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究竟死多少人?鄧小平:那是天文數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07日訊】中共「文化大革命」,簡稱文革,因其時間長達十年之久,被人們稱為「十年動亂」、「十年浩劫」,是一場於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期間由毛澤東與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組」發動和領導的政治運動。

大陸作家秦牧曾這樣評述文革:「這真是空前的一場浩劫,多少百萬人顛連困頓,多少百萬人含恨以終,多少家庭分崩離析,多少少年兒童變成了流氓惡棍,多少書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勝古蹟橫遭破壞,多少先賢墳墓被挖掉,多少罪惡假革命之名以進行!」

「多少百萬人含恨以終」?文革中究竟死了多少人?各種研究數字與中共官方數字均表明文革中至少數百萬人被迫害致死;而中共元老葉劍英曾在內部會議中透露,文革整了1億人,死了2千萬人;鄧小平曾向外國記者承認,「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數字,永遠都無法估算的數字。」

海外學者研究:文革中大約100萬至773萬人喪生

美國漢學界權威、哈佛大學的費正清教授在專著《中國:新歷史》裡估計超過100萬人被迫害致死。

海外華裔學者、中國大陸當代史專家丁抒教授以史料分析推論的方法,得出文革非正常死亡人數大約在200萬左右的結論。他的基本分析是:「1966年紅色恐怖殺人10萬」,「文革初期自殺者約20萬人」,「武鬥一年死人30萬至50萬」,「50萬人以上死於清隊」,「一打三反」和「清查五一六」也迫害致死20萬左右。

加州大學爾灣分校蘇揚教授窮十年之功,收集和使用了中共公開出版的1,520種縣志中的文革死亡數字,加上可以找到的「內部檔案」和回憶調查,推斷出:文革中的中國農村至少有75萬到150萬人被迫害致死;同樣數目的人被毆打致殘;至少3,600萬人經歷不同程度的政治迫害。這一受害者數還不包括主要城市。蘇揚在他的專著中承認:因為所有官方的縣誌都在不同程度上掩蓋歷史真相,他的計算結果仍很可能是大大低估了實際的死亡人數。

美國研究世界上大屠殺的權威、魯密爾教授(r. J. Rummel)在著作《一百年血淋淋的中國》中說,文革中喪生者的數目大約為773萬人。

中共官方數字:文革中超過200萬人非正常死亡

中共新華社高級記者、《炎黃春秋》前總編楊繼繩原題為《道路.理論.制度——我對文化大革命的思考》一文,刊載於2013年11月30日出版的第104期《記憶》。該文是他在北京大學斯坦福中心2013年10月25日舉辦的「寫毛澤東時代」學術討論會上的發言。

楊繼繩在文章稱,葉劍英在中共十二屆一中全會後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曾披露文革遭受迫害及死亡人數:(1)規模性武鬥事件4,300多件,死亡123,700多人;(2)250萬幹部被批鬥,302,700多名幹部被非法關押,115,500多名幹部非正常死亡;(3)城市有4,810,000各界人士被打成歷史反革命、現行反革命、階級異己分子、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反動學術權威,非正常死亡683,000多人;(4)農村有520多萬地主、富農(包括部分上中農)家屬被迫害,有120萬地主、富農及家屬非正常死亡;(5)有1億1,300多萬人受到不同程度的政治打擊,557,000多人失蹤。

而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合編的《建國以來歷次政治運動事實》載:1984年5月,中央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核實,重新統計的「文革」有關數字是:2,144萬餘人受到審查、衝擊;1億2,500萬人受到牽連、影響;420萬餘人被關押審查;172.8萬人非正常死亡;13.5萬人被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死刑;武鬥中死亡23.7萬,703萬餘人傷殘;7萬多個家庭被毀。

這兩組官方數據並不一致,但都承認文革中超過200萬人非正常死亡。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教授、文革研究專家宋永毅質疑,在官方公布和透露的統計數字裡,一直存在著自相矛盾的現象。例如廣西省1992年《當代中國的廣西》一書中承認:文革非正常死亡大約8萬3千人。但是一份保密文件《廣西文革大事記,一九六八》的記載,僅韋國清指揮廣西軍區在1968年革委會成立前後,就殺了「四二二造反派」至少10萬人。又如,有關內蒙古的死亡人數,1980年公開的「內人黨」案的致死人數為12,222人。2004年出版的《內蒙古自治區史》中透露:十年文革「共有2萬7千9百餘人被迫害致死」。死亡人數相差不止一倍。再如雲南省,1982年官方披露1萬7千人被迫害致死。但是2005年《雲南文革大事紀實》中透露:這一數字是2萬3千人。

