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8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1月25日訊】43 「毛主義」登上世界舞台 1959~1964年 65~70歲

克里姆林宮一九五九年二月簽約幫助毛建造核潛艇等先進武器,是蘇聯軍事技術轉讓的高峰。但就在協議的醞釀過程中,赫魯曉夫心裡已經打退堂鼓了。

促使赫魯曉夫改變主意的有這樣一件事。一九五八年九月,一枚美國最新式的「響尾蛇(Sidewinder)」空對空導彈從一架台灣飛機上完整未爆地落在中國國土上。赫魯曉夫緊急要求中方讓蘇聯專家研究這枚導彈,但中方聲稱他們找不到導彈。赫魯曉夫的兒子、本人也是導彈專家的謝爾蓋(Sergei Khrushchev)回憶道:「第一次,父親感到『兄弟般的友誼』上有著很深的裂痕。第一次,他思索到底該不該向中國提供最新軍事技術,教他們怎麼造導彈和核彈頭。」

一九五九年二月,赫魯曉夫決定施加壓力,「他按下R-12導彈的技術說明不發。這下問題解決了,『響尾蛇』馬上就找到了。」

「響尾蛇」已被中方拆開,關鍵的導向系統不見了。赫魯曉夫在回憶錄裡寫道:「我們認為這是無理的,是侮辱我們。任何人處在我們的地位都會感到痛苦。我們對他們沒有秘密,什麼都給了他們。而他們得了件寶貝,卻不讓我們分享。」赫魯曉夫得出結論,毛只是利用蘇聯為他的私利服務,心裡想的不是共產主義陣營的利益,毛「急不可耐地要統治世界」。他下令拖延核技術轉讓。六月二十日,他停止供應中國原子彈樣品和技術資料。

這對中國不是致命打擊,因為中國此時已經掌握了製造原子彈的基本技術。但毛明白,以後赫魯曉夫就靠不住了。

九月,赫魯曉夫訪問美國。以前還沒有蘇聯領袖這麼幹過。赫魯曉夫相信有可能同西方「和平共處」。離開美國後,他來到中國參加中共國慶十週年慶典,敦促毛與西方搞緩和。

赫魯曉夫對資本主義世界的態度給了毛一個歷史性的機遇。如果毛豎起反旗,那些一心要靠暴力推翻資本主義政權的人們,就會棄赫魯曉夫而擁戴毛。當時的世界大背景看起來對毛也十分有利。非洲正在反殖民主義,無數人想打游擊戰爭,毛本來就被他們認為是游擊戰的專家,而赫魯曉夫不是。沒有掌權的共產黨,想要上台不靠暴力前景渺茫。毛展望著未來:「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大發展在中國,這是毫無疑義的。」「東歐各國和世界各共產黨不相信他們〔蘇聯〕而相信我們。」

但毛眼下還不能和赫魯曉夫徹底分手。蘇聯的軍事技術轉讓,雖然有了限制,但沒有停止,一九六○年轉讓的設計圖紙達一千零十份,比一九五八年還多。毛想抓緊時間先把蘇聯技術拿到手,「中國將在八年內相當強大起來。」毛浮想聯翩。八年之後,赫魯曉夫「將完全破產」。

毛的策略是「分而不裂」 ,豎旗要有分寸。一九六○年初,中共開始在全世界宣傳毛澤東思想。

一九六○年正是大饑荒最嚴重的時候,怎麼可能有人相信毛主義呢?毛毫不擔心,他自有一套滴水不漏的控制系統,讓外國人按他的需要去看,去聽。要蒙外國人容易得很。美國中央情報局一九五九年二月對中國食品生產量的判斷是「大幅度增長」。法國名作家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訪華時,陪同她的中國女伴雖然會說法文,但沒有上面許可不能跟她直接用法文交談。波娃訪華歸去大談什麼「毛並不比羅斯福等人更專制,新中國的憲法保證了權力不可能集中在一個人手裡」。她還寫了厚厚一本書,名叫《長征》(The Long March),索引有個條目是「暴力」,後面一排字:「毛論述如何避免暴力。」

絕大部分中國人被密封在國門之內。駐外的外交宮被無窮盡的「涉外紀律」困得死死的,什麼必須「二人同行」,什麼諸事「事前請示,事後匯報」,動輒有裡通外國的嫌疑,無怪乎中國外交宮在海外的名聲是舉止呆板。中共首批派出國的大使大都是將軍們。毛接見他們時半開玩笑地說:「你們不會外文,但是還要你們去幹外交,因為首先你們跑不了。」而這些大使們大半去的還是共產主義國家。

