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前景不妙?江係大員羅志軍被免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1月20日訊】【今日點擊】(2744-1)

提要
免職 江係大元羅志軍前景不妙?
山西率先任命監察委主任 「第四權力」逐漸形成
最高法院院長反對司法獨立 中外震驚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明天北美東部時間20日,川普就要宣誓就任美國總統,宣誓之後就變成了正式的美國總統,所以它的儀式是很關鍵的。這種儀式的概念其實在世界各地,在我們個人生活中都可以看到。所以這是一個關鍵的問題,就是在人的現實生活中,在一個正常的真正的對公眾社會,和對他人負有責任的一個基本的理念中,在公眾場合下的誓約,人與人男女之間結婚叫明媒正娶,這種誓約是一種與天地同在的。那我說的意思就是,你對比一下今天的中共體制產生的官員,大家就知道那東西比黑幫還黑幫,永遠不知道是從哪個窟窿眼裡鑽出來的。只要它不鑽出來,它不是誓約,它一亮相跟這個,你比如說中共政治局常委的產生,就是大門一打開,出來是7個,是5個,還是9個,大門不開開裡頭隨時會改變,外面也沒人知道。這就是我跟大家講過,這共產黨本身是最大的賊寇,其實它自己就表現得很簡單。

成為一個國家領袖的人,在現實的環境中,當他成為領袖的時候,他沒有任何的一種告白,沒有任何的一種誓約,沒有任何的一種對別人的第二者,基本上就說,對起碼的一個第二者之間的尊重,他都沒有。大家我不知道懂得不懂得我說這意思?所以作為川普,美國川普獲選本身呢,我們看到的呢,他按照非常嚴格的規定在過程中,而這種過程的本身,他體會到一個內在的東西就是天地人,真正的天地人合一,而且人是永遠超不了天的。而人在現實的環境中,無論他多麼有權力,多麼如何,多麼擁有一種才智和聰明,但他必然依然要受控於這人的信仰中。

免職 江係大員羅志軍前景不妙?

最新的一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羅志軍原來江蘇省的省委書記,從2014年就傳出他有事情,他是這個薄熙來、周永康政變之後的,叫內閣大臣,說什麼都行,無所謂。我記得是要做政法委書記還是做什麼,但是羅志軍掌控的江蘇省,江蘇是江澤民跟周永康的老家。而圍繞著江蘇省,我們包括知道揚州的頭、南京的頭、蘇州的頭,反正是個頭基本都給削掉了,而羅志軍就把下面頭都給削了,就剩這麼一個腦袋了。所以在去年的時候,習近平開始整治省部級大員的時候,首先被整治的都是這些在省級官員中,一把手中,江澤民的死黨,是在去年8月分左右開始動手的。也就是在六中全會之前,他對江澤民控制的,省一級的一把手動手。現年65歲的羅志軍曾任省長,後來成為了江蘇省的省委書記。

1月18日江蘇省人大常委,第28次會議決定,接受羅志軍辭去,人大常委會主任的職務的請求,羅志軍是在前一天,以過任期年齡界線為由,提出辭職的。有理由相信呢,羅志軍在頭一天提出這樣的要求,更大情況是來自於外部壓力,更大情況是來自於外部壓力。而誰給予他的這樣的外部壓力?是那話怎麼說的只有他知道,對吧!只有他知道。那這裡提到說,去年6月底羅志軍,被免了江蘇省委書記,然後到人大任閒職,半年就給他幹了。所以這樣的羅志軍被幹掉呢,其實呢就像我們看到說,同期看到說朱小丹,原來的廣東省的省長,他說朱小丹現在找不著了,反正就那麼一百來斤肉,放在哪兒都方便,有什麼找不著的,一定在哪兒放這塊肉的。這是習近平在處理地方,江澤民體系當中嫡系時,他所利用的手段,他耐著性子利用在整個官場體系,進行大換屆的時候,下手辦這種事情。

