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雷洋慘死警察免罪 中國還有沒有公理?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6年12月27日訊】【熱點互動】(1553)雷洋慘死警察免罪 中國還有沒有公理:12月23日,北京檢方就雷洋案做出決定,決定稱,涉案的五名警察行為失當,造成犯罪,只是情節較輕微的一個玩忽職守罪,所以不予起訴。這個決議一公佈,在民間立即引起了質疑的聲浪。無論是從民殺官的賈敬龍被判死刑,還是官殺民的雷洋案,警察免罪,中共判罰的尺度到底是什麼?雷洋案的判決對中國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官民對壘的情形又如何發展?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12月23日,北京檢方就雷洋案作出決定,稱,涉案的5名警察行為失當,不構成犯罪,只是犯了情節輕微的玩忽職守罪,所以不予起訴。「決定」一公布,立即在民間引起了質疑的聲浪。

無論是從民殺官的賈敬龍被判死刑,還是官殺民的「雷洋案」警察免罪,中共官方判罰的尺度到底是什麼?雷洋案的判決對中國社會將構成什麼影響?官、民對立的情緒又將如何發展?就這一系列的問題,我們今天邀請到兩位時政專家點評和分析,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另外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二位好。節目一開始,請先看一段新聞短片。

29歲的北京居民雷洋,今年5月,在北京昌平區被5名便衣警察以「涉嫌嫖娼」抓捕。雷洋懷疑遇到假警察,激烈反抗、呼救。警察用手臂勒住雷洋頸部、膝蓋壓頭、掌摑、腳踩其臉部,雷洋被拖上車後不久死亡。

12月23日,北京市檢察院公布,5名警察執法行為超出合理限度,並且沒有及時急救,事發後又故意隱瞞真相,構成了玩忽職守罪。不過檢察院認為,雷洋有妨礙執法行為,且5名警察犯罪情節輕微,因此不起訴。立刻引發輿論關注。

雷洋案代理律師陳有西曾經透露,雷洋案背後有很深的博弈:「這個案子裡面的博弈很厲害,有非常健康的力量、很高層的力量來關心這個案子,一定要辦到底。也有非常大的阻力,特別是某些公安機關,拚命捂蓋子。」

有網民直指,雷洋案的真正阻力是中共維穩體制,只要中共繼續存在,就需要警界為體制維穩,司法公正就難以到來。

雷洋,中國人民大學碩士畢業,就職於國務院下屬機構,被視為北京典型的中產階層,他生前曾在微信上說,自己不關心政治,不說負能量的話。

有學者認為,雷洋之死,讓中國的中產階層不得不從埋頭發財中抬起頭來,正視極權社會下,警權濫用一旦不受制約,人人都可能是下一個雷洋。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節目,今天的話題是「雷洋慘死警察免罪,中國還有沒有公理?」歡迎您在節目當中撥打熱線電話參與討論。我們先請傑森介紹一下,雷洋案,北京檢方作出「不予起訴」的決定,理由是什麼?

傑森:其實剛才新聞裡頭已經談明白了,理由是雖然警察有錯,但是客觀上因為雷洋吃得太飽了,飯噎出來噎到氣管裡頭,警察的責任不是主要的。另外,警察有悔過情緒,所以整個案件情節非常輕微,輕微到不足以起訴的程度。

當然,在所謂「答記者問」的過程中,反覆強調的是雷洋嫖娼,列舉的一些事實幾乎只是被起訴的警察一面之詞。而且反覆強調,過程中警察起的作用基本上就是讓他摔倒了,起來後打鬥,食物湧出來,然後沒有救助。可以看到,整個過程中非常明顯在掩蓋很多事實,然後以讓人不可思議的方式想結束這個案子。

主持人:陳先生,雷洋案,北京檢方的決定公布以後,在民間激起了特別大的聲浪,但是我們發現,現在「雷洋」在大陸的微博上已經成了禁搜詞,而且官方媒體紛紛關閉了評論的功能。我想了解一下,您怎麼看待北京對這個事是這麼緊張?