出了國而敢於說真話的,是一小批冒著生命危險泅水到香港的叛逃者。他們把大饑荒的真相告訴世界。可惜,很少西方人相信他們。

毛的謊言在西方卻大有市場。當法國社會黨領袖(後來的總統)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在一九六一年訪華時,毛對他說:「我再重複說一遍,中國沒有饑荒。」大家都把這話當真。一九六○年,未來的加拿大總理特魯多(Pierre Trudeau)來了一趟,回去後同別人合作寫了本天真的書:《兩個單純的人在紅色中國》(Two Innocents in Red China),書中特別批駁外部世界對大饑荒的報導,說中國沒有饑荒。甚至像前聯合國糧農組織負責人波爾德沃(John Boyd-orr)爵土這樣的專家也輕易受騙,一九五九年訪華後大發議論說,中國的糧食產量從五五年到五八年翻了整整一番,中國人「看來都豐衣足食」。英國那位容易上當的陸軍元帥蒙哥馬利(Bernard Montgomery)在一九六○、一九六一兩次訪華後宣稱:「中國沒有大規模的饑荒,只在有的地方糧食不足。」他顯然不覺得「糧食不足」是毛的過錯,見到毛時一個勁兒鼓勵毛抓住權力不放,說:「中國需要主席,您可不能離開這艘船不管。」

有這樣的西方人,毛要掩蓋饑荒易如反掌。他邐特地邀來三個文人幫他搞宣傳:斯諾、韓素音、英國的格林(Felix Greene)。格林為BBC電視台對周恩來作了一次採訪,從頭到尾只見周恩來在念稿子。

要在世界舞台上推銷毛主義,大把花錢是少不了的。一九六○年一月二十一日,與外交部、外貿部平行的中國對外經濟聯絡總局成立,專門負責向外國贈送現款、食品等。就在大饑荒最嚴重的年份,外援激增。

在提供外援的國家裡,中國是最窮的,卻是最慷慨的,借出去的債是不要還的。說到提供武器,毛的口頭禪是:「我們不是軍火商。」意思是中國的軍火不要錢白送。

送錢最多的地方是印度支那,毛執政期間至少送了兩百多億美金。在非洲,毛送給正在打法國人的阿爾及利亞的無償援助難以數計。在拉丁美洲,古巴的切.格瓦拉(Che Guevara)一九六○年十一月訪華,毛一口氣就給了六千萬美金的「貸款」,周恩來特別告訴格瓦拉,這錢「可以經過談判不還」。

在共產主義陣營內,毛只爭取到一個又小又窮的阿爾巴尼亞。為了拉住霍查,一九五八年,毛給了這個只有三百萬人的國家五千萬盧布。一九六一年一月,毛跟蘇聯的分裂加劇,指望霍查幫忙罵赫魯曉夫,又給了他五億盧布!還用外匯從加拿大買小麥送給阿爾巴尼亞。靠著中國的食品,阿爾巴尼亞人不知「定量」為何物。這一切都發生在中國數千萬人餓死的時候。阿爾巴尼亞跟北京談判的主要代表希地(Pupo Shyti)對我們說:「在中國,我們當然看得到饑饉。可是,我們要什麼中國就給什麼,我們只需要開開口。我感到很慚愧。」有時中國官員不願給,只要跟毛一說,毛馬上就出面責備他們。

毛把大量的錢花在分裂各國共產黨,建立「毛主義黨」上面,由康生負責。各國應聲而起了一批「吃毛飯」的人。只要拉起一個組織,唱唱毛的頌歌,跟著就領錢享福。在阿爾巴尼亞檔案館裡,有一份資料寫道,康生發牢騷說,委內瑞拉的幾個「左派」取走了中國經阿爾巴尼亞資助他們的三十萬美金後就不見了。荷蘭情報部門乾脆設立了一個偽裝的毛主義黨來收集情報,錢呢,自然由中國出。美國中央情報局中國問題專家(後任駐華大使)李潔明(James Lilley)告訴我們,看到可以如此容易地派人進中國,他們簡直樂壞了,找了些人高呼毛萬歲,建立毛主義黨,中共出錢養這些人,邀請他們去中國。不過,美國情報當局很快發現這些間諜去了中國也沒用,他們與社會完全隔絕。★

(★為了對外宣傳的需要,一張便條就可從銀行取走大筆現金。有個膽大的中國人看到有機可乘,也嘗試撈些錢進腰包。這個人叫王倬,是外貿部的一名科員。一九六○年三月,他偽造了一張假冒周恩來批示的便條,從中國人民銀行總行取走了二十萬元現金。便條寫道:「總理:主席辦公室來電話告稱:今晚九時西藏活佛舉行講經會,有中外記者參加拍紀錄影片。主席囑撥一些款子做修繕寺廟用。這樣可以表明我們對少數民族和宗教自由的政策。」「周恩來」用毛筆批示:「請人民銀行立即撥出現款二十萬元。」另有小字批道:「為避免資本主義國家記者造謠,一、要市場流通舊票;二、十元票,每捆要包裝好看一點。七時務必送到民族飯店趙全一收。」
  就這麼一張紙,中國人民銀行總行就把兩大麻袋二十萬元現金交到民族飯店大堂一個自稱趙全一的人手裡。大家都沒當一回事,只是在銀行打電話問周恩來辦公室這筆錢如何下帳時,才發現這是假冒的。
  這是毛上台以來最大的「詐騙案」。破案在天羅地網一般的北京不消說是輕而易舉。公安人員去逮捕王倬時,只見他有四個驚恐哭泣的小孩子,最大的才十一歲。王倬弄錢是為了讓他們吃飽飯。他家對面是一幢華僑住的小樓,華僑有國外匯來的錢可以在國家特殊商店買高價食品。王倬在日記裡寫道:「錢!錢!錢!做夢都想弄錢……」。)
(待續)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