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美新國會開工 要幹哪些大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1月05日訊】【熱點互動】(1557)美新國會開工 要幹哪些大事?:本週二,美國第115屆新國會開幕,參眾兩院議員正式履職,本屆國會參眾兩院都由共和黨掌控,在川普上任之前,共和黨議員已經拉開架勢,要立即迅速的著手廢除奧巴馬時期的多項政策,在即將卸任的奧巴馬總統從12月開始也是動作連連,被外界指示為新任總統設置障礙,新國會上任後,會有哪些大動作?要廢除奧巴馬的哪些政策?難度有多大?而川普任命的內閣人員有哪些在參議院通過的時候會遇到阻力?今晚我們請到兩位時政專家就這些問題做一些分析和解讀。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本週二(1月3日),美國第115屆新國會開幕,參、眾兩院議員正式履職。本屆國會參、眾兩院都由共和黨掌控,在川普上任之前,共和黨議員已經拉開架勢,要立即迅速著手廢除奧巴馬時期的多項政策。

即將卸任的奧巴馬總統從12月開始也是動作連連,被外界指,是為新任總統設置障礙。

新國會上任後,會有哪些大動作?要廢除奧巴馬的一些政策難度有多大?而川普任命的內閣人員,有哪些在參議院通過的時候會遇到阻力?今晚我們請二位時政專家分析和解讀。一位是通過Skype連線的旅美獨立政論家曹常青先生,還有一位是通過電話連線的特約時事評論員田園先生。二位好。

曹長青、田園: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節目開始,請先看一段背景短片。

3日中午,美國大選後的新一屆國會正式開議。眾議院正式確認保羅.瑞安當選連任為議長。即將卸任的副總統拜登和議長瑞安分別主持新一屆參、眾議員的宣誓儀式。

新的一年,在共和黨全面控制參、眾兩院以及白宮的情況下,預計國會議事日程將會相當繁忙。

印第安納州聯邦眾議員Luke Messer:「今年將進行稅務改革,當然我們還希望讓美國人民儘可能安全。關於恐怖襲擊事件,我們希望兩黨合作,以打敗恐怖分子。」

對共和黨議員們來說,新的一年,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要廢除「奧巴馬健保」,同時啟動減稅計劃,並關注貿易議題。參議院還要對川普提名的內閣人選進行聽證,並盡力在1月20日前通過。

主持人:我們今天就來討論一下新國會面臨的一些任務。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們今天很可能接不了觀眾的電話,歡迎節目之後如果您有任何觀點,可以給我們發E-Mail談談您的看法。我想第一個問題先請問曹長青先生,這一屆新的國會是共和黨全面掌控,有人說這是20年來最具保守色彩的國會。在您看來,這一屆新的國會有什麼特點?

曹長青:我覺得確實正像方菲剛才強調的,有人認為它是最保守派的、最強勢的國會。確實是這樣。中文把「保守」說成好像是落後了;在西方,保守代表的是傳統理念、傳統精神,強調美國憲法的傳統立國之本。為什麼強調保守主義占優勢?因為現在參議院100名參議員共和黨占52席,比民主黨多了4席;大家知道,眾議院一共是435名眾議員,現在共和黨占了247,民主黨是188,共和黨比民主黨多了39席,是相當優勢了;再加上50個州長共和黨拿下了32個州,民主黨才有16個州,相差一半,另外有兩位獨立的州長;再加上拿下了白宮,川普總統拿下了多數的選舉人票,所以被認為這一次共和黨是拿下了5項全能,冠軍。

這種情況下,這一次不僅是保守派在參、眾兩院占多數,而且這些保守派,尤其新科、新當選的眾議員(由於兩年一選,有很多是改選的)都強烈主張美國要強大國防,不能讓中共在南中國海、在世界上擴張。第二,要強大美國經濟,要走純粹的市場經濟,而不是國家來控制、國家壟斷。第三,要強勢打擊恐怖分子,打擊伊斯蘭主義,所以要跟俄國緩和關係,加強中東的安全和美國國內的安全。

這幾項都是參、眾兩院保守派議員的強大願望,給人強烈的印象。新一屆的國會在這樣一位強勢的總統、強勢保守派的國會下,美國將展開新的、大刀闊斧的改革,給美國3億3,000萬人民帶來非常大的希望。

主持人:我們看到現在確實國會參、眾兩院議員都蓄勢待發。田園先生,新的國會應該是有一份很長的「待辦清單」,您認為在這張清單上它要集中精力處理的、最主要一些事情是什麼?

