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警察威脅辭職?雷洋案反轉內幕疑雲重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12月27日訊】近日,雷洋案涉案五警被免於起訴事件引爆了海內外輿論界,批評中共為包庇警方而犧牲司法公正的聲音在海外呈鼎沸之勢,期間更混雜着一些真假參雜的放風消息。日前,有海外中文媒體傳出4000警察以辭職逼迫北京當局做出前述不起訴決定的消息,引起輿論爭議。有分析認為,這是一個旨在為政法系助陣的假消息,但同時也另有分析認為,這個消息無論真偽如何,都反映出當前政法系頑固堅持暴力維穩路線,頻頻與習近平「依法治國」相抵觸的現實。

4000警察辭職要挾北京高層?

自從北京市豐臺區檢察院對雷洋案的五名涉案警務人員作出不起訴決定的消息公開後,立即在海內外輿論界引發軒然大波。在中國大陸,雖然中共宣傳系統採取了關閉網站評論功能或嚴厲查刪不利評論的嚴厲手段,仍然擋不住民間輿論對上述決定的強烈質疑和批評。在微博和微信中,尤其在海外輿論界,批評北京檢方為安撫「維穩打手」而肆意犧牲司法公正的輿論成鼎沸之勢。

日前,有海外某爆料網站拋出一個消息,稱有來自「參與辦案的消息人士」透露,北京檢方之所以做出對涉案五警不予起訴的決定,是因為有4000警察以辭職相威脅,抗議因雷洋案抓捕他們的「戰友」,令他們的「士氣」受到打擊,「形象」遭到破壞。而中共高層在這個壓力下,為了保護中共維穩打手的「士氣」不受影響,向檢方施加了壓力。

此前,該媒體還爆料了一些雷洋案的真相做鋪墊,包括事發當晚,涉案警察曾將雷洋的脖子勒住,然後數人毆打致其死亡;而調查人員在屍檢時發現,雷洋的陰囊處發現有針孔,有遺精。

這些消息在海外中文媒體上迅速擴散開來後,阿波羅網發文分析指出,上述傳聞中,有關雷洋陰囊處有針孔等說法可能是真實的消息,畢竟中共警察濫用職權肆意妄為是普遍現象;但有關4000警察辭職的傳聞卻可能是假消息,是變相為政法系助陣。

文章引述評論員「在水一方」的分析表示,雖然北京的警察不希望涉案警察被嚴懲,政法系統也會挑動警察的不滿情緒,但是底層警察如果沒有上級主管的認可,不會有多少人敢賭上自己的前途和飯碗站出來挑戰權威。尤其在中共的嚴酷體制下,即使真的有人組織起來公然對抗高層,「其面臨的結果往往不是高層的妥協而至嚴酷的整肅」。尤其,北京公安局長王小洪是習近平的嫡系,因此能組織4000人來公然「造反」逼迫習近平就範的事是不可能發生的。所以,這種傳聞只不過是某些人蓄意放出假消息來攪渾水,變相為政法系助陣而已。

分析指出,雷洋案的背後,涉及的是政法系統中江派舊有勢力和習近平當局之間的博弈。

雷洋案背後中共高層博弈的跡象早有顯露

據公開的資訊,在今年11月初,雷洋案的主要代理律師陳有西談論雷洋案的一個視頻被人上傳到YouTube上。該視頻顯示,陳有西在某個場合中談到,他接手雷洋案後發現這個案子的阻力非常大,他說:「這個案子裡邊的博弈很厲害,有非常健康的力量、很高層的力量來關心這個案子,要求一定要辦到底;也有非常大的勢力,特別是某些公安機關也介入這個案子。」

