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105)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1月26日訊】即使是毛所在的亞洲,毛也處處受阻。最慘的是「失去」越共。越共是斯大林一九五○年劃歸毛「管」的,多年來毛出錢出人,幫越共先打法國,再戰美國。但毛把越共當棋子使用,導致越共反目為仇。

一九五四年,毛軍事工業化起步,需要從西方購買禁運物資。他把法國作為打破禁運的缺口。那時法國同越共在打仗。毛的計劃是讓越共擴大戰爭,「以增加法國內部的困難」(周恩來的話),在法國人焦頭爛額時,中國站出來幫法國跟越共達成協議,以換取法國在向中國出口戰略物資問題上的通融。

四月,解決印度支那和朝鮮問題的日內瓦會議召開,周恩來率中國代表團參加。開會前一個多月,毛就已經決定要在會上達成停戰協議。但是他沒有向越共交底,而是給越共領導人印象,他支持他們一直打下去。當時越共在南方勢力強大,在北邊,奠邊府戰役正在進行。毛於四月四日指示中國駐越共軍事總顧問韋國清轉告越共★:「爭取雨季前(五月初)結束奠邊府戰役,利用雨季休整補充。八月或九月開始向琅勃拉邦和越曾(萬象)進攻,解放該兩城」。這兩個城市是老撾的雙首都。毛要越共「積極準備本年冬季至遲明年初春開始向河內、海防地區進攻,爭取一九五五年解放三角地區〔紅河三角洲〕。」
(★毛參與指揮越共的戰爭。朝鮮戰爭時,他縮小了越戰的規模。一九五三年五月,他一決定在朝鮮停戰,就把大批中國軍官從朝鮮直接派去越南。打奠邊府戰役,中國起了關鍵作用。是中國搞到法國絕密的戰略部署「納爾瓦計劃」(以法國將軍納爾瓦Henri Navarre命名),由韋國清親自交給胡志明。正是根據這份情報才決定打奠邊府這場決戰。一九五四年五月,在大量中國的軍事援助和顧問臨助下,決戰大獲全勝。)

越共五月七日攻下奠邊府,法國政府六月十七日垮臺。做交易的時刻到了。六月二十三日,周恩來在瑞士會見新任法國總理孟戴斯.弗朗斯(Pierre Mendes-France),和他商定了停戰方案。

回轉身周要越共接受這個方案。越共領導人不願意簽字。黎筍後來回憶說:周表示,「要是越南人還想繼續打,只好自己管自己,他不會再幫忙,他壓我們停戰。」越南戰爭沒有中國就打不下去。胡志明要主持談判的範文同總理簽字,范流著眼淚簽了。黎筍受命向越南南方的部隊報告這個消息:「我坐著牛車到南方去,一路上,同胞們都來歡迎我,都以為我們打了大勝仗。真是太痛苦了。」越共對中共的不信任感從此而生。而法國著手放寬對中國的禁運。

多年來,中國可說是北越唯一的資助者。一九六五年初,蘇聯新上任的勃列日涅夫等人開始大量援越,提供打美國飛機最需要的高射炮、地對空導彈等重武器。毛怕蘇聯取代他做越共的保護人,勸蘇聯人不要管越南的事。他對蘇聯總理柯西金說:「北越人民沒有蘇聯的幫助也打得很好……他們能靠自己的力量把美國人趕出去。」他還說:「越南人民自己能照顧自己,空襲炸死的人不多,而且死一些人也沒有什麼了不起。」中共領導人建議蘇聯「在西邊其他地方對付美帝國主義」。

毛也竭力想說動越共拒絕蘇聯援助。周恩來對範文同總理說:「沒有蘇聯援助更好,我是不贊成蘇聯志願人員去越南的,也不贊成蘇聯援越。」周甚至對胡志明說:蘇聯援越的目的「是改善美蘇關係」。哪怕周恩來有三寸不爛之舌,這樣的邏輯也實在欠缺說服力。

毛沒有辦法阻止越共接受蘇援,更沒有辦法拉越共同蘇聯決裂。他想通過親華的胡志明掌握越共。但胡在越共領導人中並非說一不二。胡經常住在中國,曾向中方表示想找一位中國夫人,中方也給他物色了一位。但越共否決了這一婚姻,說他們的領袖保持獨身對事業更有利。毛要維持他對越共的影響,唯一的辦法是多給錢,多給物資,多派士兵。★
(★從一九六五到一九六八年,中國向北越派出三十二萬多人的軍隊,包括十五萬多人的高炮部隊,有的到一九七三年才回國。這些部隊使北越得以騰出兵力到南越打仗,有的還有中國顧問隨行。)

