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廣西1968之三 人吃人狂潮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08日訊】文革中,廣西的人吃人狂潮,最早由作家鄭義揭示出來,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的宋永毅教授和團隊,則根據官方機密檔案,披露出更為詳細和大規模的慘案。今天的「百年紅禍」特別報導,我們繼續請宋教授揭秘,廣西的人吃人狂潮。

作家鄭義曾兩次深入廣西走訪5個縣進行調查,最早向世界揭露出廣西在文革中發生人吃人案件。他在著作《紅色紀念碑》中,描述了廣西人吃人狂潮的三個階段——

剛開始的階段,吃人還是偷偷摸摸,恐怖陰森。發展到高潮階段,挖取活人心肝肺等都是大張旗鼓,轟轟烈烈。最終達到群眾性瘋狂階段,人們殘存的一點罪惡感與人性,已被共產黨發起的「階級鬥爭的十二級颱風」,刮得一乾二淨,連一般群眾都捲入了吃人狂潮。

而宋永毅教授和團隊編著的《廣西文革機密檔案資料》,則依據官方機密資料,揭示出更大規模的慘案——文革中廣西有31個縣市捲入吃人狂潮,僅在機密檔案中就記載了302人(次)被吃,而民間學者統計,有名有姓的被害者達到421人。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教授宋永毅:「最厲害的是武宣縣,根據檔案統計有75個人被吃掉。它那個人吃人是發生在集市。武宣縣大概有30萬人,那個集市至少上萬個人,他們就在趕集的時候,把那些所謂的地富反壞右及其子女,或者說是反對派的人,把他們當場鬥了以後殺死,然後所有的群眾就上去都割著肉吃,剖肝吃。」

吃人的甚至包括未成年人。桐嶺中學副校長黃家憑在批鬥中被亂棍打死,第二天上午,學生黃佩農將黃家憑的屍體剖腹取肝,女學生張繼鋒等人將肉割下,只剩骨骼。當天午後,在桐中廚房周圍,宿舍區檐下,用瓦片烘烤人肉的情景,舉目可見。

然而學者們研究發現,廣西人吃人狂潮並不是民間自發,而是國家機器行為。因為廣西當時的第一書記兼廣西軍區第一政委韋國清,是文革中唯一沒有被打倒的一把手。以他為代表,從省委、軍區、警察直到武裝民兵,整套國家機器保存完整。文革期間,廣西在全國最獨特的兩點,就是「國家機器完整」,和「發生大規模人吃人」。

宋永毅:「公社的革委會主任就在,武裝部部長就在(殺人現場),人家叫他說你阻止一下,他說這個是群眾運動,我們為甚麼要阻止?也就是說他支持。而且這個中間常常還是武裝部長帶頭,武裝部在文革中間來說,它是個國家機器。國家機器直接參與,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

隆安縣一個民兵的例子,顯示出國家機器如何逼著人吃人。

宋永毅:「有一個民兵叫零有源,是個基幹民兵。這個人雖然也是殺人兇手,但是他開始沒有吃人。結果那個武裝部長姓黃的(黃以荃),就說你下去把某人給我殺了,殺了以後把肝給我挖出帶回來,我們要燒了吃。那(零有源)他當然覺得,這個我怎麼能?第一次他抵制了。回來以後那個武裝部就警告他說,下一次如果你再不執行這個命令,我們就把你給吃了。後來他就成為殺人挖肝剖腹取膽的一個積極分子。」

宋永毅教授在論文中,整理出在機密檔案中被點名的200名直接剖腹或取肝的殺人犯、策劃犯,其中60%都是國家機器成員。而武宣縣84%的吃人者都是中共黨員或幹部。

為甚麼國家機器要吃人呢?宋教授進一步分析大量個案後發現,兇手的暗藏動機絕不是出於純粹的「階級鬥爭」,因為不同於大躍進、大饑荒時,人們為了求生,吃的是人身上任何可以吃的部位,廣西文革中的吃人者,吃的是受害人的心、肝和生殖器。

宋永毅:「那為甚麼呢?實際上講穿了,並不是你對階級敵人的仇恨到這個程度,而是出於一種卑劣的動機。怎麼卑劣的動機?中國的中醫中間有一個理論,吃肝補肝,吃心補心。實際上他們最主要的是吃甚麼呢?吃活人的心和活人的肝。是為了自己的長壽,為了自己的萬壽無疆。」

據中共官方的統計,廣西文革中有近五萬共產黨員參與了直接殺人。1984年後當局所謂處理文革遺留問題,廣西有25,000名黨員被開除黨籍。而當時紅色政權的第一把手韋國清不但沒受處罰, 相反最後官至中共軍隊總政治部主任、人大副委員長。據說,韋國清當時還不滿意的反問道:「為甚麼吃過人的人不能繼續當幹部?」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