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習收復上海 江綿恆失一級代理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上海市長楊雄1月17日去辭時,官方雖沒有同時宣佈接任人選,但外界預料或在本週五(1月20日)發公告由身兼上海市委副書記及常務副市長的應勇接任。果真如此,屆時應勇將成為朱鎔基之後第一個外來市長。

而在上海官場未能更上一層樓的楊雄,無疑是上海最弱的一屆市長,既不是中央委員也非候補委員,所以在該名單于2012年11月14日公佈時,有指副市長的他應該當不成上海市長。

但在2012年12月20日上海人事發佈,市委副書記楊雄兼任代市長,排名僅在市委書記韓正之後。2013年2月1日楊雄「當選」市長。

後來海外媒體報導這一曲折內幕稱,習那時原本打算選派自己信任的人,卻因江綿恆攪局而作罷。由此可見,插手干政的不只老江,還有小江。習方面對江綿恆很感冒。

江綿恆2013年保送楊雄上位,外界看來,這讓原本要拿下上海市長這把交椅的習近平很難堪。習臉上無光,而翌年(2014)江綿恆卻得意忘形起來,5月先陪曾慶紅參觀上海韓天美術館,再陪習近平考察上海舉行的科技展,到了11月吳邦國到上海工博會視察,江綿恆還以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當時尚未卸任),與上海市長楊雄一起作陪。

但江綿恆也沒能得意太久。2014年12月30日,財新網在聯通高管窩案的一篇報導中,特別點名了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

熟知政局的無人不知,最能代表江綿恆與楊雄「鐵桿」關係的,正是兩人搭檔過的上海聯和。江綿恆海歸回上海後,1994年上海聯和「及時」成立,江綿恆任董事長,楊雄任總經理。江綿恆以上海聯和撬動的財富版圖規模,套句網路流行語,「江綿恆若稱第二,太子黨中無人敢稱第一」。

這些年來,楊雄積極演著江綿恆悶聲發大財的重要代理人。楊雄「不負所托」,後來轉往上海政壇發展,也是由於推手江綿恆。

這幾天,在楊雄去職後的宣傳口,觀察到一個現象,新聞留言幾乎是一面倒的評價:「人民選出的好市長」,遂有回覆:「你肯定不是人民」。目測這些賬號是有組織的跟帖。

于是有人認為,宣傳機器被動用,那楊雄似乎可以養老了,如果出事的話沒這個待遇。不過也可以反面看,楊雄對自己的問題心虛,才要打預防針。楊雄1994年以來充當江綿恆的大馬仔,涉及江綿恆貪腐問題只有輕重之分,不可能完全沒有。其實光是上海踩踏事件的30多條人命,楊雄與韓正就早該引咎辭職。

更早的宣傳口觀察,去年在12月18日廖國勛出任上海市紀委書記後,24日微信公號「政事兒」刊文「江綿恆如何當校長?」,提到江綿恆帶頭學習習近平關於高校政治工作會議上的講話。這一篇像是「任務稿」的報導,主要透露了一個信息,江綿恆2015年7月在校內演講時說「上海不代表中國,……」。

上海是江澤民老巢、政治根據地,被指是「獨立王國」。國際觀察咸認習王打虎終級目標明確是虎王江澤民,只是先打或最後才拿下的問題,而結果其實殊途同歸。但這令人想起2016、2017新舊交接時,北京陰霾跨年不退,當時有一頗富寓言風格的新聞標題是這麼寫的:「大霧中的艱難前行:原本4小時車程走8個多小時」。

雖然2017年最終收復上海市長這把交椅上,但人事佈局也被延宕5年。不論如何,江家在上海的既得利益未來都不能繼續保持下去。上述任務稿刊後隨即被刪,不過分的解讀,江綿恆即使示弱也為時已晚,有人恐怕不領情。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