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國需要千千萬萬個鄭成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16年的12月2號,中共最高法院終審裁定並且宣判聶樹斌無罪。

這起冤案之所以能翻過來,首先得歸功於一個人——多年來一直堅持為聶樹斌翻案的原廣平縣公安局原副局長鄭成月

2005年1月18日,鄭成月將外逃10年的殺人疑犯王書金抓捕歸案,王書金隨後對自己所做的多起強姦殺人案供認不諱。誰知就在案件即將告破,警局上下都等著為鄭成月慶功之際,卻出現了意外的麻煩——王書金交待的一起姦殺案早在10年前已經結案,犯罪嫌疑人聶樹斌也已被執行死刑。「一案兩凶」被媒體報導後,輿論一片嘩然。此後河北省下令複查聶樹斌案,嚴查王書金案。當鄭成月翻看完10年前的案件材料時,幹了多年刑警的他氣憤不己。

回憶起當時的情形,鄭成月對採訪他的媒體說:「七天沒有口供,這怎麼說,聶樹斌在我們瞭解的時候,村裡人都說口吃,說一句話說半晌說不出來,刑事訴訟法怎麼規定的,對於這樣的人必須點明口吃,一點這個都沒有,聶樹斌說話甚至比我說得還快呢,可能嗎?這不是在作弊嗎,我自己在屋裡看著,自言自語地哢一扣卷,我說純粹是假的。」

然而出乎鄭成月意料的是,這起在他看來明擺著的「冤案」,省高院的複查結果卻遲遲不出,而檢方在起訴王書金時,也將與聶案重疊的案件劃去,這讓鄭成月既憤怒又無奈。

自從王書金被捕,家裡沒有一個人去看守所看過他,抓捕他的鄭成月成了唯一來探視王書金的人,鄭成月時常會買些食品和生活用品帶給王書金。王書金對鄭成月說,我這一生中家裡沒人對我這麼好,因此稱呼他為鄭哥。鄭成月對王書金說,書金記住,如果說你前面你說錯了,你現在更改,不晚,要是你幹的,你記住,不管誰問也如實地說,這就行了。王書金回道,你放心吧。

2007年3月12日,石家莊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王書金死刑,立即執行,法庭上王高喊,我明明殺了三個人,怎麼變成了兩個,引發現場一片哄笑。一審後,王書金不服,提起上訴,上訴程式不同尋常地持續了六年之後,2013年河北省高院做出了維持原判的終審裁定,之後案件交由最高法進行死刑覆核。意識到王書金一死,聶樹斌案將失去最重要的線索,曾經努力要將王書金繩之以法的鄭成月又開始四處奔走呼籲留住王書金一命,他給在政法系統工作的同學朋友寫信,陳述案件中的種種漏洞,鄭成月笑稱自己是在「堵著正義的槍口」。

自從聶樹斌被執行死刑後,他的父母一直四處上訪,為兒子伸冤,十年後王書金的出現終於讓老兩口第一次看到了希望,2007年王書金案一審開庭的當天,聶樹斌的父母找到了鄭成月。他們問鄭成月:我想聽你辦案(的人)說句實話,我兒子到底是不是凶手?鄭成月跟老人講,大媽,你兒子不是凶手,不管哪一級領導來調查我,只要我這個頭在這兒長著,我就會說實話。此後出於對老兩口的同情,鄭成月以私人名義主動幫他們尋找律師,並幫助律師分析案件中的種種疑點。與此同時,他還經常到獄中看望王書金,鼓勵他如實交待案情。

可是,自從2005年「一案兩凶」曝光後,鄭成月便經常受到上級紀委的調查,有關他的各種非議和謠言也時常在網路上和家鄉廣平出現。有好心人當時勸他,鄭局長,小心點兒,怎麼怎麼。鄭成月說,大不起就這一條命吧,大不起我這個局長不當了吧,不就這嗎!

到了2009年,49歲的鄭成月被莫名其妙地停職了。「當時有幾天我都不出家門,自己在屋裡喝酒,我在想啊,人家把人殺錯了,還不認錯嘞,你當個警察,小官不大非說實話不行,別說說假話,也許對這個案子一個模糊,馬上就陞官了,但你就是不模糊」。鄭成月對記者回憶說。

這之後,一連串的的打擊接踵而來。愛人多次喝藥自殺、兒子國考第一卻未被錄用、在未簽署法律認定書的前提下被凍結家庭財產……講到家人的這些遭遇,鄭成月眼含淚水。用了11年堅持真相,面對常人無法想像的壓力,鄭成月做了一場關於職業操守關於人格的實驗。

鄭成月之所以一直堅持在聶樹斌案中說真話,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因為他的父親也曾是一個冤案的受害者,文革初期,鄭成月的父親被誣告罵了領導人,之後便被打成了反革命入獄,從此六歲的鄭成月便流浪街頭,靠撿拾爛菜葉長大。直到1978年,鄭成月的父親才被平反。鄭成月成為警察後,他爸爸跟他說,記著,當警察什麼時候都要實事求是,不能作假,不能害人,所以在聶案上他一直記著爸爸這句話。

中共國是當今世界最大的謊言國,很多人為了自身的利益,都習慣了面對謊言麻木不仁,明知道「皇帝的新衣」是假的,也不去戳破它,甚至還跟著附和。但也有一些敢於揭穿謊言道破真相的勇士。為還聶樹斌清白不惜犧牲個人前途的鄭成月便是其中的一位。如果說聶樹斌案是件「皇帝的新裝」,那鄭成月就是堅持道出真相的人。

環顧當今中國,可謂冤案成堆,蒙冤的絕非聶樹斌一人,有成千上萬,要還他們的清白,中國需要更多實事求是,揭穿謊言道破真相的勇士。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