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孔子學院在海外慘淡離場之因(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經常關注「孔子學院」相關報導的人或許會發現,在大多數的報導中都曾引用過這樣一個在海外頗受關注的典型案例。這一案例與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孔子學院涉嫌限制「信仰自由」有關。之所以將其稱為「案例」,而非「事件」,正是因為它不但引發了此後一年,美國芝加哥大學108名教授聯名呼籲院方終止與孔子學院續約的事件,甚至在當時,這所大學就被一名教師告上了人權法庭,控訴其「招聘過程涉及宗教歧視」、並「讓歧視合法化」。

據媒體報導,這名教師來自中國,她之所以指控麥克馬斯特大學讓歧視合法化,是因為令她可以在該大學工作的孔子學院的合同要求她隱瞞她的法輪功信仰。需要指出的是,這份聘用合同並非是該教師與加拿大這所大學簽訂的,而是與孔子學院的直接管理者——「漢辦(中共教育部下屬的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簽訂。有資料證實,「與漢辦所簽訂的合同第4條表示:孔子學院承擔中文教學、提供中文教學資源,以及培訓中文教師」。

根據提起訴訟的教師所說,「孔子學院要求她隱瞞她的法輪功信仰」,並且她在海外被公開的那份合同副本上,也明確寫有「教師不允許參加法輪功」的字樣。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招聘過程涉及宗教歧視」的始作俑者應該直指「漢辦」,或者說是它背後的大老闆中共官方。儘管「中方負責在中國招聘教師」,然而卻因為「在漢辦官方網站上還有麥克馬斯特大學與孔子學院簽約時要求『禁止法輪功』的內容」,就使得加拿大這所大學無法置身事外。正如該大學一位副校長所說的那樣,「一所加拿大大學不得不為它頒布中共政府的政治議程而承擔法律責任」。最終,這起案子以該校的孔子學院被關閉而告終。

可以說,這個案子頗具有警示性。它不僅暴露了中共意圖通過收買,迫使西方社會放棄自由以及人權價值的險惡用心,並且進一步揭示出一旦有意、無意的苟同這種險惡用心,便極有可能使自身陷入一場足以導致信用與名譽受損的訴訟之中。

要知道,在一個宣導「信仰自由」的民主國家,如果以捍衛「自由精神」為己任的學術機構被控告「涉及宗教歧視」,就等同於自毀前程。相比學術以及言論自由受到侵犯,相比自由精神就此淪落,因「讓歧視合法化」,即「對侵犯人權的現象不表態、不發聲」,而將自己送上了人權法庭,則更會被海外各所大學視為是一種難以洗刷的恥辱。

面對脅迫信仰人士放棄信仰的案件在加拿大公然發生,無論是引以為鑒,還是引以為戒,在此之後,西方社會便開始刮起「抵制開辦」、「停辦」孔子學院之風。其中反響最大的當屬美國芝加哥大學108名教授聯名呼籲停辦該校孔子學院的事件。在聯名信中,教授們一致表示,「該學院的存在有可能成為中共輸出專制文化的工具」;「大學的學術課程會受到中共對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的限制的影響」;「允許孔子學院的存在,有損芝加哥大學頂尖國際學府的聲譽」;「用芝大的名氣幫助推廣孔子學院,相當於在不自覺的推廣一個損害世界各地大學學術操守的機構,這麼做本身就與大學的原則背道而馳」。

從教授們的發言中不難看出,相比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美國的芝加哥大學在有可能被捲入官司之前,就已清醒的認識到開辦孔子學院的危害以及可怕後果,並且及時將其關閉,保住了自身名節,可以說是萬分慶幸的。在時刻注重言行規範、秉承並踐行法治的西方社會,尤其是將信譽、名節視為生命的上流社會,相信沒有人願意成為那個打破自由原則、顛覆律法精神的第一人。

由此,我們也將發現,中共在沒有出臺任何正式、合法檔的前提下,仍以肆意抓捕、非法關押、施以酷刑、活摘器官等殘酷手段公然迫害法輪功學員等信仰人士的惡行是決不會在西方社會如出一轍的上演的。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寧可關閉孔子學院,也不跟隨中共「禁止法輪功」的明智選擇,也正是在向中共敲響警鐘——對信仰人士進行的任何限制、歧視或迫害,最終都只可能將自己送上審判臺。若不及時懸崖勒馬,相關官員與部門必將付出難以承受的慘痛代價。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