田園:這個問題我們要分成兩方面來看。川普本人是一位非常雄心勃勃的商人,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從100萬美元做到美國的地產大亨、億萬富翁。

對於新的共和黨多數政府來說,可以分兩個部分來看這個問題。第一部分就是廢除奧巴馬時期非常不得人心、不受歡迎的一些政策。奧巴馬在任期內,用行政令的方式總共下達了235條行政令,他沒有辦法在國會取得兩黨的共同支持、沒有辦法達成妥協,他就用行政令的方法來施政,這就是在美國民主政體裡面最接近於獨裁的一種方式了。

在這方面國會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比如健保法,剛才提到的「奧巴馬健保」,國會可以很快把這個健保法廢除;在移民方面,奧巴馬用行政令的方式,推進所謂「兒童時代來到美國的非法移民讓他們留在美國」,這些也可以被立即廢除;在國家安全方面,比如和伊朗協議等方面的這些東西也都可以被很快廢除。我期待的是,這部分對國會來說相當容易,因為廢除一項政策只需要川普的一支筆,或者只需要在國會獲得簡單多數就可以通過。但是第二個部分就可能具有比較大的難度。

任何一任總統,川普包括在內,都會想在歷史上留下自己的足跡、留下自己的傳統。川普政府有一些自己的政策,它想制訂的政策比如其中之一的一個問題就是稅改。稅務改革在美國已經談論了非常多年,可是到現在沒有人能夠推動,因為非常複雜,同時是很容易得罪各個方面的一個問題,所以各屆政府都不太敢動這個問題。川普如果和保羅.瑞安能夠推進稅改在國會得到通過的話,對於美國在中長期來看都是很大的利好消息。

川普在競選過程中一直想促進美國經濟、推進美國創造就業機會,在這些方面他可能也會和保羅.瑞安合作推進一些立法,但是這些立法能不能得到民主黨的支持在國會兩院通過?可能會面臨比較大一點的難度。

主持人:是,說到這,我們看到在國會的首日,廢除「奧巴馬健保」已經被提上了議事日程,預算委員會主席Mike Enzi提出廢除提案。但是這一項提案民主黨誓言要反擊,所以今天兩黨都在跟各自的議員開會。曹長青先生,您認為共和黨想達到廢除「奧巴馬健保」的目的難度有多大?民主黨方面會如何回應?

曹長青:新的國會3日開幕,參議院通過的第一個議案就是為準備廢除「奧巴馬健保」作鋪墊,通過一項預算決議,這項預算決議案的最主要核心精神,就是阻止民主黨利用國會的議事日程「冗長辯論」(費力把事拖filibuster)來廢除「奧巴馬健保」議案的通過。因為美國的政策是如果不超過60名議員的支持,用無限期的講話、占領國會講話,就可以阻止議案通過。現在這項預算決議案等於是取消了這個可能性,為廢除「奧巴馬健保」議案作鋪墊。

健保是川普總統最主要的口號啊,剛才我強調了,是參、眾兩院保守派議員當選的多數議員喊的口號:我們要以廢除「奧巴馬健保」作為我們參選的原因。是勝選的一個理念,所以當選後一定要做。因為「奧巴馬健保」現在有問題啊,第一,原來說可以自由選擇醫生。不是啊!很多人選擇醫生受到限制,而且範圍越來越小。第二,保費越來越高,而且個人負擔的額度越高,亞利桑那州的增長幅度達到116%,其它很多州都很高那就有問題了。這麼大的問題,所以現在參、眾兩院的保守派議員都強烈主張把它廢除。

這是當選的口號,要不要兌現?所以不管是多大的困難,我覺得川普總統1月20日就職之後,參、眾兩院保守派的議員一定會把它作為優先目標,排除萬難一定要廢除。

主持人:說到廢除奧巴馬的一些政策,我再請問田園先生,不管是「奧巴馬健保」也好,還是他最近通過的一些政策也好,最近,從12月開始,我們看到奧巴馬頒布很多新政策,包括廢除「國家安全出入境登記系統」、包括您剛才說的「無限期凍結北極的石油鑽探」;引發外界最關注的事情是奧巴馬對俄羅斯的制裁,包括驅逐35名俄羅斯的外交官。我想請問您怎麼看奧巴馬新近採取的這些行動?對於一位即將卸任的總統做出這麼多的舉動,歷史上是否常見?

