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99)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1月26日訊】51 玩火險些燒身 1969~1971年 75~77歲

毛澤東聲稱搞文革是為了阻止蘇聯式的「修正主義」在中國出現。開「九大」之前,他決定在中蘇邊境來一場小規模的、可以控制的衝突,打一場勝仗,以體現對蘇聯的勝利。

中蘇邊境長達七千公里,自雙方交惡後摩擦不斷。毛選擇打仗的地方是烏蘇里江上一個無人居住的小島,叫珍寶島。這個地點選得很妙,因為珍寶島位於烏蘇里江主航道中心線靠中國一側,蘇聯對該島的主權要求沒什麼理由。

一九六九年三月二日,中方用經過專門訓練的部隊伏擊了蘇聯巡邏隊,打死三十二名蘇聯軍人,中方的傷亡也在五十到一百人之間。蘇聯立即運來重炮和坦克,在十四日深夜打響了一場大得多的戰爭,蘇聯導彈射入中國領土二十公里。死亡人數蘇聯是六十,中國八百。美國中央情報局的照片專家說,烏蘇里江的中國一岸「被蘇聯大炮轟得密密麻麻儘是彈坑,好似月亮的表面」。蘇聯人顯然是認了真了。

蘇聯反擊之狠使毛澤東吃了一驚。他擔心蘇聯會入侵,在上層內部講到蘇聯「打進來」的可能性。他立即下令「不要打了」。就連蘇軍隨後對珍寶島進行狂轟濫炸,中方也沒有反擊。

一個星期後,中蘇間從前的熱線出乎意外地響了,蘇聯總理柯西金(A1eksei Kosygin)要找毛或周恩來講話。這時的中、蘇兩國已經有三年幾乎連外交關係也沒有,接線員不知所措,只能拒絕接通。柯西金的翻譯試了三次,第四次被接線員臭罵一頓。毛考慮到此舉會進一步激怒克里姆林宮,第二天,當中方發現蘇軍往珍寶島方面移動時,他立刻要外交部通報蘇聯,中方「準備進行外交談判」,言外之意就是中國不想打仗。毛最怕的是蘇聯在他開「九大」時來個突然襲擊,「九大」還有十天就要在北京開幕了,他不能不出席。

「九大」直到結束才對外宣佈,其保密狀態前所未有。一千五百名代表和幾百名工作人員就像被監禁在住地,大門緊閉,一律不許外出,電話全部撤銷,臨街的窗戶不得打開,還要拉上窗簾。去人民大會堂會場時,代表們坐的車在市區裡先兜一個大圈子,再從側門分散開進院內,人隱蔽地從便門進入會場。
四月一日開幕那天,天安門廣場上人民大會堂的正門,像平常一樣空空蕩蕩,好像沒事一般。會堂向外的門窗被厚厚的窗簾遮得嚴嚴實實,使人影,燈光透不出去。

毛的提防不是沒有道理。幾個月後的八月十三日,蘇聯選擇了對它有利的新疆鐵列克提地區,派大批坦克、裝甲車深入到中國境內,把一支中國邊防部隊包圍起來後全部殲滅。

莫斯科也還考慮過用原子彈襲擊中國的核設施,為此探詢了美國政府的態度。憂心忡忡的毛打破自己定的不同蘇聯高層來往的方針,同意柯西金一九六九年九月在河內參加完胡志明的葬禮後,歸國途中來北京。蘇聯總理被限於待在飛機場。去機場跟他會面的周恩來開門見山就提蘇聯對中國核基地施行核打擊的問題。但他沒能從柯西金那裡得到蘇聯不會動手的保證。一周後,周再次給柯西金寫信,請他確認中蘇雙方同意互不使用核力量進攻對方。蘇聯總理的回信有意不確認周所說的「默契」。