陳破空:對,這個我們經常說的話嘛,「防民之口如防川」,或者說「封口」、「滅口」,這是共產黨的一貫做法。這個做法推論下去,那就是做賊心虛,做了壞事,也就是他們做的事是不對的,是不公正的。如果「判決是正確的、是經得起考驗的」,按照它的說法。為什麼不讓人民討論、參與呢?真理越辯越明嘛!原來胡耀邦都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不怕辯論,在《人民日報》都公開辯論。一旦進入「封口」階段,事情就微妙了,也就是說,殺人滅口在掩蓋真相。

這個案件,我認為所謂的「檢方」(中共方面)經過了算計。有四種判決,比如死刑,重判,輕判,無罪,他們算計了首先死刑是不會判的。我們以前談過,中共黑社會的規律是「官殺民免死,民殺官必死」,這是屬於官殺民,不會判死刑。死刑下來如果選擇重判,被判幾十年或者無期,它算計家屬還是會不滿,家屬認為殺人致死,殺人償命,其中5個人總得有1個人死刑。如果輕判,判幾年,它也算計公共知識分子還是會不滿,公共知識分子、公知或自由派會覺得判太輕,應該判重一點或死刑;仍然會鬧。最後就乾脆來個無罪,要包庇警察就包庇到底,它是有全面算計的。

在無罪的基礎之上,如果你們要進一步運作的話,比如所謂「刑事自訴」,最多搞一個輕罪,甚至緩刑,最後放人。它把最低點先拿出來,所以是冒天下之大不韙,是完全無視民意的表現,視民意如無物的姿態。

主持人:我們看到,現在是官、民各執一詞。傑森博士,我想了解一下,在您看來,官方說的有理還是雷洋的家屬占理?官方現在說,這些擄民的警察是犯了情節輕微的「玩忽職守罪」,但是家屬卻指控他們犯下了故意傷害罪、濫用職權罪還有偽造證據罪。在您看來哪一方更有力?

傑森:要是從檢方的一些細節推測的話,至少它承認偽造證據或撒謊,阻礙行政監察這一點基本上連檢方都承認。換句話說,這些罪名是真實存在,只是檢方在起訴的時候,一開始就把這些罪名放在一邊,用最輕的「瀆職罪」起訴。也正是因為瀆職罪,才發往像豐台地區檢察院這麼小的地方偵查。

目前看來,事情發生在中共檢方23日公布消息,同時自說自導以「千龍網」答記者問的方式,又把它的說詞公布一遍。看那份說詞,事實上比以前11次所謂的「新聞公布」有很多變化,但是整個說法好像圓得更全。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雷洋的辯護律師陳有西又發了8項聲明,其中有一項聲明詳細列出回應27,000字的申訴書。這份27,000字申訴書因為細節不能公布,有些案子還屬於機密,不能公布,但是至少列出來一些核心點,比如其中七八條談到,以前的事件已經明確證明是故意傷害致死。這一點從起訴都沒有起訴,這一次又矢口否認,說是吃飽撐著氣管。

第二,以前從來沒有任何證據、實際物證證明雷洋有嫖娼情節,這一次居然把這件事情當為事實給記者陳訴,事實上這完全是違法的做法。還有其它一系列做法,條條在理的列出七八條來,檢方說法是不對的。當然,某種程度上講因為現在中國真理缺失,任何這種事情都是權力的表現,這也就是為什麼陳有西律師要求檢方退回偵查部分,進一步偵查一些相關事實。

已經拖了七八個月,這麼簡單的事情,很多基本事實還沒有確立出來。

主持人:陳先生,您剛才提到一是官殺民,一是民殺官,官方的判決迥然不同。無論是雷洋案還是之前的賈敬龍案,官方判罰的尺度為什麼會這麼大?

