擊器官移植、甚至活人肝腎器官免費促銷,形成了世界性的移植旅遊。以肝移植為例,一九九九年以前中國二十多年肝移植累積總數僅一百三十五例。一九九一至一九九八年,八年肝移植共七十八例,平均每年九點七例。一九九九至二零零六年八年,肝移植一萬四千零八十五例,平均每年一千七百六十多例。同時間比相差一百八十多倍。這還只是中共公開的數量,實際數量還要乘上更大倍數。都提示中國有龐大器官活人供體庫的存在,這些供體被中共以活摘器官方式殺害了。

其實,對中共血腥暴行本質有所瞭解的人們,聽到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時,他們並不會質疑,因為中共就是從歷次政治迫害運動中一路殺將民眾過來的,不論哪個人和團體,一旦被中共推上對立面,就會被扣上「反黨」、「反革命」、「階級敵人」等帽子,任意殺戮,甚麼手段都會使出來,如:中共在肅反等運動時,為了節省子彈,用活埋、燒死、淹死、凍死、煮死、亂石亂棍砸死、活剝人皮等酷刑處理了許多「反革命」、「黑五類」,張志新被「活割咽喉」、文革中的「人肉筵席」、中共為紅色高棉發明瞭「活體取腦」酷刑、計劃生育人員「活摔嬰兒」等等,人們都能記憶猶新,所以大部分民眾對中共活摘罪惡,都認為中共會做的出來。

事實上,當元凶江澤民把法輪功學員內定為「階級敵人」,並叫囂「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的時候,卻遇到一個問題,就是如果公開殺害善良民眾,必然引起國際社會的譴責制裁,所以秘密虐殺法輪功學員就成為其主要手段,那麼,中共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的罪惡就在此時應劫而發生了。在江澤民的滅絕密令下,由迫害先鋒薄熙來(已淪為囚徒)在遼寧大連當政期間「開創」了活摘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邪惡「先河」,江澤民的家奴羅干、周永康(已淪為囚徒)、徐才厚(未審先病死)、郭伯雄(被查辦)、王克和廖錫龍(被抓)等之流則藉此樣板在全國推廣,使中共軍隊、武警、政法系統、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特務組織)、醫療系統和器官黑中介互相勾結,形成規模龐大的活摘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和屍體的一條龍殺人機制,使活摘罪惡形成產業化、軍事化、市場化、黑社會化。製造了「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二零零六年,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被曝光於世後,中共江澤民集團一直當作國家機密掩蓋著,面對國際社會的指控質疑,不敢公開討論回應,在外交場合也只是用「死囚」來掩蓋抵賴活摘器官的罪惡,並且常以「境外勢力攻擊中國司法制度」為外交辭令耍流氓否認。但中共為甚麼對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強制抽血?為甚麼強行秘密火化冤死者?冤死者器官部位的刀口怎麼解釋?被盜取的器官哪裏去了?那些失蹤的許多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關押在哪裏?還在不在人世?為甚麼拒絕國際社會獨立調查?中共為甚麼不敢提供死囚名單?器官捐獻到底有多少?器官移植奇蹟是怎麼形成的?等等,中共至今給不出完整的答案,只是一味的否認罪行。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美國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聯合發佈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最新調查報告。報告顯示,中國發生的實際器官移植數量遠遠超過官方公佈的數字。三位聯合作者估計,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每年約為六萬至十萬例。在過去十五年中,在中國大陸,估計進行了大約一百五十萬例器官移植手術。這些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因為強摘器官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數量比之前的調查所估計的要高得多。

這份約二十四萬字的最新報告是基於對中國數百家移植醫院的調查,引用2300多條參考文獻,取材包括媒體報導、大陸官方宣傳材料、醫學期刊、醫院網站以及大量被刪除的網頁存檔。報告對大陸移植醫院的器官移植手術量、病床週轉率、移植專業人員數量、技術培訓、政策法規、政府資助項目等進行了深入分析。最新調查發現,中國的器官移植具備「按需移植」的特徵,雖然缺乏有效運作的器官捐獻系統,卻一直有著充足的器官供應。大衛•麥塔斯指出,大陸器官移植數量猛增和迫害法輪功的時間契合。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譴責。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一致通過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強摘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良心犯器官,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美國國會、歐洲議會及英國議會分別舉辦了聽證會﹔引發國際主流媒體前所未有地持續聚焦圍剿中共活摘器官罪行,中共成了眾矢之的,千夫所指,使中共江氏餘孽極度恐慌,自感末日臨近,便開始公開抵賴漂白,如在今年第26屆香港世界器官移植大會(TTS)召開之際,中共喉舌突然發聲,公開否認其活摘罪惡,污蔑法輪功。但中共江氏餘孽拿不出實質性的證據,否認活摘罪惡成了無力的漂白抵賴,連中共站臺人黃潔夫也沉默變臉,匆忙在大會前溜走。

近日,中共又召集了一些來自其它國家的「專家」,在武漢召開了一場有關器官移植的「專場研討會」,否認法輪功修煉者對中共活摘良心犯人體器官做移植的指控。現任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的黃潔夫,在這個會上拒不承認中國近年來器官移植手術數量超常暴增。十月十六日,新華社藉機打著所謂「國外學者」的幌子,又做了一番潑婦罵街式的宣泄,誣陷活摘是「謠言」,再度抵賴其活摘器官的罪惡。

而在此前,即八月二十四號《人民日報》海外版刊文稱,炒作中國「活摘器官」者被打臉。不過《人民日報》等中共喉舌們可能忘了,關於活摘大罪,他們的主子高官等案犯們早就「自白」供認不諱,中共喉舌的漂白能賴得過涉案疑犯的「自白」嗎?一邊是中共喉舌的無力漂白抵賴,一邊是中共高官疑犯的有力「自白」,誰打誰的臉?這不很明白嗎?可是,打臉掌嘴還是小事,抵賴完了,就是天懲報應和法辦追責!

──轉自《明慧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