文革中的非正常死亡到底是多少人?宋永毅認為,恐怕要等中共機密檔案公開後才有定論。

葉劍英內部講話:文革死了2千萬人

2014年9月24日,大陸《新京報》發表署名為「西坡」的文章《美國槍支泛濫等於40個文革?——跟孔慶東談數據》,質疑北大教授孔慶東將文革中「被迫害致死」和美國槍支泛濫致死的人數作比較。文章表示,文革的危害性,不僅僅體現在受害者人數上,其對文明的踐踏、對整個國家的發展的阻礙,都是深刻而長遠的。何況,單獨從數字上看,也是足夠驚人的。

文章稱,「1978年12月13日葉劍英在中央工作會議閉幕會上的講話中說:文革中,包括受牽連的在內,受害的有上億人,占全國人口的九分之一。相信再怎麼玩數字遊戲的人,看到這個數字都會感到觸目驚心。」

山東大學副教授董寶訓與山東黨史副主任丁龍嘉合著的《沉冤昭雪——平反冤假錯案》一書1997年由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書中引用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葉劍英在1978年12月13日中央工作會議閉幕式上的講話:「中央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文化大革命死了2,000萬人,受政治迫害人數超過1億人,占全國人口的九分之一,浪費了8,000億人民幣。」

詭異的是,葉劍英1978年12月13日在中央工作會議閉幕式上的講話並沒有被中共中央文獻收錄,但卻出現在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出版的《葉劍英選集》裡。公開出版的講話裡,葉劍英講道:「文化大革命給我們一條最重要的教訓就是,這場運動的領導班子 ──中央文革,……他們利用篡奪來的權力,大搞法西斯專政,上整幹部,下整群眾,製造大量冤案、錯案、假案,把許多老同志打倒,把大批幹部和群眾打成「走資派」、「反革命」,進行殘酷迫害。包括受牽連的在內,受害的有上億人,占全國人口的九分之一。這個教訓是極其慘痛的。」

公開出版的講話裡,沒有出現「文化大革命死了2000萬人」等具體數字。

2008年12月19日,由葉劍英女兒葉向真口述,葉辦主任王守江、葉劍英軍事祕書王文理回憶,盛平整理成的《葉劍英中央工作會議講話起草記》發表在《財經》雜誌總第227期上。該文提出此次36天的中央工作會議是葉劍英向中共中央建議的,是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的預備會議。

按葉向真的說法,葉劍英在中央工作會議閉幕會上的講話稿,是葉劍英口述,葉向真的女婿劉詩昆參加,葉劍英親筆最後修改定稿。

據葉向真講,這篇講話後來又作了許多刪節和修改。講話中有多處涉及華國鋒與習仲勛的表述被全部刪除。如「在這次會議上,華國鋒同志作為我們黨的主席、黨的領袖,當著全體與會同志的面,公開作自我批評,講得那樣坦率、那樣誠懇,使我們非常感動。在這方面,華主席給我們做出了榜樣」等文字被刪去。

葉劍英在中央工作會議閉幕式上的講話被刪除,以及未被中共中央文獻收錄,說明葉劍英講話中涉及不少敏感信息;這也表明,葉劍英關於「文化大革命死了2000萬人」的說法並非空穴來風。

鄧小平:「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數字」

據《鄧小平文選》記載,1980年8月21至23日,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兩次接受世界著名的意大利女記者法拉奇採訪。法拉奇曾經採訪過全世界卸任、在任國家元首200多人。

法拉奇採訪時第一句話問:「天安門廣場的毛澤東畫相,是否讓它繼續掛下去?」第二句話問:「你們中國人總說,文化大革命是四人幫搞的,但在說四人幫時,伸出的是五個手指。」

法拉奇接著繼續問鄧小平:「文化大革命究竟死了多少人?」

鄧小平回答說:「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數字,永遠都無法估算的數字。」

鄧小平還舉了一個經典冤案:雲南省委書記趙健民被康生當面指定為叛徒、國民黨特務。下令公安部長謝富治把趙健民當場抓起來,投入大牢。僅趙健民的一案就共牽連了138萬多人,打死了1萬7千多人,6萬多人被打殘。僅昆明地區就打死了1,493人,打殘了9,661人。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