陳有西還透露,「這個案子『總書記』(習近平)很關心。我相信這個案子一定會走上法院,不可能不了了之,真正的真相,我現在也不便多說,法庭上見!」

他並表示,他自己先後兩次被「禁言」,微博也被關閉,在得到「最高層的關心」後,他的微博才再次開通。

今年5月20日,習近平親自主持召開了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二十四次會議,通過了《關於深化公安執法規範化建設的意見》等一系列制度性文件,提出了「構建完備的執法制度體系、規範的執法辦案體系」,「執法管理系統化、執法流程信息化」等,所謂保障執法質量和執法公信力的改革意見。

習近平還在這次會議上強調,「要樹立執法為民理念,嚴格執法監督,解決執法突出問題,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項執法活動、每一起案件辦理中都能感受到社會公平正義。」

時間恰好是雷洋案發生後半個月,當時的海內外輿論幾乎一邊倒地強烈質疑北京警方濫用職權,暴力致人死命。當時大陸官方媒體也一反常態的對雷洋案大幅報導,甚至有黨媒還主動質疑昌平警方的執法尺度。

對此,時事評論員唐靖遠曾對新唐人記者表示,上述情況顯示出雷洋案的背後「有高層參與的跡象」。而習近平在深改組會議中討論公安執法規範化的問題,「明顯有借力雷洋案來推進對政法和公安系統整頓的意味」。

不起訴並非終結?雷洋案山重水復疑雲重重

然而,今年11月下旬,雷洋案代理律師陳有西開始披露此案「阻力非常大」,「裡邊的博弈很厲害」;再一個月後,北京檢方做出了對涉案警員不起訴的決定。

對此,海外有輿論認為,雷洋案的「不起訴」,顯示習近平現在政令暢達方面還有不少工作要做;而北京檢方做出這樣「冒天下之大不韙」的決定,必然激起輿論風暴,雷洋案並沒有結束,而習近平在客觀上也會獲得足夠的時間來整肅公安系統中、高層。

分析稱:基層檢察院宣佈不起訴,民間絕對不會服從這樣明顯荒唐的決定,一定會走自訴這條路。而由市級法院重新受理此案後,走程序至少可以拖上半年甚至一年,在疲勞大眾關注度之後再改為輕判;如果民憤依然不能平息,雷家繼續上訴,再由市高院接手,走程序,拖時間,又是一兩年。在此期間,習近平當局可以有足夠的時間來完成對公安高,中層的大換血。待內部整肅取得壓倒性勝利後,屆時再重新判決,藉著處置雷洋案中的「敗類」,在「義正辭嚴」地了結此案的同時,收到對基層警察「殺一儆百」的功效。

此外,香港《爭鳴》今年12月曾發文分析,雖然習近平在六中全會上獲得了「習核心」的加冕,但反腐的決戰還未開打,「壓倒性勝利」並未形成,政令仍未暢通,改革仍未起步,習近平等新當權者「仍隨時面臨被腐敗集團顛覆的危險」。因此,習近平通過軍改基本掌握了「槍桿子」之後,勢必要進一步爭取握牢「刀把子」——即完成對檢查院、法院、司法部、公安部在內的中共政法系統的大換血。

文章分析,自從1989年中共鎮壓民間自發的愛國民主運動後,中共的整個政法系統就一步步蛻變成以江澤民利益集團為主的中共權貴的家丁護衛。為了維護權貴們的既得利益,他們不惜蓄意製造社會動亂,肆意阻梗政令暢通,甚至刻意阻止反腐延續,大搞結黨營私,宗派繁殖,在事實上成為了「中國法治建設的最大路障」。因此,在習近平當局要對這個系統動刀的時候,政法系舊有勢力「必將誓死捍衛過往權貴老路,而成為抗拒中國反腐及其改革的大本營」

而新當權者如果不能通過反腐來破解政法系統這一「獨立王國」,縱使不致於「作一屆滾蛋」(徐才厚語),也必遭際政令難行「形同傀儡」的悲劇命運。然而,習近平等人顯然不是甘於成為傀儡的人,其「奮起清剿政法系」就是必然之舉。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