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告別恥辱拋棄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告別恥辱拋棄中共——從高智晟制憲思想說起

程曉容

高智晟律師的文字,一如既往,於蒼茫沈重中,抨擊中共,激發昂揚的民族精神。其新作《高智晟制憲思想記錄之五:永絕共產思想》剖析了共產體制反人倫、反常理的厚顏無恥。那麼,假如任由中共繼續行騙,容忍並順從它,繼續左右、操控、玩弄我們的意志、生活和生命,難道不是另一種恥辱嗎?

「苦海裡的一滴水」

高智晟律師記敘:在2006年8月15日後的十幾天時間裏,中共派人晝夜住在他的家裡,進行流氓式騷擾和搜查。「他們搜查出重達26公斤的全國各地冤民來信,…幾乎每一個來信者都有親人被共黨黨徒殺害,不僅告狀無門,而且因告狀遭致更其駭人聽聞的迫害。那26公斤的冤民來信裡,有著這個世間最為沈重的冤情和最為沈重的、永不可饒恕的罪惡。然而它只是這國,在共產黨製造下的罪惡苦海裡的一滴水。」

一滴水,即有26公斤之重。那麼,苦難的海洋,是怎樣的恐怖?自1949年10月之後的67個年頭,在紅色政權下,有多少中國人死於非命?——在非戰爭的「和平」時期,被槍決、被打死、被整死、被餓死、被自殺、被失蹤……非正常死亡人數竟高達8千萬!這個數字,超過了世界各國兩次世界大戰中死亡人數的總和,也超過了中國的抗戰和內戰中的死亡人數總和。

以「文革」為例,1980年鄧小平對義大利女記者法拉奇說:「永遠也統計不了,因為死的原因各種各樣,中國又是那樣廣大,總之,人死了很多」。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合編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給出的文革數據則是:「420餘萬人被關押審查;172萬8000餘人死亡;13萬5000人被以反革命罪處決;武鬥死亡23萬7000人;703萬人傷殘;7萬1200餘家庭整個被毀」。1978年12月13日,葉劍英在中共中央工作會議閉幕式上說:文革期間,全國整了1億人,死了2000萬人,浪費了8000億人民幣。

高智晟寫:「數千萬生靈驟死,海量的家庭、更其海量的親情灰飛煙滅。『鎮壓反革命』、『三反』、『五反』、『沒收官僚資本』、『社會主義改造』、『反右』、『大躍進』、『文革』、『六四』屠殺、鎮壓法輪功等數不清的昧滅天良的癲狂運動,每個運動中無不以人、以人的生命及自由為毀壞對像,永不可統計清白的海量的無辜人民的生命便在這樣駭悚天地的癲狂中永遠地墮入黑暗。更有更其龐大數量的人民,被這個人間惡魔拖至永不能擺脫的痛苦大澤中。中共在中國的罪惡生命過程之主要形式,便是不知疲倦地製造著多如牛毛的罪惡,以及以更其邪惡的犯罪手段掩蓋罪惡。」

共產紅禍

2004年,大紀元發表了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從根本上揭露了共產黨及中共的邪惡本質。九顆精神原子彈,撕下了中共的畫皮。最巧言辯的中共,對此卻啞口無聲,未見半個字的異議。

共產百年邪風,遺禍人間處處。高智晟律師在2017新年致語中寫:「已瞭然了的歷史事實表明,所有共產黨政權,其滅亡前幾乎把全部的精力用在對人民的血腥鎮壓及恐怖控制上。」

世界上第一個共產黨政權——蘇聯共產黨,在內部整肅的運動中,清洗黨內異己,同時鎮壓富農、鎮壓起義農民、罷工工人,實行宗教迫害,總共殺害了兩千多萬同胞。蘇共的清洗運動還培植了「告密」文化。在彼此提防和互相揭發中,往往那些提倡或主動「告密」者,又被他人告發,成為新的受害者。

蘇共早期領導人季諾維也夫在1918年9月宣稱:「處置我們的敵人,我們必須製造社會主義恐怖,我們將訓練9千萬俄國人佔在我們一邊,對另外一千萬人我們無話可說,而是消滅他們。」頗具諷刺性的是,後來,季諾維也夫被打成「反黨聯盟」首腦而被捕、遭處決,成為社會主義恐怖的祭品。

