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迫害的民革中央六大高官(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02日訊】在中共的語境下,「民主黨派」指的是除中共以外八個參政的政黨的統稱,在中共一黨專制下,它們無疑只是花瓶而已,因此又被稱為「衛星黨」。這些「衛星黨」在中共建政前後為中共實施統戰發揮了不小的作用。然而,它們雖然被中共稱為「肝膽相照」,雖然為中共立下了大功,但它們卻在中共掀起的政治風暴中,不能倖免。特別是在文革中,包括大批民主黨派高官、工商業者上層代表人物以及少數民族、宗教、華僑的頭面人物,非黨高級知識分子等都被抄家、被揪斗。

本系列將盤點那些一心追隨中共但被中共迫害的民主黨派高官和知名人士。本篇說的是民革中央的高官。

民革,是八個民主黨派排在第一位的,是1948年在中共的指示下建立的,早期主要由國共內戰時的國民黨左派及其後裔以及投靠中共的國民黨軍政人員組成,代表人物宋慶齡,曾被中共任命為國家副主席和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因為其成員與台灣國民黨存在關聯,所以其統戰目標非常明確。也因為這樣的關聯,民革的一些高官們在中共發起的運動中,或是在精神上,或是在肉體上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迫害。因宋慶齡已在《被中共迫害的國家正副主席》中介紹過,本篇不再納入。

民革中央秘書長梅龔彬入獄八年

曾是國民黨創建元老的梅龔彬,原名梅電龍,1925年加入中共,參加過北伐和南昌、浙東和浙西暴動。1929年8月,梅龔彬接受中共特別任務,以留日學生高喬平的身份前往日本。在與日共聯絡員接頭時,梅龔彬被抓,在日本監獄中被關了一年多,出獄後在日本休養了半年。也是在此期間,他結識了神州國光社的胡秋原,並通過他認識了國民黨將領陳銘樞和李濟深。

1931年梅龔彬回國後,正式改名,並以大學教授、作家身份進行秘密活動。兩年後,他接受中共特務頭子潘漢年的派遣,進入國民革命軍19路軍,成為陳銘樞手下。1934年兵變失敗後,梅龔彬隨19路軍撤退到香港,開始了其長期臥底的生涯,並由此結識了眾多民主黨派人士和國民黨左傾之人,對他們實施統戰。

1947年,梅龔彬再次接受潘漢年的指示,協助李濟深籌建民革。不久,民革在香港成立,宋慶齡當選為名譽主席,李濟深為主席,梅龔彬為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據悉,民革成立時的所有文件,都是梅龔彬親自起草的。

民革成立後,為中共在統戰國民黨高級將領以及民主人士、知識分子上發揮了重要作用,其中梅龔彬的貢獻不可小覷。史料顯示,從1948年8月開始一直到1949年3月,梅龔彬分四批把民主人士從香港送到中共占領區。

第一批北上的民主人士有沈鈞儒、譚平山、蔡廷鍇、章伯鈞等十餘人。第二批船上有郭沫若、馬敘倫、許廣平母子、陳其尤、沙千里等人。第三批有李濟深、茅盾夫婦、朱蘊山、章乃器、彭澤民、鄧初民,王紹鏊、柳亞子、馬寅初、洪深、施復亮、翦伯贊、沈志遠、孫起盂、吳茂蓀、李民欣等三十餘人。第四批有黃炎培、盛丕華等人。

當時的國民黨對於這批人突然離港感到非常吃驚。可嘆的是,上述這些相信了中共和梅龔彬的人,除了早死的之外,在後來的運動中,大多數都沒有逃脫中共的魔掌。

梅龔彬是在1949年陪同李濟深來到北京的,時任中共統戰部部長的李維漢對他說:「從現在起,你的組織關係轉到中央統戰部,你作為中央統戰部派往民主黨派工作的一個不公開的共產黨員。」從此,梅龔彬均以民主人士身份出現,長期任民革中央秘書長,掌管著民革中央大權。而直到其死去,中共都沒有承認他的中共黨員身份。

1955年,毛澤東為掩蓋其曾與日軍勾結的黑幕,炮製了潘漢年冤案,而潘漢年正是當年負責與日軍接觸的負責人。與潘漢年有關的梅龔彬也受到牽連,被隔離審查,之後被關進監獄8年,出獄後,又被勞改8年。

在此期間的1975年,梅龔彬抑鬱而終,終年75歲。害人又害己的他,臨終可曾明白自己走的是怎樣的不歸路?

民革副主席蔣光鼐與蔡廷鍇之死

曾任民革中央副主席的蔣光鼐與蔡廷鍇都是國民黨第19路軍將領,蔣光鼐為總指揮,蔡廷鍇任軍長,他們曾參加過1932年的淞滬抗戰。1933年11月,他們拒絕剿共,而是在福建舉行兵變,成立了「中華共和國人民革命政府」,李濟深為主席,並隨之與中共的偽政權「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政府」簽署協定,停止軍事對抗和開始經濟合作,同時開始反對蔣介石。

之後,蔣介石調遣軍隊進入福建,粉碎了兵變。蔣、蔡二人率領19路軍部分高官逃到香港,19路軍番號被國民黨取消和收編。

其後,在梅龔彬和中共的巧言下,二人回到中共大陸,並在中共建政後被任命為高官。蔣光鼐先後任政協委員、紡織工業部部長、全國政協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等。蔡廷鍇先後任全國政協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政協副主席、民革中央副主席等。