田園:這種做法其實非常不常見。我可以這麼說,我認為奧巴馬這種做法其實不是紳士所為;如果真是一位紳士不會做這種事情,給下一任總統留下這麼多爛攤子,或者故意製造一些麻煩。比如當年里根卸任、老布什上台,老布什卸任、克林頓上台以及後來卸任,交接都相當順利,沒有任何讓人驚訝的事情,可是奧巴馬目前做的這些事情,確實可能會給川普造成一些困擾。

川普是很實際的商人,很有交易手腕,他最暢銷的一本書就是《交易的藝術》,他很懂得交易背後需要怎麼做,才能成功一筆交易。比如奧巴馬做的一件事情,他聲稱俄國政府派出駭客干預或控制美國大選,最後讓川普得以勝選,因此驅逐35名俄國外交官。外界看來,這肯定是給川普製造難看,結果沒想到,俄國總統普京反而說:我不會像你這樣,不做這種不紳士的事情,我不願意反擊。

奧巴馬非但沒有給普京製造這麼多的麻煩,反而搞得自己惹火上身。我覺得川普這個人是很實際的商人,總有一些驚人之舉,他總有一些可能可以化解奧巴馬留下的這些爛攤子的方法。

主持人:談到奧巴馬政府認為俄國政府指揮的駭客干預了大選,曹長青先生,您認為這種可能性是否存在?

曹長青:到現在為止,美國公眾沒有看到中央情報局或奧巴馬政府拿出強有力的清晰證據,證明俄國完全干預了,產生效果了。怎麼干預都不清楚,產生效果更不知道。現在一般認為,像剛才田園先生所指出來的,認為是現在奧巴馬政府用這個方式給川普政府製造麻煩,是對著川普,不是對著俄國的。這種做法就像剛才田園提到的,首先是違背先例。

我在美國住了差不多接近30年,經歷過美國五屆總統的換屆,從老布什到柯林頓、到小布什、到奧巴馬、到現在這一次川普,除了奧巴馬,沒有任何其他一位卸任總統要給下一任總統製造麻煩的。

每次美國總統大選都是在10月初,1月20日就職,中間有70天,都是給下一任總統留著機會,卸任總統不大動作,讓新的總統來執行他的政策,以國家利益為重,以美利堅合眾國國家利益為重,而不是再搞黨派之爭了,都是這樣做的。奧巴馬是我第一次看到,更顯出他政客的想法,為了黨爭製造矛盾、製造麻煩。驅逐俄國35名外交官,俄國也相對驅逐美國的話,你說大過年、元旦,怎麼辦呢?拖家帶口的,帶著太太、帶著孩子買飛機票,還要打包裹,這是很麻煩的事情。

你這麼做,雙方大使館都有蒐集情報的人員,大家都知道了,尤其包括中共駐美國大使館,可能更多特工人員地毯式蒐集美國情報,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啊!那奧巴馬政府怎麼不驅逐中國外交官呢?裡邊有太多的中共特工,完全都知道的,為什麼不做呢?包括駭客,中國在上海黃埔區專門有幢大樓是中共解放軍的駭客中心,專門對美國的銀行、美國政府、美國重要的公司進行襲擊,證據確鑿,包括中共的5名軍官都被美國法庭缺席判刑了,來到美國就要逮捕的,怎麼不做呢?所以根本上不是對著俄國;是對著川普,也是對著川普的俄國政策。

作為評論員,我認為川普的俄國政策非常正確,他當選之後要聯合俄國共同對付伊斯蘭主義,把伊斯蘭主義作為最主要敵人,非常正確。俄國沒有用飛彈瞄準美國呀,普京也沒有,雖然俄國不完全是典型的民主國家,畢竟它有選舉、有相當一部分的新聞自由,尤其要聯合來共同對付伊斯蘭。政、教合一的伊斯蘭對美國、對全世界都有非常的威脅,必須先幹掉它保證美國的安全、保證中東的安全、保證世界的安全,然後再說敘利亞阿薩德那些世俗的專制者;輕、重、緩、急。