這時一家倫敦報紙刊登了有克格勃背景的蘇聯記者維克多.路易斯(Victor Louis)的文章。路易斯前不久剛訪問了台灣,是人們所知道的第一個蘇聯派赴台灣的使者。路易斯文章裡說克里姆林宮討論了空襲中國核基地的問題,同時還有計劃幫中共換領導人。

毛緊張萬分。十月十八日,蘇聯邊界談判代表團要來北京進行邊界談判。毛和中共核心怕飛機載來的不是談判者,而是往下扔的原子彈。毛跟林彪在蘇聯飛機到來前便遠走高飛。毛十五日去了武漢,林十七日去了蘇州。十八日那天,林彪平常的午休也不休了,自始至終跟蹤蘇聯飛機的航程,直到北京報告看到蘇聯人從飛機上走下來,他才放心地去睡午覺。

周恩來留在北京堅守陣地,搬進了市郊西山防原子彈的軍事指揮中心。他在那裡待到一九七○年二月。江青也待在西山,也許是監視周吧。

在這一場持續近四個月的戰爭風險中,整個中國軍隊進入緊急戰備狀態,疏散了九十四萬多人、四千一百架飛機和六百多艘艦艇。全軍重新開始了自文革以來處於停滯狀況的軍事訓練。

中南海被挖了個底朝天,建造了一個巨大的可防原子彈的防空洞,這個洞由一條可並行四輛汽車的絕密通道跟天安門、人民大會堂、林彪住宅毛家灣、專為毛和其他領導人設立的三○五醫院(儘管毛一次也沒進去過)連接起來,一直通往西山的秘密軍事中心。全國老百姓也被組織起來在城市裡大挖防空洞,耗資之巨,就不必說了。毛因打錯算盤帶來的這場戰爭風險,讓中國人又一次大受折騰。

這番虛驚之後,毛回到他根深柢固的信念:沒有哪個國家,包括蘇聯,真會發瘋到想侵略中國。為了保險,毛跟蘇聯人拉關係。一九七○年五一勞動節在天安門城樓上,他特意跟蘇聯的邊界談判代表打招呼,說他希望跟蘇聯做「友好的鄰邦」。很快,大使級關係恢復了,新的蘇聯大使幾個月後來到北京,蘇聯襲擊的可能性更加遙遠。

仗打不起來,但毛繼續在國內大搞「備戰」,原因是備戰的空氣有利於加緊搞軍事工業。

當軍事大國稱霸世界仍然是毛念念不忘的夢。文革大換班後,他強調「以戰備為綱」,高速發展軍工。僅核工業建設一項,一九七一到一九七五年的投資總數,就規定為前十五年投資的總和。而這時中國人均收入比貧困不堪的索馬裡(Somalia)還低,中國人均熱卡消耗量比三十年代還少。林彪等人順著毛的意思提出大增軍工投資,「什麼比例不比例」,要「比洋人還要洋」。那時中國在進口糧食。江西的新掌權者程世清將軍,知道毛希望把這筆錢花在軍工上,就提出不用進口糧食了,每年需要的糧食由江西包下來。這意味著江西上交的糧食將增加六倍。江西老百姓已經是喘息在生存線上了,這樣一來他們怎麼活呢?只要能討毛的好,新掌權者是什麼也不顧的。

政治基礎鞏固了,軍事工業可以騰飛了,毛心情舒暢。一九七○年八月,他第三次上廬山,開九屆二中全會,為下一屆「全國人大」作準備,制定經濟計劃。從悶熱的平原軀車上山後,他迫不及待地想游泳。一到住地就脫下衣服一頭扎進水庫。警衛勸他說水太涼,他出汗太多,他也不聽。在年輕人都起雞皮疙瘩的冰冷的水裡,他一連游了半個多小時,有說有笑,連說:「好舒服啊!」毛七十六歲了,身體是出奇的健壯,胃口好得令廚師和管家驚服。他還能繼續倒海翻江。

但就在這時,一件出乎意料的事發生了:毛澤東和林彪鬧翻了。(待續)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