1957年「反右」運動中,蔣光鼐的在中央美院學習的兒子蔣建國被打成了「右派」。這件事讓蔣光鼐心有餘悸,於是通過時任國防部長的彭德懷,將另一個18歲的兒子蔣慶渝送入部隊,進入大連海軍工程學院學習。但沒有想到的是,1958年廬山會議上彭德懷受到了批判, 蔣慶渝成為彭安排在「海工」的「黑苗子」、「定時炸彈」。

文革爆發後,蔣光鼐的家被一群紅衛兵抄家。當時蔣光鼐正在病中。這些女紅衛兵闖進蔣家住宅後,凶狠地叫蔣家的人全部集中到客廳內,聽她們宣讀通篇是凌辱言辭的《告民主黨派最後通牒》。然後罵罵咧咧,東翻西找,把稍微值錢一點的東西都拉走了。

紅衛兵走後,蔣光鼐深怕性情剛烈的蔡廷鍇受不了突如其來的衝擊和侮辱,急命夫人黃晚霞給蔡廷鍇打電話,讓蔡做好思想準備,不可衝動、不能發火,免吃大虧。蔡廷鍇接電話後當然非常震怒。他一言不發,在屋裡來回踱步。

其後,因也被抄家的章士釗給毛寫信,毛大概覺得這些民主黨派還有利用的價值,就下令對13人進行保護,蔣、蔡也在名單中。雖然他們沒有繼續遭到紅衛兵的衝擊,但內心鬱悶無人可訴。1967年,蔣光鼐在抑鬱中離世。據其兒子蔣建國回憶,一次在病床前,蔣光鼐用沒打點滴的手握著兒子的手,說:「阿國, 我看你不壞, 為什麼他們說你是右派呢?」 蔣建國面對父親的疑惑,直到父親去世也沒有告訴他答案。

一年後,蔡廷鍇也在北京離世。不知他們離世前是否看清了中共的本來面目?

民革中央副主席程潛之死

與蔣光鼐與蔡廷鍇同時任民革中央副主席的程潛,曾是同盟會元老,北伐戰爭時任國民革命軍第六軍軍長,抗戰時第一戰區司令長官,陸軍上將。抗戰勝利後,程潛被任命為湖南省政府主席,掌握著華中地區的大權。

當時的程潛面對國民黨節節敗退的形勢,內心十分矛盾。中共地下黨遂利用程潛的好友、湖南大學教授李達去分析形勢,說服程潛與中共合作。熱愛湖南、相信中共可以建立民主政府的程潛遂有些動搖。

1949年2月,曾經在東北打敗過林彪的陳明仁兼任長沙警備司令一職,為了說服陳投靠中共,中共不斷派人去給其做工作。此時已被說服的程潛也勸說陳看清形勢。6月,二人決定與中共合作,程潛還給毛寫了一封《備忘錄》,明確表明了自己擁護和平的決心。此後,中共軍隊順利進入長沙,控制了湖南。

可嘆的是,在文革中,陳明仁被紅衛兵打得半死,後氣恨交加,1972年得上不治之症,1974年離世。而程潛雖然上了毛的13人被保護名單,但結局也並不好。

據何蜀撰寫的《文化大革命中的民主黨派》一文,1968年初,程潛在家中摔成骨折後住進北京醫院,周恩來派來大夫和護士,護士是林伯渠的兒媳婦,是一位很有經驗的護士長。手術方案制定好後,周恩來批准了。但是很快發生變動,周恩來派來的大夫、護士全部被撤換,治療方案全部改變,換上來的醫護人員對程潛的態度很粗暴。

當程潛因腿痛要求按摩時,工作人員竟說:「你還讓人侍候?像你這種人,任何人任何時候都可以給你貼大字報。」程潛夫人郭翼青後來說:「對於程老的死我們是有懷疑的。因為程老身體本來很好,醫生說基本上恢復了,但醫院突然撤人,改變方案。這恐怕會有政治原因的。」那麼,誰是背後的主使?

同年4月,程潛離世,追悼會開得頗為冷清。而就在在程潛去世的第二天,湖南省革命委員會宣告成立,在《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為此發表的社論《芙蓉國裡盡朝暉》和成立、慶祝大會上通過的「給毛主席的致敬電」中,均回顧了湖南的革命鬥爭歷程,但隻字未提程潛所為,而且在社論中公布的毛的「最新指示」稱文化大革命實質上是中共及其領導下的革命群眾「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還出現了「國民黨殘渣餘孽」的新提法。

結語

被稱為「國民黨殘渣餘孽」的民革高官中,遭到中共迫害的不止上述6人,民革中央常委中陳銘樞被打成「右派」,邵立子文革中被批鬥,王崑崙被抄家並被關進監獄7年,龍雲被抄家,屈武被關監獄6年多,唐生智被關押……

這些輕信了中共美麗謊言的「國民黨殘渣餘孽」,或許在經歷了血雨腥風後,才明白連黨內之人都可以殘殺迫害的中共,又怎會對黨外之人以及普通百姓心慈手軟,即便是幫助自己之人⋯⋯至此他們才會明白自己所追隨的中共是個怎樣充滿了魔性的黨。而時至今日,這樣的黨仍在利用民革禍害台灣人民,而民革所謂的參政議政也不過是塊遮羞布。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