川普上台的明顯政策,第一,在中東要聯合俄國對付伊斯蘭;在亞洲要聯合日本、南韓、台灣等民主國家,對付中共的擴張。這兩大政策我覺得是非常正確的,我們期待川普上台之後,能夠完全兌現他的諾言,推行他的兩大政策,使亞太、使中東、使世界更加和平。

主持人:說到川普的對俄國政策,接下來我們再討論他的內閣任命。田園先生,我們看到,參議院的重要任務就是馬上要確認川普的內閣任命是否能夠通過,其中最關鍵的是國務卿的任命,川普提名的是美孚CEO提勒森(Rex Tillerson),民主黨已經明確表態,不會贊成這一項任命。我們也都知道,很多人對這項任命的質疑是他跟普京的關係。在您看來,國務卿的任命是否可能發生變數?比如不被通過。您認為川普挑選提勒森為國務卿的主要理由是什麼?

田園:首先說一說提勒森在國會參議院的聽證會不會通過。從歷史上看,美國參議院否決在任總統提名的內閣閣員的先例不多;對於總統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確實是有很多杯葛,在過去發生過非常多次,有民主黨總統提名的人選被否決,也有共和黨總統提名的人選被否決。在國務院的閣員名單這方面,美國參議院過去的紀錄,至少基本上大部分能夠通過。我覺得提勒森可能會有很艱難的聽證過程,但最終可能他會通過。

當初川普選擇提勒森,外界大多數人不理解,包括我開始的時候也不太理解,為什麼他選擇一名商人?剛才曹先生提到川普的俄國政策,確實在目前看來他是正確的。為什麼呢?因為現在全世界面對的挑戰太多了,我們面對伊斯蘭恐怖主義的挑戰、面對中共全球紅色恐怖的挑戰,難道美國真要把自己在全球的聲望也好,或其它也好,全部押注在和俄國互相爭鬥的過程中嗎?根本不值得!

我覺得川普看到了,如果俄國能和美國成為盟友,在某些方面成為盟友,對世界的經濟發展、和平都有巨大利益。剛才曹先生提到,美、俄合力抗擊伊斯蘭恐怖主義。可是我覺得,美國如果聯合俄國可能還有另外的戰略意圖,就是美、俄一齊抗擊中共。現在中共的觸角已經伸到了全球各個角落,它把紅色恐怖已經輸出到全球各個角落,如果美、俄能夠放棄以前的一些小小摩擦、小小成見,共同抵抗中共的擴張,共同消弭中共在全世界製造的各種各樣的陰影,這對全球是更大的利好消息,甚至我覺得可能比共同打擊伊斯蘭恐怖主義還要更加對全世界人民有利。

從這些方面來看,我覺得提勒森對於能夠執行川普的俄國政策,可能確實是比較得力的人選。提勒森確實和普京有個人私交,他原來的美孚石油公司,也在俄國有幾十億、上百億美元的各種各樣投資,他們的關係相當緊密,如果由提勒森來充當美、俄之間相當於潤滑劑的角色,我覺得川普的俄國政策可能更加容易執行。

主持人:曹長青先生,在您看來,川普選擇提勒森是否他想要與俄國和緩關係有關?另外,您覺得民主黨能夠攔截這項任命的可能性有多大?

曹長青:我先說第二個問題。我覺得攔截的可能性會有,但是可能不會成功,提勒森會成為下一屆的美國國務卿。為什麼這麼說?主要是現在民主黨拿出什麼罪證來阻止他?就說他跟俄國關係比較好?普京總統給他頒過勳章、促進美俄關係?而且美國的石油公司在俄國有發展。就憑這個把他阻止不構成充分的理由,除非拿出來提勒森有重大犯罪、重大貪汙、重大問題;現在拿不出問題就這麼杯葛的話,我覺得在道義上說不過去。

第二,民主黨很難爭取到國會共和黨議員的票,因為共和黨在參議院、眾議院占多數啊,現在雖然有亞利桑納州的幾個議員有意見,但是我覺得最後可能會被說服,因為共和黨在眾議院的多數黨領袖是趙曉蘭的丈夫,而趙曉蘭被川普總統任命為交通部長,很大程度大家都認為是加強川普總統和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的關係,他已經表態支持提勒森的提名,他會運作爭取參議院的支持。我覺得眾議院多數黨議長也會支持。這種情況下,我覺得通過的可能性非常大。