山西率先任命監察委主任「第四權力」逐漸成形

山西已經率先任命了監察委員會主任,第四權力逐漸成形,3個試點省市就是山西、浙江和北京。山西在18日公布了監查委員會主任的人選,北京的首任主任,估計在本週也會產生。監察委員會和它擁有的監督權,被人們認為是獨立於人大的立法權、國務院的行政權、法院和檢察院的司法權之外的第四權力。所以其實這個我們跟大家講過,當時講過一個概念,在去年的時候,習近平帶領中共另外6個常委高調紀念孫中山,對吧!中共黨魁黨的核心,紀念一個跟共產黨,實際是一種對立的概念的,另外的一個憲政體制的創始者,這是非常有趣的。而孫中山當時所拿出來的,中華民國的憲政是五院制,五院制表明了五個權力相對獨立的。而五院制跟現在我們看到的,習近平新推出來的,這一套的第四權力,四院制呢,只差了一個考試院。而考試院實際是在,國家人才的培養當中,他現在看到的四個權力呢,都是掌握權力,國家式權力的這種間架結構,所以快馬加鞭絕不停息的,我們看到走到這一步。10月底六中全會結束,11月初,7日首次提到監察委員會,然後你看11月7日12月7日,這是1個月,1月7日2個月,1月到了1月18日,那試點中的山西,已經產生了具體的這樣的,權力機構的首位這個掌門人。我說的意思就是,他在有限的時間中,以他最快的速度,從一個這樣大的權力機構,前後只用了60天、70天,任何一個正常的國家都不可能的,任何一個正常掌握權力的環境,都不可能的。

最高法院院長反對司法獨立,中外震驚。這是紐約時報的,相對比較遲後的一個報導,那遲後的原因是因為,紐約時報它到週末的時候,不出任何新聞。那這個說法內容我們就不用陳述了,都跟大家分享了。那作為紐約時報在報導當中,它確實強調的就是周強的身分,作為最高級的中國的司法官員,周強算不上是個激進的改革者,但是對這個國家不斷發展的法院制度,有所觀察和支持變革的人眼中,他是一個令人樂觀的人物,這是它的評價了。它說近年來帶頭努力,把隸屬於中國的司法部門,變得更加專業,推動了一些做法包括,缺乏訓練的法官清除出去,同時接受那些正式法律培訓的官員,提高薪酬等等等等。培訓中包括大量的西方的法學,在這個背景之下卻說出了,我們剛才描繪的這一番話。那作為記者來講,紐約時報記者來講,他採訪了一些人,其中比較有名的就是孔傑榮,中國問題專家是學法律的。

孔傑榮在電話採訪中說,周強正在宣誓效忠習近平,周強的這番講話,看來是在共產黨召開大會之前,爭取政治生存的表現,因為黨代會將決定誰進入核心力量。政治生存,我在最一開始跟大家評價的時候,我跟大家講過,我說周強這麼做,是根本把共產黨當成手中的玩偶,他認為是可以逃命的做法,他不對任何人負責任的,大家圍繞著他話去討論,沒用的,你上他當了。他喜歡你們登,他喜歡大家討論,他真正的就是我這麼說了,我就有機會,大的機會我當官,小的機會我不死,沒有什麼其他的。所以孔傑榮的看法,就用了一個詞,叫爭取政治生存的表現。認識他的人覺得他是有頭腦的,受過良好的法律教育,在此之前對改善法律制度持開放態度,試圖讓法院對黨的最高領導,有一種戰士般的尊崇。對他來說一定是需要,吞掉肚子裡面的苦水。它翻譯成中文有點拗口,那其實不就變成了,直接了當的說,周強說了違心的話。周強為什麼要說違心的話?這裡說是可能跟今天習近平要求,向習近平看齊有關係,但是怎麼看齊每個人可選擇不同了。所以這是周強動了腦子的,選擇了一條求生之路,但在我眼睛裡恐怕就會死定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