陳破空:我們看到最近幾年就是兩個現象,一是政治局委員薄熙來的太太谷開來殺人,那是非常手段,非常殘忍,親自灌毒藥殺了英國商人,根本沒有投案自首的情節,幾年之後才被王立軍舉報爆發,但是最後說她是「悔罪」,免死,沒死。反過來,小販從最早的楊佳到最近幾年的夏俊峰殺死城管,到前不久的農民賈敬龍殺死腐敗、貪汙、有勞教前科的村官,都被判死刑。

現在又來一個例子,5個警察打死一個平民、知識分子,免罪,不是免死而是免罪,比谷開來還更進一步。也就是說,這個共產黨集團權力傲慢到這個程度,它公開宣示,它這個判決等於是冒天下之大不韙,不管輿論多沸騰、不管網上有多少都刪貼,然後用水軍去圍攻,用五毛黨圍攻,顯示好像有另一套輿論在支持政府;反政府的一律給刪掉。

它這就是已公開宣示,宣示的潛台詞就這麼說的,它說:「我就是腐敗集團,我中共集團就是腐敗集團,就是既得利益集團,就是黑社會,我就這麼辦。我們的法律、我們這一套東西建立起來就是維護官府,就是鎮壓人民、統治人民、懲罰人民。怎麼樣?」它公開叫囂的潛台詞就是:「你們有本事來推翻我。」

中共就好像一個黑社會集團,非常凶悍,控制了一座村莊,村民們敢怒而不敢言、戰戰兢兢、誠惶誠恐、很恨它,但是沒辦法。黑社會頭子就公開叫囂:你要是打了我的黑兄弟、黑爪牙,我就是懲辦你們村民。黑爪牙打了你們,對不起,我最多給你們燒埋費;你要是敢打死我的黑爪牙,就斬死,一定殺死你。公開的叫囂。

中共當時占山為王,土匪起家、暴力起家,就是一夥土匪奪取了政權,經過了六十多年、半個多世紀,仍然沒有變化為執政黨,仍然是一夥占山為王的土匪集團,本質上匪性未改。它的這些潛台詞非常明確,最後的潛台詞就像是黑社會對村民叫囂:「你們有什麼辦法?你滿城僅只一百多戶人家,幾百號人,你能推翻我嗎?推翻不了。我山大王就在這裡,你得給我進貢,我還得統治你。」

同樣道理,中共現在就給全國人民發出了叫囂令:「你們有本事來推翻我,你們推翻不了我,對不起,我就這麼統治下去了。」中國可以說是暗無天日,我們經常比喻中國是封建王朝、是紅朝,實際上連封建王朝都比不上,封建王朝的皇帝、清官、卿差大臣還經常平冤假錯案。1990年代末期,有著名的電視劇《雙鳳奇案》,大家可以去看看,非常感人,孫玉鳳和另外一個尤彩鳳攔駕告狀,結果冒死攔了太后的駕,最後她們的冤案得到了平反、昭雪。

雷洋案鬧得這麼大、影響這麼廣,那麼多的知識分子、中產階級有話語權的,能夠用互聯網、用微信的都動員起來了,但是官府仍然可以壓下去,甚至悍然給5個警察免死、免罪,這樣的情況,這個政權是狂妄到了極點,就是打賭人民不敢推翻它。對人民的刺激能達到什麼程度?我們就看看中國人13億人將來究竟如何反應。

主持人:想聽聽傑森的分析。

傑森:其實在我看來,網民的輿論從來都不是主導中國司法走向的核心力量。這件事情,從剛才我們看的新聞報導,陳有西律師在一次會議上的說法是,從一開始他敢於接這個案子、敢於持續這個案子,他唯一的希望是什麼?是他認為中共黨內還有另外一個聲音,他覺得黨內高層有人在關注這件事,這是他唯一的希望,他在最近8點聲明最後一點也說到,希望黨持續依靠體制內、外正義的聲音。當然,體制內是核心思想。

