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粟田:十九大前 劉雲山與習近平最後對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當下中共國的內政、外交是兩塊焦土,內:官官、官民矛盾積重難返,社會問題、疾患無藥可解;外:處處樹敵,又無一國之盟友,古人講遠交近攻,今日之中共國却遠、近都攻四鄰不靖。而出現今日之亂局與江派勢力樹大根深攪亂朝政有極大關係。是故,江派不除,習派必憂。

中共十九大將至,不僅習近平忙著爲下一任布局,做他想做的事,江澤民馬仔劉雲山也在忙,忙著死扛,忙著組織力量與習近平做最後的對决,畢竟帶頭大哥江澤民還沒被習當局公開逮捕,馬仔劉雲山就更不會束手就擒,劉在通向秦城的道路上越走越近。

劉雲山日前把全國的宣傳部長都召集到北京開會,名義上「爲十九大提供思想輿論保證」,實際是尋找一切機會展現自己的影響力和存在感,爲那些被習、王打的低迷的江派黨徒們打氣,讓他們在各自的位置上反擊習、王施政和搗亂十九大力圖翻盤。不久前曝光的,江澤民老家江蘇省官場集體抵制習中央就是先例。再則,中共整套的司法體系目前仍控制在江派官僚手中,這對習近平陣營也是一大威脅。

自上臺後,劉雲山死抱江澤民的大腿不放,給習近平施政製造諸多障礙,現在習對劉的殺機已動。黨刊《求是》雜志2017年元旦發表了習近平在六中全公會上的講話,其中習强調不允許個人淩駕組織之上,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常委首當其責。另外,王岐山在國家監察委試點時說,對搞拉幫結派的政治局常委、委員和普通黨員一視同仁。上述信息顯露出,習對現任江派政治局常委亂政極度的不滿,首當其衝的就是劉雲山。

在剛過去的2016年裏,劉雲山已顯露出被邊緣化。去年12月,中共召開全國黨內法規工作會議,栗戰書在會上傳達了習近平的指示幷講話。劉雲山主管党建,按常規應由他來執掌中共黨內的法規工作,而偏偏是栗戰書擠掉了劉雲山。

目前,動劉雲山的時機已經成熟,只是要在劉卸任前動、還是在卸任後動的問題。數天前的去年12月28日,習近平在政治局常委會上說「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說明在與江派的搏鬥中,習陣營已經掌控了全域幷把握住了主動權。習近平曾在去年召開的一次中央紀委會上說,反腐無禁區、零容忍。

正展現在眼前的,習近平與劉雲山的對决激烈异常,但這一切在《新聞聯播》中看不到,那裏永遠是「形勢一片大好」,你只能看到政治局常委們在春季裏一起植樹的場景,猶如周永康那届常委卸任前集體植樹一樣。

總之,中國的時局時時都在變,主綫是習近平陣營與江派的鬥爭,焦點是何時逮捕江澤民、劉雲山等江派前臺和幕後的大佬們。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