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反腐的政治代價 只能與共產黨官僚體系為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天有兩個朋友,一個在臉書上,另一個在推特上給石濤留言說,「濤哥,你講的什麼都好,但最近節目聽上去火氣比較大。」我個人非常接受朋友們給我的勸告。但有些東西我個人看明白了,特別是看到一些麻煩要發生,而看節目的人都是和我有緣分的,一些麻煩大家轉換一下思維就能避免,但很多人就是不明白,看到他們的留言,希望我的節目能夠幫上他們,但確實心急了一些,態度上和語言上不是很禮貌。

就像有人說眼見才為實,你說自己看見了,但自己看的清嗎?看得清,你看得明嗎?看得明,你看得透嗎?看得透,你看得開嗎?再引申一步,你既然看開了,為什麼還能看得見呢?有人說過,視而不見才能斷開煩惱,說句實在話,人活著確實是為了一口飯,任何事情的處理確實只是一念之差,就看這一念是在人的利益上,還是在人的靈魂之尊嚴上,結果會是天壤之別。

BBC報導《英媒:習近平反腐運動的政治代價》中說:「《金融時報》週四(1月5日)刊登該報北京分社社長吉密歐(Jamil Anderlini)的分析文章:習近平反腐運動的政治代價。文章認為,比起習近平上臺四年之前,中國變成一個更加壓制和集權的地方。在習近平成為領導人之前的大約四十年間,中國人民與統治者之間有一種默契:中國將走向更為開放。

習近平改變了所有這一切。」文章認為,他一再排斥開放的民主理念和馬克思主義以外的西方政治思想,相反提倡「偉大復興」。」


BBC報導(網站截圖)

我認為這位社長就是一位看不明白的,「更加壓制和集權」,誰被壓制?如何顯示出集權?文章的統治者指的就是共產黨和共產黨的那些絕對權力者,習近平之前是八九六四之後的江澤民的統治,他說的「四十年間」,是從鄧小平時代說起的,那段時間發生了天安門屠殺學生的事件,你怎麼能說這是「中國更加開放的標誌」?這是對死去學生的侮辱。我覺得《金融時報》北京分社社長在北京呆的時間太長了,被陰霾給「埋」了。

文中說「習近平改變了所有這一切。」,習近平改變了什麼?習近平沒有再大規模殺人,這是事實。鄧小平在天安門廣場殺了學生,江澤民屠殺了信仰真善忍的佛法修煉者。而習近平四年來打遍了貪官,但他沒有殺官,卻讓很多人感到不高興。

我認爲中國人現在最麻煩的是頭腦裡的高級動物的思想,這些理念是被共產黨灌輸的,不是自然的人存在,而是站在進化論和高級動物的角度看待社會和人,這是共產黨從幼兒園開始灌輸教育出來的,害了多少代的中國人。這是最可怕的現實。而現在的宗教很難說能和信仰等同。

「該文章說,反腐運動雖然在民眾中頗受歡迎,但是在軍方和公務員官僚系統中卻並不那麼受歡迎,他們正是任何一個集權體系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如果在軍人中,在共產黨的官僚體系中,習近平的做法不受歡迎,他不正是在擊潰共產黨過去幾十年來的根基嗎?所以高興的是老百姓。而習近平正在建立一個國家體系,自然頂替掉中共黨的體系。而作為《金融時報》這麼大牌的報紙,北京分社社長對這些事情只是在看見了,但看不明白的階段。

與此同時,BBC報導《新疆和田市委書記張金標嚴重違紀被查》中說:

「中國中紀委官方網站週四(1月5日)稱,新疆和田地區地委書記張金標因為涉嫌嚴重違紀和失職失察正接受調查。」


BBC報導(網站截圖)

張春賢被拿下之後,新疆幾乎悄無聲息了,現在圍繞著和田一帶開始「死人」了,新疆是周永康的主要根基,就像上篇文章講的,習近平要集權,為什麼跟官僚體系對立呢?這是作者的認識有問題。我認為,習近平的集權只是表象,原來所謂的集體領導是中共的官僚體系,同樣是更大的集權,你看到的是集體領導,但你清楚真的集體領導了嗎?並沒有看清楚。看都沒看清楚,更提不上看明白了。

文中說:「官方通報沒有說明張金標的具體罪行。三個月前,在和田地區下屬的和田市,市委書記陳遠華因為受賄和濫用公款遭到開除。」

近年在新疆發生了一些暴力事件,張金標的罪名中的「失職失察」不知是否和這些暴力事件有關係,因為他的罪名中沒有提供具體細節,用詞也不是監察委員會的詞,而是中共黨內的詞,是中紀委的用詞。我認為新疆這個地方,政法委的根基太深厚,整個系統都是人家的,都是姓周(周永康)的,所以你感到這一地區在處理同類事情上是有差距的。

