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逼婚趣聞:浙江女生10天8場相親 連喊「傷不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06日訊】今年新年期間,中國大陸各式各樣的「逼婚」事件屢屢上演。近日,浙江女孩小孟在10天裡被父母安排了8場相親,各種型男輪番上陣。儘管距離大學開學還有近半個月,但小孟已招架不住,急忙逃回校園「避難」,她連喊「傷不起」。

據陸媒報導,小孟(化名)今年21歲,是下沙一高校中文專業大三女生,這個寒假一回到老家溫州,就被父母安排了8場相親。父母不想小孟嫁給外地人,于是拜託親戚幫忙物色本地在杭州工作的優質男。

小孟第一個相親的男生個高1米85,鼻樑挺挺的,一身運動服特別有活力。第一眼見到,小孟差點一見鍾情,可惜一聊發現話不投機。

「他是名小學體育教師,除了對運動項目比較瞭解,還有一個愛好就是打遊戲。」小孟說,十句話不離遊戲,她幾乎融不進去,「兩人講不到點子上」。沒有共同語言,顏值再高也難以打動小孟的心。

第一次相親失敗後,父母第二天立馬給小孟找來一個「金融男」,怕女兒和對方沒有共同語言,這次父母瞄準了目前年輕人的交友方式,讓大小孟4歲的「金融男」先加了她的微信號,這樣,熱衷微信交友的小孟沒有拒絕。

這名「金融男」是杭州一家銀行的客戶經理,家境富裕,工作3年也有不少社會經歷。經過兩天的微信互動,兩人感覺還蠻投緣,就相約見面。

「線上線下差距不是一般小,照片看起來還算精神,可本人非常老成,說是比我大4歲,可頭上的頭髮少得可憐。」真人一見,小孟就想到了網上常說的那句話:「見光死!」

顏值讓小孟對「金融男」的印象大打折扣,但「金融男」還算體貼,吃飯前會幫小孟把椅子拉出來,等她坐下後,自己才去對面坐下開始點單。

即便有話聊,但小孟依然拒絕了,「不想找一個看起像爸爸的男朋友。」

雖然相親屢次失敗,但小孟父母沒有放棄,他們依然認可相親:「這跟古時候的『盲婚啞嫁』不同,多相親幾個總能找到合適的。」

就這樣,父母給小孟安排了一場又一場相親,從年三十到初九,一天一個,10天相親了8場。最後小孟招架不住,連喊「傷不起」,她只好早早逃回校園。

同是浙江的會計專業大四學生柔柔(化名)今年22歲,高個子長發,大眼睛特別迷人。講起自己「被相親」的經歷,她既無奈又渴望收穫。

母親早在她大二時就放下狠話:畢業前如果找不到男朋友,就不用回家了。于是,她就從大二相親到大四,前後相親了不下10個。

「你看我的外表就知道不愁嫁,可父母特著急,說是大學裡的男生不適合我,我應該找比我年紀大的對像。」柔柔說,大二寒假,父母就忽悠她去餐館吃飯,結果是安排她和同事的表弟相親。

出發前父母還叮囑柔柔化妝,穿著要得體。這時,柔柔意識到「飯中有局」,知道是去相親,她一下就皺起眉頭。

見柔柔不高興,媽媽立馬開始介紹男方:「浙大碩士,大你5歲,在杭公務員,獨生子,父母也都是雙職工,清清爽爽。」

飯桌上,雙方家長都咧著嘴笑著,不停地稱讚對方孩子漂亮能幹,還不忘製造聊天話題,這讓兩個人更顯尷尬。

兩個人在飯後加了微信,卻沒有太多共同話題:「他是個『沉默男』,比較成熟,聊來聊去總是在說學習和專業,或許隻適合做哥哥。」

第一次相親失敗,父母並沒有放棄。後來一次是鄰居介紹的,這次柔柔有經驗了,如果沒意向,請救兵電話救場,「只要看著不合適,我馬上微信表姐,讓表姐電話我說家裡有事,離場。」

然而「烏龍」的是,見到男方後,對方比柔柔還懵。對方壓根就不曉得自己這次是來相親的,原來他是被家裡人「騙」來吃飯的。雖然對方後來才弄明白是場相親,因為年紀相彷,也挺談得來。

但一頓飯吃下來柔柔就再也不打算和這個男生聯繫,「這個男生是個『媽寶男』,不但點菜沒主見,就連選擇看什麼電影都決定不了,還要打電話問媽媽。」柔柔特別受不了性格軟弱的男生。

「三年相了十多個,前面的確有點麻木,父母急,我也急。媽媽總說女人再漂亮,一旦過了25歲就走下坡路,或許就沒有多大市場了。」柔柔總結了三年的相親經驗說,「又有才,顏值又高的好男人絕對搶手,趁現在年輕有資本的時候抓住了那是緣分,抓不住就要努力了。」

柔柔的母親認為,「女性無論條件多好,年齡都會成為一大限制,這是我要女兒早早相親找對像的原因。」

據大陸民政局最新數據顯示,目前中國大陸單身成年人已經超過2億,其中未婚的達1.4億人,20-24歲年齡段最多,有8320萬人。而新年期間最為感受到「相親」壓力的人群,按城市排名主要分佈在廣州、深圳,按省域排名則主要分佈在華東和華南地區,浙江位居榜首。

(記者張莉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