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華:北京推變革 不能用感情代替理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16年12月28日,習近平在政治局會議上說,「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2017年反腐四大重點是:加大問責力度,嚴把政治關,推進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減少腐敗存量、重點遏制增量。

4年前剛開始反腐時王岐山就說,反腐分兩步走,第一步是針對個案,把貪官污吏一個個打下去,蒼蠅老虎都要打,第二步是從治標到治本,要從根本上清除產生腐敗的制度,于是才有了新近推出的國家監察體制,習陣營要用國家的監察委來取代中共黨務的中紀委。

這算是習陣營提出的政治體制改革、「依法治國」的一部分,不過中共歷來執行的都是「黨領導一切」的專制體制,儘管近年來新的法官律師宣誓時,隻宣誓忠於憲法,不再提忠於黨,但在「黨具有一切生殺予奪權力」的專制國家,把高高在上的黨拉到憲法之下,難度之大,弄不好就成了挂羊頭賣狗肉。

如今在中共高官們的講話中,總是帶著「堅持黨的領導」這樣的大帽子,堅持黨的領導與堅持依法治國,這本身就是水火不相容的,法大還是權大,這在文革浩劫中就有了答案:一旦權大過法,國家民族就會陷入災難中,哪怕周永康在政法委專權,也是要禍害整個國家的。

如今習陣營推出國家監察制,這與孫中山在中華民國建立的五權分立體制就更接近了。「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這五權相互獨立、相互制約,讓百年前的中國社會第一次向民主共和制邁進。當年的中國人能做到,如今的中國人難道還不能重現大陸民國時期的成果嗎?

要法治不要人治、要法治不要黨治,這些道理誰都明白,但為何中南海遲遲不大規模行動呢?一方面是既得利益者的阻撓,一方面是高層對1950年代的中共抱有戀戀不舍的懷舊感。不少中共高層的改革派認為,只要反腐進行得徹底,中國就能回到1956年那種「政治清明、民眾平安、國家發展的好時期」。

然而那些官員這種孩子兒時的記憶和感受,並不能客觀地反映真實的中國,它只是理想主義者的幻覺。1956年之前與之後的歷史,顯然都不能說是「好景」,或許隻算暴風雨來前的片刻寧靜,就像癌症爆發前人體感覺還挺好的,但只要發展下去,就必然會出現黨魁為保權力的一意孤行,就必然出現破壞傳統文化的大革命。這是共產黨的基因決定的。(詳情請看《九評共產黨》)

1956年初,中共基本完成所有制的改造,提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和「長期共存,互相監督」,積極動員和團結社會各階層全力投入經濟發展,稱要把中國建設成一個經濟繁榮、國力富強、社會和諧的社會主義國家。然而很快人們徹底失望了。

當時蘇共正在批判斯大林模式,毛澤東擔心自己也會被批判,就先下手為強,在1957年夏季掀起鋪天蓋地的「反右派」運動,把整個社會重新推上了政治舞臺,並用「階級鬥爭的法寶」,使人們再次陷入了「你死我活」的爭鬥。

那時,中共努力建立的所有監督機構瞬間都完全失效了,同樣的個人攬權與個人武斷髮生在1999年6月,江澤民為了保黨的一句話,就把上億民眾推到的中共的對立面,把中國再次帶入另一場文革中。一個「610」領導小組,就把所有法制與法治一夜間全部給踐踏給葬送了,所以才有了今日腐敗遍地,黨票成了貪腐的進門票與保護傘了。

不取消一黨專制,就不可能真正把權力關在籠子裡。誰能保證今後會發生什麼呢?中華民國五權憲法或其他民主國家的憲法,前提就是取消政黨的至高權力。中國大陸只要順應這個歷史潮流,就能走出一條新路。

舍不得拋棄共產黨,關鍵就是感情上舍不得、觀念上拋不掉。有個故事講人的觀念如何決定人的一生。一個吸毒母親經常痛打孩子,但當警察把母親抓進監獄時,孩子卻痛苦不已,拚死拚活也要跟媽媽在一起。這個比喻還不那麼恰當,因為這樣的母親還是母親,只是個人道德的缺陷,但中共卻是害死了數千萬生命的西來幽靈,可以說是嗜血惡魔了,卻被宣傳灌輸成中國人「母親」。我們從小就被謊言灌輸,以為離開了這個「黨媽媽」我們就不能活了。放眼全球,不但全世界95%以上的國家沒有共產黨,人們生活得好好地,而且像蘇聯、東歐這樣的共產國家,拋棄「黨媽媽」後,比以前生活得更好。

要實現中國夢,就不能感情用事,要用理智代替感情,堅定地走正確的要走路。拋棄中共並不難,人還是那些人,只是換了體制、換了觀念,只是丟掉了中共幾十年造孽留下的罪惡包袱,只是重新撿起被丟棄的傳統文化,讓中國人「做中華兒女,不做馬列子孫」。

抉擇有時可以很簡單,關鍵就是放下那段虛幻的情感,讓理智代替感情,中國人就會有美好的未來。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