整個事情給人感覺非常明顯,他有這個想法是因為體制內有聲音讓他做。從一開始我們可以看到,雷洋案為什麼從一開始警察殺老百姓,最後能持續7個月,甚至把警察還都逮捕了?這件事情與中國最普遍存在的警察殺老百姓的案子已經不同了,從一開始我看到的就是中共高層有博弈的因素在裡頭。

最開始,官方媒體居然大力報導,到現在這一次檢察院出台,只有千龍網出面給檢察院發聲,很多中國官方的其它媒體根本沒有跟蹤,而整個事情的「封網」,我們也知道都是一個勢力在做的。可以非常清楚看到,這個事情從一開始是博弈,到此時此刻,非常絕對地說,是一派在決死一搏,在跟上層另外一個聲音打對台。

當然我們知道千龍網的背景,因為今年三月份,千龍網非常直接地對「任志強案」赤裸裸地站出來,展現出它是劉雲山的後台,它直接可以叫板王岐山、直接可以暗示習近平的問題,就可以看出整個事件背後絕不是簡簡單單的雷洋案問題。雷洋案引發很多網民的關注,這只是大背景,網民的關注通常只有爆發力、沒有持久性,但是這件事情的持久性是展現另外一個因素在裡頭。

主持人:我分析您的意思是,從習近平執政開始,就強調要「依法治國」、「依憲治國」,但是北京檢方現在公然做出為5名凶嫌開脫罪責的決定,免於起訴。您認為這是在唱反調嗎?

傑森:我的感覺,事實上這是他背水一戰。因為我知道這個派系的人,針對所謂「依法治國」、「依憲治國」抵著不做的這一派系的人,是歷史上背了血債的人,他知道現在唯一還能維持住的就是底層這些警察對他們的信任。警察還一直堅信,所謂習近平提的「依法治國」、「依憲治國」是唬老百姓的調子,他們底層還可以任所欲為地做,想打死誰、打死誰,然後一定有整個一個勢力給他幫忙,這種堅信的力量它必須在這個案子中維持住;如果維持不住,真的把警察抓了,或者把警察簡單就判了刑,那麼對整個底層警察的信譽度就損失了,換句話說,歷史上維持血債的那一群人,他們最後的底線就消失掉了。

底層的官員一旦嘩變,它整個就維持不住了,從上到下都維持不住。因為上層已經層層潰敗,現在就維持了底層,它需要維持底層,因為信息不暢通。中共從上到下一直到底層警察級別的人,基本上他們是不了解上層在幹什麼,加上中國的輿論封鎖,在這個過程中,他能看到的特別是雷洋這種標誌性案件,如果警察能勝、警察能被無罪釋放,他們就知道誰在當權,就會延續他們認為當權的那個人的意志走下去。

主持人:陳先生,據我們所掌握的信息,習近平曾經就雷洋案作內部批示,要求依法公開查處。但是北京檢方做出這樣的決定,想聽聽您怎麼解讀這個事?

陳破空:這可以作兩個分析。我們知道在溫家寶當總理的時候,也作過一些很好的批示,包括溫州動車案,說是要公開查處,給人民清楚的交代,甚至在現場擲地有聲地說,但是任何案件都是無疾而終,最後不了了之;一個總理所說的話也沒算數。當然後來發現溫家寶也是個弱勢總理,他是被另一派人、當時確實是被江澤民陣營給控制了,像周永康那一批人。

也就是說,總理說的話根本起不了作用,甚至原來有一個盲人律師陳光誠,在危難之中給溫家寶寫信,認為溫家寶能管這個事,但事實證明溫家寶也管不了。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講,那就是習近平權力沒鞏固。習近平如果真是有心要公開辦這個事,居然有人就頂著做了,說明習近平的權力並沒有完全鞏固,還得看「十九大」見分曉,究竟是權力的哪部分還沒鞏固。

但是話又可以反過來說,講「依法治國」、「依憲治國」,從鄧小平、彭真時代,人大委員長彭真就講依法治國,不乏真誠,一直到今天習近平、王岐山還在強調依法治國,我們可以客觀理解也「不乏真誠」。但是我認為在共產黨沒有完結,在一黨專政下根本做不到!