九評共產黨》有如下論述:「如果說,奪取政權的戰爭中暴力無可避免,那麼世界上從來沒有像共產黨這樣的在和平時期仍然酷愛暴力的政權。……在這方面達到登峰造極地步的是中國共產黨所全力支持的柬埔寨紅色高棉,其奪取政權後居然屠殺了柬埔寨全國四分之一人口,包括該國的大多數華裔和華僑。」(「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

柬埔寨共產黨總書記波爾布特領導的紅色高棉政權,在1975年至1979年期間,在國內進行種族滅絕,宣稱要「洗淨平民」。據估計造成了150萬至300萬柬埔寨人的死亡。(也有數字稱「約200萬人死亡)這一大屠殺結束後,在柬埔寨境內發現了超過兩萬個萬人坑,這些地方後被稱為「殺戮戰場」。因為參與大屠殺、犯下了反人類罪,柬共原副書記農謝和國家主席團原主席喬森潘被判處終身監禁。

提到濫殺,中共創下的記錄更是駭人聽聞。中共以冷酷的黨性消滅正常的人性,蔑視生命,為了維持政權而大開殺戒。「文革」期間,發生在各地的大屠殺之瘋狂和殘忍,令人震驚無語。惟有邪靈,才能興起如此恐怖的狂潮,把善念吞噬,把普通人變成了殺人不眨眼的魔鬼。

2010年,大陸作家譚合成出版了《血的神話——公元1967年道縣文革大屠殺紀實》。作者蒐集了數百萬字的原始資料、近400個案例,整理出珍貴的50萬字的史實記錄,「回顧一個有著悠久文明史的民族如何在群體的瘋狂中墮入野蠻狀態。」

1967年8月13日,一場當地人稱為「亂殺風」的屠殺從湖南道縣開始,隨後擴散至道縣所屬的零陵地區其它地方,一直殺到10月17日才停手。多年後,發生屠殺的零陵地區只有道縣等11個縣做了調查,統計死傷數字為:道縣有4,193人被殺、326人被迫自殺,佔全縣總人口的1.17%;11個縣共有7,696人被殺、1,397人被迫自殺、2,146人致傷致殘。死者中年紀最長的78歲、最小的僅出生10天。9,093個生命先後在66天的殺戮中消失,百餘個家庭遭滅門。

大陸前媒體人楊繼繩先生為《血的神話》作序。他表示,道縣慘案是「政治愚民」對「政治賤民」的屠殺。中共專制極權土壤中,培育出愚昧而又野蠻的奴性。「道縣大屠殺這一驚天慘案的根本原因是制度。」

遇羅文對「文革」三大屠殺案之一的「大興屠殺案」進行了調查。他在報告中沉痛地寫道:「事情雖然過去三十多年了,每當回憶起這些曾經發生在身邊的醜聞,總是難以克制憤恨、悲涼的心情。所以憤恨,是因為凶手也是中華民族的一分子,他們給全體民族帶來恥辱。而且,至今他們也沒有得到應有的懲罰。所以悲涼,是因為人的生命竟會這樣輕易地被剝奪,誰能保證,下一個不會是自己?而且,至今沒有一個當年的凶手出來道歉或者懺悔。不能懲惡,談不上社會的穩定;不會懺悔,就沒有進步的可能。最使我困惑的是,一個疑問永遠在纏繞:我們就是這樣一個醜陋的民族嗎?」

結語

中共的統治,使中國和中國人民陷入了苦難和恥辱的海洋。整整67年的謊言加暴力,扭曲歷史,顛覆倫常,毀滅文化,踐踏了人性及一切美好。當每一次「運動」過去,劫後餘生的人們,在膽戰心驚中、度日如年。下一波浪,風起何時?下一個受難的,又會是誰?

在《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言裡,高智晟律師莊嚴宣佈:「我們,全體⼈民,堅定確認共產主義制度的恐怖本質,在我們的祖國⼤地上要永遠根絕共產主義恐怖思想及其組織禍患」。

「永絕共產思想」。唯有拋棄中共,方可洗淨恥辱,杜絕悲劇重演。歷史與現實已充分說明,中共體制只要尚存,就會繼續禍亂人間,破壞正常的社會秩序,顛覆人類文明,危害人的心靈和生命。拋棄中共,回歸傳統,中華民族才能重新擁有真誠、善良、信義,才能告別悲涼,邁向新生。

參考資料:

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

遇羅文:《大興屠殺調查》

郭國汀:《蘇聯共產黨暴政的滔天罪行(共產黨暴政罪惡實錄系列評論之十二)》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