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賺5000 大陸「職業試藥人」背後黑幕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12月20日訊】陸媒近日報導,在中國有一個有些神秘的群體:他們中有的身體健康,但為了換取每月數千甚至上萬元的報酬,而成為新藥試驗的「小白鼠」。有「職業試藥人」後悔試藥,想起試藥經歷說,「如果重來,不會選擇試藥」。

12月19日,大陸多家媒體報導,中國每年都有大量新藥上市,幾乎每天都有藥物臨床試驗進行。這些藥在動物身上試過毒性後,便開始在健康人身上測試安全性,之後在病人身上測試療效。

2011年,中國有800多種新藥進行人體試驗,涉及試藥人約50萬人。打開搜索試藥兼職群,能出現上百個500人大群。群裡不斷有新人加入詢問試藥資訊,也有人退出群聊,不再參加。

試藥成為給他們帶來收入來源的途徑,但試藥的風險跟賠付保障缺失,讓職業「試藥人」面臨著巨大的不安。

受試者楊雪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和「試藥」沾上邊。她和男友在昌平開了燒烤店,到了冬天,店裡沒有暖氣,生意越來越差,經濟狀況直線下降,楊雪開始尋找各種兼職資訊。

「試藥」的資訊是楊雪在一個宣傳欄上看到的,白色小紙條上寫著簡單的幾行字,楊雪記住了「5天5000元」。

第一次去體檢,楊雪害怕極了,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會是什麼。測心電圖時,楊雪開始心跳加速,最終因心率過快沒有通過體檢。

一家醫院體檢沒過,她再次跑到另一家醫院篩選,11月3日,在北京某大型醫院藥物Ⅰ期臨床試驗研究室外,20餘名受試者排成4隊,等待護士檢查前兩天入職體檢抽血留下的針眼,楊雪非常緊張,生怕再選不上。畢竟「5天5000元」的藥物試驗很有吸引力。

試藥灰色「利益鏈」

但楊雪不知道,有的受試者甚至拿假身份證都面不改色。今年王峰(化名)就在佑安醫院用假身份證通過篩選,參加了兩次試驗,拿到近一萬元補償金。

除了用假身份證、用他人尿檢,受試者還有很多招數通過體檢。隱瞞病史,在尿裡摻水以降低蛋白濃度,體重不夠就揣倆手機或者弓著腰。

報導稱,在一種新藥進入市場過程中,從醫藥企業——臨床試驗代理機構——試驗基地(醫院)會有一個完整的利益鏈條。

在試藥這個灰色鏈條中,受試者、中介、藥廠,每一環「都可能是造假者」。

楊雪查詢得知,每種藥物上市之前,都要進行人體試驗,分Ⅰ、Ⅱ、Ⅲ、Ⅳ期,其中Ⅰ期試驗要求在健康人群中間進行,Ⅱ、Ⅲ期試驗在病人中進行。

楊雪這次參加的是一種治療癲癇的藥,屬於Ⅰ期試驗。同去的3個女生因抽煙、吃藥,擔心不能通過尿液檢查,就用了楊雪的尿。

進行藥物臨床試驗時弄虛作假,特別是體檢時矇混過關,在受試者這個群體中,已是見怪不怪。

受試群體中流行著各種矇混過關的方法:吸煙的人想通過尿檢,可以在尿檢的時候,滴一兩滴白醋;用10倍藥劑量的聯苯雙酯應對飲酒問題,這樣轉氨酶就會變成正常值。

再比如,在胳膊的針眼上塗些粉底液,就可以在另外一家醫院矇混過去。也有的受試者,在醫生面前吞下藥物,離開醫生視線之後再吐掉。

北京有數十家擁有藥物臨床試驗機構的醫院,每天都有試驗進行。

據藥企知情人介紹,醫院之所以願意做臨床試驗,一方面是研究費用可觀,另一方面醫生可作為研究成果發表論文。

此前,有媒體報導,在一次試驗中,受試者周飛(化名)發現藥廠給每個受試者的費用超過3萬元,但醫生讓他們簽的知情同意書上的報酬是2500元。這意味著中間的差價被醫院和中介盤剝掉了。

一位藥廠業內人士證實,一項為期兩個月的Ⅰ期臨床試驗,費用高達2、300萬。至於醫院給受試者的費用,藥廠並不過問。

臨床試驗非常漫長,從藥物研發到上市,往往需要3——5年甚至10——20年,費用更是從幾百萬到上億不等。

知情人透露,藥廠為了縮短流程,儘快上市,或者誇大療效,可能會夥同醫生或者CRO公司造假。而作為臨床藥物試驗利益鏈最末端的受試者,往往無法有效保障自身利益。

按照規定,受試者在參加藥物試驗前應簽署一份被稱為人權保障《知情同意書》,其中包括試驗專案的內容、約定的各方責權利關係,以及藥物試驗的風險。但很多受試者認為沒用。

一位受試者表示:「作為受試者,你提出的任何意見都可能被忽略,你只能按照負責臨床試驗醫生的話去照做。」

此外,很多人只是走個程式,甚至都沒有多看《知情同意書》,就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在《知情同意書》中,對於藥物引起的傷害補償,表述一般都稱「將賠付合理治療傷害的醫療費用及適當的補償費用」。知情人稱,「這樣寫是為了模糊賠償金額」,很少聽說過藥廠給受試者買保險。

後悔試藥

今年10月31日,在北京的一次試藥體檢中,26歲的高華(化名)拿到知情同意書時,他才知道要試驗的藥是左乙拉西坦片,上面寫著藥物對成人的副作用是乏力、嗜睡、感染、暈眩。

入組前,高華想再看下詳細試藥流程,醫院卻稱所有檔都被藥廠帶走。

12月13日,高華在上海某醫療機構的藥物試驗結束,他沒有立即回北京,找了個一天15塊錢的床位住下,等待12月20日醫院的藥物試驗。

最讓高華難忘的是去年7月份,在天津泰安醫院參加抗心衰的藥物試驗。連續5天8個小時輸液,賺5500元。但高華沒想到,這次藥物的副作用強烈,參與試驗的10個受試者,都發生了嘔吐反應。還有7個被打了急救針,即時監測心電圖。

身體是自己的,高華打算明年就不做了。

曾是「職業試藥人」的何金虎(化名),想起試藥經歷,他說「如果重來,不會選擇試藥」。

2010年為了獲取1萬元受試費,何金虎曾注射抗腫瘤藥物,針管從他的小腹拔出十幾秒後,肚皮突然像被幾十根針同時紮著一般,刺痛感瞬間蔓延至全身。

剛打完藥,何金虎就出現了強烈的藥物反應,口渴、心慌、頭痛。在搶救治療中,醫生不斷給他做心電圖,總是心律不齊。

最後,何金虎退出了試驗,想找醫院賠償又覺得麻煩。此後,何金虎再去做藥物臨床試驗篩選體檢再沒有通過。

一位20歲男孩在參與消炎藥試驗後,體內產生抗藥性,生病後再吃消炎藥不再起效。

航太中心醫院藥物臨床試驗醫生建議,不要頻繁參與試藥。他說,正常人服用藥物後,在一定時間內會代謝出去。但是藥物不可能完全排出體外,如果受試者試了很多藥物,對身體会造成很大傷害。

(記者湯園綜合報導/責任編輯:凱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