剛才田園先生特別提到,大法官提名為什麼強烈杯葛?國務卿在過去基本沒有強烈杯葛、不通過的,就是大法官可以做到死啊,總統死了,大法官還做呢;國務卿一職,一屆總統結束國務卿就拿掉了,所以反對黨才不那麼擔心,他並不是做到死。

至於為什麼用提勒森?我覺得當然有考慮和俄國加強關係。剛才我強調過,跟俄國改善關係不僅是打擊伊斯蘭恐怖分子,還有剛才田園先生說的,可以對付中共政權啊。觀眾朋友們,現在川普總統要做尼克松第二,但是反過來做尼克松。當年尼克松總統打開中國大門,聯合中國對付共產蘇聯,當時美國的想法:用小的邪惡對付大的邪惡,聯合小邪惡。現在川普總統也反過來了,聯合俄國這個小的、在邪惡方不像中共這麼強烈的,來對付更大的邪惡中共啊!

俄國畢竟有民主選舉了,我強調一下,它有一定的自由經濟,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有相當程度了,畢竟有選舉了。中國有嗎?

現在普京的戰略要和美國聯手,美國川普願意跟他聯手,我覺得這個格局將改變2017年今後的世界戰略格局。包括現在俄國跟日本也改善關係,安倍當了4年的首相,跟川普見了差不多20次面,每一年平均差不多就4次,每個季度一次,剛剛俄國總統訪問了日本,而且日本首相專門把他請到自己家鄉招待。

整個日俄關係的改善,美俄關係的加強,俄國和印度關係的改善,日本和印度關係的改善,這四大國中間相互的改善,形成的態勢是制約中共政權不可以在亞太地區、南中國海輕舉妄動。所以整個的世界格局,川普上台之後我覺得非常有利於世界「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八個字的方向。

主持人:回到「新國會」主題,我也想請問二位,我們看到現在確實共和黨人都想要大展宏圖,糾正美國的方向,但是民主黨也誓言在某些方面反擊。畢竟很多議案需要兩黨的合作,那麼未來國會的兩黨合作程度會有多高?在哪些方面的共識會比較多?先請問田園先生。

田園:我認為兩黨在某些問題上還是有很多共同之處,比如第一個問題是,在美國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促進美國經濟的發展。我想兩黨在這方面是有共識的,大家都希望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但是具體做法可能會有很多爭議,這就需要看大家磋商的技巧。總統在過程中扮演非常關鍵的角色,總統經常充當的是相當於協調人,專門促成兩黨達成協議的角色。

當年在「奧巴馬健保」通過的過程中,奧巴馬其實就起了這樣的作用,他是潤滑劑,他是催化劑;我相信川普總統也會起到很多這方面的作用,促進兩黨的合作。

另外一方面就是國家安全。大家都知道,最近無論在德國、法國還是在美國,各種各樣的恐怖襲擊層出不窮,一會兒這炸了,一會兒那又開槍打死多少人,我覺得在這些問題上面兩黨會有很多合作空間。但是民主黨人目前已經聲稱,就是要反對川普各種各樣的議題。我覺得這在目前是空洞的口號多於實質,具體能有多少合作?我們只能拭目以待。

主持人:曹長青先生,請您也分析一下?

曹長青:我覺得現在新一屆國會,尤其新的總統,最主要是內政和外交兩大部分,內政主要是減稅,降低稅收。減稅可以讓老百姓手裡有錢,中產階級有錢、企業有錢才能擴大再生產,才能增加就業機會。里根總統當年減稅,由70%的個人最高所得稅率一下砍去了42%,降到28%,美國隨後出現110個月的經濟擴張期和增長期。這一次川普總統要把個人所得最高稅率39.6%減到33%,這會對美國經濟相對有好處,尤其美國現在企業稅35%,全球最高啊!川普總統要把它削減到15%,砍去20%,雖然國會民主黨可能會杯葛,最後可能會折衷到20%,那也很好啊,砍去15%。

減稅將是促進美國經濟發展最重要的祕密和槓桿;對外就是強大國防,打擊伊斯蘭主義,遏止中共在南中國海與亞太地區的擴張,強大美國國防。美國國防明年的軍費開支增加到6,190億美元,是中共軍費的4倍。所以整個的情況、川普的上台,再有三個星期他就執政了,預示著美國將重新強大,而一個重新強大的美國給世界帶來更多的福音和希望。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的精彩點評,看來新的國會確實有很多事要做。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