即使這樣,越共也不買帳,未經毛同意就在一九六八年四月三日宣佈同美國談判。周恩來責備他們說:「好多人都不明白為什麼你們要急急忙忙發表這個聲明。……這是世界人民的看法。」周居然還把美國黑人領袖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於四月四日被害怪在越共頭上,說「如果你們的聲明晚一兩天發表,暗殺也許根本就不會發生。」

談判時,毛想插上一手。周對越共說,中國比越共更有談判經驗。越共不予理會。毛的報復是讓周拒絕接待來要援助的越南黨政代表團,理由是中國領導人「國內事忙」。但毛最終還是不得不繼續向越共大把撒錢。要當世界革命領袖,他不能不站在打美國人的越共背後。

越共不僅不聽毛的,還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發展自己的勢力範圍。儘管中國給老撾共產黨人大量援助,老撾人還是選擇了追隨越共。一九六八年九月,老撾領導人幾次委婉地請中國聯絡組組長「回國休假」,中方只得撤走。老撾同越共一樣,與莫斯科越來越貼近。

到六十年代末,世界「反美」領袖仍然是蘇聯,而不是毛。中共官員在大小場合喋喋不休地指責蘇聯給帝國主義幫忙,聽眾常常聽得不耐煩,替他們臉紅。不止一次,有人站起來叫中共的人閉嘴。美國官方也得出結論:毛主義在發展中國家不再構成威脅。毛清楚他的失敗。一九六九年,他對中央文革小組說:「我們現在孤立了,沒有人理我們了」。毛認為那些「毛主義」組織簡直沒用,削減了對它們的援助。

一九七○年三月十八日,柬埔寨發生政變。被推翻的西哈努克親王堅信政變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干的,決心同美國戰鬥到底。西哈努克在政變第二天從蘇聯到中國。毛請他留在中國。越南戰爭已由此變成整個印度支那的反美戰爭,印支三國之一的首腦西哈努克流亡中國,毛希望通過做西哈努克的靠山,樹立起反美領袖的形象。

西哈努克留在中國後,中國給他提供了七個廚師、七個糕餅師傅,還從巴黎專門給他空運鵝肝。他有自己的專列,出國旅行時有兩架飛機,一架載他的行李和禮品。毛對他說:「告訴我們你們需要什麼,可以提出來。我們可以多為你做點事。沒有什麼了不起嘛。」西哈努克一提錢,抱歉給中國增加負擔,毛就說:「我請你給我們多增加一點負擔。」

秘密住在中國的「紅色高棉」領導人波爾布特在中方壓力下同西哈努克合作。中國曾支持「紅色高棉」要推翻他。兩年前的一九六八年三月,西哈努克公開指責北京「玩骯髒的把戲」,說「紅色高棉是他們一手造出來的」。「就在前兩天,我們才繳獲了一大批各式武器,都是從中國運來的。」 」
如今西哈努克成了毛的寶貝。毛以西哈努克的名義召開印支三國高峰會議,會議四月在廣州舉行。開幕時中國發射了第一顆人造衛星,向與會者和全世界顯示實力。衛星繞著地球播放毛的頌歌(東方紅)。毛接見放衛星的有功之臣時,樂得合不攏嘴,一再說:「了不起啊!了不起啊!」

毛然後以全球反美鬥爭領袖的口氣發表「五.二○」聲明,題目是:「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打敗美國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他登上天安門城樓,西哈努克站在身旁,由此時還得勢的林彪面對五十萬人宣讀聲明。

為了念這個聲明,病懨懨的林彪打了一針興奮劑。出場前,西哈努克注意到,林「看去好像輕飄飄有點管束不了自己,他不時打斷毛,手舞足蹈,滔滔不絕地大聲發表反美演說」。到他講話時,林拖著長長的顫聲說:「我要發表講話!——我講講關於越南——兩個越南——半個越南——」這樣顛三倒四了幾句之後才言歸正傳,但還是把「巴勒斯坦」念成了「巴基斯坦」。

聲明點名譴責美國總統尼克松(Richard Nixon)。喝醉了酒的尼克松暴怒之餘,下令調動軍艦。但他很快鎮定下來。國家安全顧問基辛格對他說,毛「除了口頭上鼓勵鼓勵越南以外,拿不出什麼東西」。美國人於是對毛的聲明沒有反應。即使在印支戰爭中,西方人看重的也是越南。倫敦《泰晤士報》(The Times)稱:西哈努克「要想重返政壇得依靠越南」。基辛格開口閉口談的都是「河內對柬埔寨的野心」。

毛對西方不把他當回事大為光火,罵基辛格是「臭知識分子」,「大學教授根本不懂外交」。毛想了一個別的辦法讓自己處在世界的聚光燈下:把美國總統「釣」來中國。(待續)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