我們把雷洋案換個位置來看,5個警察打死1個平民;如果是5個平民打死1個警察呢?那5個平民全得死,全得給政府殺死,而且找各種理由:罪大惡極、情節惡劣。不管網友怎麼反彈都得殺平民。我們再換一個位置,如果這5個警察打死的是一個高幹子弟呢?比如北京市委書記的兒子、劉淇的兒子呢?那就不得了了!那北京市委一定要把它辦到底,這幾個警察算什麼?你們就是平民來的嘛、狗仔子嘛、狗腿子嘛,高幹子弟你都敢殺嗎?那不得了,肯定是維護高幹子弟,那警察其中要死幾個或者是無期徒刑。

我們再換一個位置,把這個案子換到美國,發生在美國。美國發生了5個警察打死1個平民的事情,那就有人抗議、示威、上街;有人聘請律師而且報紙頭條報導,頭版頭條,網路絕對不會封鎖,甚至於最後的判決是什麼呢?陪審團。陪審團是由一般公民組成的,而且這些公民都是隨機抽樣來的。你叫中國這樣做,做到做不到?如果中國像美國這樣,人民上街遊行示威,政府肯定是彈壓,法院根本不是人民開的,人民法院實際上是鎮壓人民、判人民的。如果中國有陪審團制度,由普通公民組成陪審團,事情完全不一樣。

比如這起案件的重大疑問現在沒有解決,說他嫖娼,現在仍然說嫖娼,在汙名化,律師都說了是汙名化;另外,警察打死了人,說是因為他當天晚上吃得比較飽,是食物給噎死了。人家就打了個例子凶犯殺人,開槍射擊,最後說對方流血過多致死,自己負責;還不是凶嫌或者警察。這些理由、任何一項理由拿出來都是荒唐到極點,就算檢方在記者會上說的一系列什麼踩壓、更壓、擠打、掌摑,最後又是用腳踩壓,所有這些都是嚴重的故意傷害罪。

最後這個人死亡了,還說凶嫌是輕罪,就憑檢方自己公布的都是重罪,到最後檢方還說「妨礙公務」,一系列的罪行只是「玩忽職守罪」,是不小心。玩忽職守的意思是不小心、打瞌睡、沒有接聽電話或者不小心撞到一個人,那叫「玩忽職守」,或者該辦案你遲到了一點,那叫「玩忽職守」。

連「玩忽職守」都提不出來,一個不提,最後說「免於處罰」。這簡直跟全國人民開了一個最大的玩笑,是2016年最大的玩笑,而且這個玩笑加一個定義──惡毒的玩笑,是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中共當局給全國人民13億人開的最惡毒的玩笑,是21世紀最大的玩笑。

主持人:現在線上已經有兩位觀眾朋友在等待,第一位是加州的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主持人好,陳博士好,傑森博士好。我認為雷洋慘死,中共當然永遠不會有公理的,它是獨裁、極權、暴力政權,過去它就用草菅人命的方式虐待高智晟律師,還暴力毆打他的女兒。對陳光誠也是一樣,還說陳光誠瞎子犯罪,對他已經夠好了,中國警察一點都沒有錯。胡說八道。而且中共現在在外交上打壓中華民國,在國際間欺善怕惡,川普、蔡英文對它凶,它就怕得要死。我看將來只有川普跟蔡英文這樣二類的人可以治它,叫它學乖一點。太不像話,太沒有人性了!