再來看看攀枝花國土局長槍擊市委書記和市長事件的進展,在微博和微信完全被封殺的背景之下,案件出來後,民眾依然是歡聲一片,在歡聲一片的過程中,突然傳出消息說市委書記沒有死,中了三槍,兩個子彈已經取出來了,市長也受了傷,也沒死,反倒開槍的陳忠恕死了,大家就一片惋惜,很多人說,「什麼槍,怎麼就沒打死?打自己倒是打死了。」

大陸老百姓的心態,不是這個官員好或壞,而是死沒死,當官的互相咬,都缺胳膊少腿的才高興呢,如果老百姓對中共官僚體系是這樣態度的話,今天主政者選擇的路就是對的,讓官僚體系和他完全對立,他獲取的是民意。可是共產黨不需要民意,共產黨的做法是灌輸民意,那叫教育。

在新的地方政府中,宣傳部長都被拿下來了,不在新的政府部門中任常委了,意味著在地方弱化對民眾的宣傳,強化國家的體系和政府體系,而老百姓只要官死就高興,怎麼死都沒關係了。

網友石扉客說:「槍案傳播,最見人心。沒有同情,只有獵奇、驚嘆與幸災樂禍。及至傳來書記未死的消息,反而激起一片遺憾之聲,誠可謂人心惟危。此外,我還想起了一個論斷,所謂亂世,不僅指向秩序,還指向人心:人心不再思治,而是思亂。」

這就是今天的中國社會,習近平反腐這條路還在走,最後要走到哪裏,謎底還沒有揭開,大家想過沒有,這是一個社會轉型非常恰當的時間。拋棄舊有的整個官僚體系,用江澤民統領的整個官僚體系為中國新的明天祭旗,今天反腐正在做的是用共產黨的方式滅絕共產黨本身。凡是認為,習近平和王岐山是獨裁者的,就是對共產黨抱有希望的,很多人思想被灌輸後得出結論的其實是聰明者的愚蠢。

其實我作為一個修煉人也同樣有著愚蠢的一面,師父講出了道理,但做到也是非常難的,但轉這一念是何其難!我師父教導我們要「向內找」,修煉之初,我以為忍受著就可以了,修煉20多年了,昨天才突然真的體悟到了一句話的含義「最大的敵人是自己」,這句話我30多年前就知道,其實這是不論地域和文化差別,大家都在說的一句話,戰勝自己,就會成為勝利者。其他人和周圍事物,都是因為自己的原因而產生了某種障礙。

如果最大的敵人是自己,那麼我理解的師父所教的「向內找」其實就是改變自己,不就是戰勝「自己」這個最大的敵人嗎?人與生俱來是一個慾望的產物,父母之間肉體的結合。每一個人都是如此,這就注定了當你站在利益的角度去思考的時候,你就是一個慾望的追求者,但大家也都知道人的慾望是很難滿足的,你也很難滿足別人的慾望。這就是迷失在自己中了。「向內找」其實就是從慾望中升華出來,給予自己生命的尊嚴。

有人在,就有修行存在;有修行存在,就有人的文化存在。這是人的尊貴和神對人呵護的表現,我認為修行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就是走出「自己」的迷宮,戰勝自己的慾望,就這麼簡單。


迷宮(loggawiggler/pixabay.com)

如果社會中每一個人都能尊重「自己」這個生命的存在,同時戰勝你一生中最大的敵人—「自我」,自我慾望的追求,這個社會必定是繁榮和昌盛的,擁有神傳給人真正的文化的這麼一個社會。

今天大陸的中國社會中,共產黨摧毀了人們認識「自己」尊嚴的能力,今天人們在追尋著自由和社會公義,追尋著人的基本人權的過程中,無處不滲透著黨創造出來的那種文化,那種對人侮辱的方式。很多人認識不到這一點,因為失去了對尊嚴認知的基礎,隻剩下自己的「面子」了,內涵已經空了,為了維護自己的「面子」,使用著共產黨灌輸的侮辱人的方式、觀念和理念。這種傷害是傷及內心的。

這也造成了很多人雖然不接受中共,但自己在道德上也是缺失的。這種缺失是在自我展現、自我慾望滿足的過程中表現出來的。這種表現對社會造成的傷害反而更大。

但是還是那句話,這一切都只是一個過程,大家都經歷了這麼多,如果一個人的境界得以升華,下面的一切也就淡然了,也「看不見」了。因為下面的一切對自己根本就產生不了影響了,因為它們的境界低。什麼意思?舉個例子,釋迦摩尼佛當年在修行時,魔派出自己的女兒來誘惑他,佛祖讓魔的女兒看到了真實的自己,滿身的蛆蟲。但在人間表現的卻是絕世美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