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農民工討薪路 為何難又難(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1月22日訊】轉眼又近年關,和往年一樣,大批勞工因不能及時拿到工錢而被迫討薪抗議,其中有些人甚至無法回家過年。但中共政府部門卻相互推諉、不作為,讓這些勞工的處境雪上加霜,由此引發的悲劇事件接連不斷。

臨近中國新年,中國大陸各地再現大規模討薪潮,而且與往年相比,頗有擴散、加劇之勢。很多務工人員無法回家過年團聚,而是被迫走上討薪、抗議之路。

僅1月16號一天,各地就傳出多起民工討薪事件。

陝西西安市雁塔區的陝旅集團,拖欠工程款與工資800多萬元,農民工被迫拉橫幅討要薪金。

雲南臨滄市耿馬縣「城南鑫居」項目,惡意拖欠農民工工資,無奈之下,近百名農民工將售樓部出入口用挖土機封堵,打出橫幅討薪。包工頭程先生向《大紀元新聞網》表示,自2015年3月以來,共有一千餘萬元款項被拖欠,他索要欠款,但是開發商始終避而不見。

安徽合肥市劉沖公租房項目拖欠工資上千萬,數十名農民工被迫到市政府討薪。此前,他們已經討薪數月,所有政府部門都跑遍,但這些部門互相推諉、扯皮,根本不解決問題。他們到已經完工的工地去討說法,卻被警察以聚眾鬧事為由抓捕。

中國勞動關係學院教授王江松:「老闆不願意出錢,監管部門不履行職責。你怎麼怪這些農民工呢?他們是無辜的,他們是受害者。」

1月13號,陝西周至縣棉花營村村民鄭喜雲,因討不到百萬元工程款,在欠款的周至縣沙河城市公園辦公室內服毒。

去年11月25號,四川資中縣農民林巧與上百名工人前往貴州安順「東聯國際名車廣場」項目售樓部,索要工程款和工資,結果遭到20多名手持砍刀、棍棒男子的追打。7人受傷,其中4人因傷勢較重,需要住院治療。

遼寧葫蘆島農民工楊海斌,向青島凱旋海洋工程有限公司討要薪水,卻被推倒摔傷,造成下半身喪失知覺,住院治療的費用每月需要7、8萬元,其家人已無力籌資維持。事發近兩個月,該公司才將所欠一萬多元工資支付,但卻以沒錢為由,不支付治療所需費用。

遼寧葫蘆島農民工楊海斌的弟弟:「我連公安局、派出所、信訪、勞動局都去了,有的就是不受理,有的就是告訴你等。現在就等於這個人在醫院治病沒人管,他們對方根本就是不出面。」

《美國之音中文網》報導,大陸每年此時有關工資的爭端早已不是新鮮事,但是今年拖欠工資問題,第一次擴大到包括電子商務等新經濟產業。

對此,中國勞動關係學院教授王江松分析表示,欠薪問題的擴大,說明目前勞工的處境、勞動關係的傾斜越來越嚴重,勞工得到的保護越來越少,欠薪的風險越來越大。

王江松:「一方面是工人沒有結社的自由、沒有罷工的權利、沒有集體談判的權利,對老闆、對企業的自下而上的制約沒有了。另一方面是,國家政府部門的自上而下的監管沒有了,所以不欠白不欠。」

王江松強調,如果欠薪問題大範圍出現,將會把很多人「逼上樑山」,後果會非常嚴重。

「中國勞工通訊」組織的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一年,中國大陸就發生了近2600起因拖欠工資而引起的群體事件,遍及全國各地。該組織預計,今後數週,勞工抗議浪潮將會急劇上升。

採訪/易如 編輯/李謙 後製/李沛靈

相關鏈接: 【禁聞】農民工討薪路 為何難又難(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