主持人:謝謝。第二位是加州的黃先生,黃先生您好!

加州黃先生:主持人好,陳破空先生您好。我的看法,第一,體現了中共制度上的無法無天,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人,地地道道的流氓,一個治國的流氓;第二,習近平提出「終身追責」,這是最好的兌現;第三,希望美國候任總統川普,對中共的人權能夠給予一點懲罰。我說完了。

主持人:好的,謝謝兩位。二位對於觀眾朋友的說法有沒有什麼回應?

陳破空:基本上說,觀眾講的要點都對。我想補充一下,中國政府中共當局的做法基本上是跟人民過不去、跟人民作對,這一次真的是跟整個人民作對了!因為什麼呢?這一次輿論的聲浪很大,我知道除了人民大學的校友在簽名、清華大學到處都在簽名,到處都在聲援。因為它觸犯了中產階級,雷洋的身分很有代表性,公務員、知識分子、人大畢業的碩士生,也是中等收入群體。

據說雷洋案的判決一出來之後,移民諮詢爆增,反映這裡人待不下去了。有人就說,為什麼最近霧霾深重?原來冤情深重。雷洋案只是一個代表,冤情很多,包括法輪功學員都是冤情,很多的冤情,這個國家就是處在陰霾之中。我說,霧霾就是中國毒素的表現,整個中國有毒素的表現,雷洋案就是這樣的大背景下、有毒的空氣下的一個悲劇。

主持人:之前網上有消息,當局準備拿出1,200萬讓家屬封口,但是我們看到最新的消息說,雷洋的家屬已經提起申訴。我們想知道的是,一個家庭能夠對抗國家機器嗎?傑森,您怎麼看?

傑森:我的感覺是,雷洋家屬現在做的事情對於全國人來說都應該感謝。因為雷洋案已經變成了標竿案件。按陳有西律師說,他維持這個案子,在巨大的壓力下很多律師都已經退出了,他堅持做下去,他心中想追求公平、正義的理想。換句話說,在中國追求公平、正義是有風險的,是一種理想或夢想,但是有風險。

雷洋家人如果能放棄那麼巨大的經濟誘惑,當然,1,200萬是納稅人的錢,拿納稅人的錢封老百姓的口,這本身就是卑鄙的做法,但是雷洋家庭能拒絕這樣的事情,能堅持用法律尋求公平、正義的結論,這一點讓人非常尊重。我個人感覺,中國人應該持續支持雷洋家庭,繼續追求案情的正義解決方案。

陳破空:拿巨額費用封口,這個做法也是黑社會的做法,就是封口費,擺平一單算一單,如果以目前通俗的說法,「為人民服務」變成「為人民幣服務」,人民的事情拿人民幣來擺平。所以中共是不打算搞法治,它是一單一單的解決。如果是真正的法治像美國來說,你交給陪審團、交給法庭、交給律師、交給社會去解決,國家有制度在運行,自然會有長治久安;中共並不打算長治久安,而且這一次它不惜得罪這麼多人,那簡直就是無視天下、無視人民;視人民如草芥,公開挑戰人民。

傑森:其實中共一直也不把老百姓當回事。我剛才談到一個概念,基本上中國網民覺得這一次因為雷洋是中產階層。在我感覺,事實上中產階層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中國其實根本就不存在中產階層的任何利益。雷洋是一名標準中產階層的擁護者,他不關心政治、不說任何負能量的話,他該慘死就慘死。

中產階層自己說有聲音,其實你在網上發聲只是沒有封你,因為官方有其它原因暫時沒有封你。在我看來,其實中國實質上的法律、真正法律上的改革,還沒有真正落實到底層,真要落實到底層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主持人:我們今天的節目時間到了,我知道線上還有觀眾朋友在等待,因為時間關係不能再接聽您的電話,請您下一次早一點打過來。謝謝二位嘉賓,謝謝觀眾朋友的參與,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