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廣西1968之四 性暴力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09日訊】今天的「百年紅禍」特別報導,我們繼續關注廣西文革。在前兩集的節目中,文革研究權威,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的宋永毅教授,揭秘了廣西軍隊對百姓的大屠殺,以及國家機器推波助瀾造成大規模人吃人案件,今天我們將目光投向亂世中的弱勢群體—女性。作為大屠殺的衍生物,廣西文革中對女性的性暴力也是罄竹難書。

文革期間,正當廣西的軍隊將百姓當成「國民黨」圍剿;紅色政權直接參與消滅「四類份子及其子女」和「政治反對派」;國家機器成員享受著革命的「人肉宴席」的時候,另一種特殊暴力也隨之蔓延——這就是針對女性的性暴力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教授宋永毅:「最主要性暴力是甚麼呢?是強姦所謂『四類份子及其子女』的妻子和兒女,分他們的女人。大概當時女性被強姦的,千人以上。」

在文化大革命中間,儘管毛澤東等中共領導人過著犬馬聲色的生活,但普通人在男女關係上稍有不慎就會被扣上帽子,甚至招來牢獄之災。然而,根據宋永毅教授和團隊編著的《廣西文革機密檔案資料》,當時出現了強姦、輪姦、性虐待、乃至以性暴力辱屍、毀屍等惡性案例,包括對未成年少女和孕婦。

為甚麼嚴格禁慾的農村會如此失控呢?

宋永毅:「就是有組織的大屠殺的失控,所以必然伴隨著人吃人,還有大規模的性暴力。這個不是用(階級鬥爭)意識形態能解釋清楚的。廣西都是些農民,不識字的,他怎麼知道甚麼無產階級專政要繼續革命,他就知道佔人家的財產,姦人家的妻女,所以這個性暴力都是在這種情況下發生的。」

很多殺人施暴者,都是代表國家機器的革命委員會主任,黨支書,或民兵幹部等,但上世紀80年代中共所謂處理廣西文革遺留問題時,對他們卻異常寬大——在五萬名參與直接殺人的共產黨員中,只槍決了10個人,其中僅有3人是因強姦殺人被起訴。

宋永毅:「有一個凌雲縣武裝政委,後來擔任凌雲縣革命委員會主任,叫王德堂,是個現役軍人。他的主要罪行是甚麼呢?就是他強姦或者誘姦被害者的遺屬數十人,據說是達到50人之多。」

另一個被槍決的是原廣西容縣六美鄉(大隊)民兵營長李超文,他不僅強姦被害者遺屬數十人,還有預謀和進一步謀殺。

宋永毅:「李超文他先是誣陷一個歸國華僑叫周恒志,說他『藏有炸彈』。然後把他打成重傷,然後以搜查為名強姦了他16歲的妹妹。然後他為了防止他家人上告,又為了長期佔領他那個妹妹,他又把她的哥哥和父親都殺掉。」

然而當時因受辱而流離失所,精神失常,含恨自殺,或被欺凌致死的女性卻不在少數,痛苦和創傷伴隨她們一生,甚至到文革結束還造成多重悲劇。

宋永毅:「上思縣有一個農村的女的,她的老公在文革中間被他們殺了,就把她分配給一個民兵幹部,她就嫁給那個民兵幹部,實際上這個人就是殺她老公的兇手,她不知道。等到76年以後,她跟那個兇手養了兩個兒子了,她發現原來她老公是殺人兇手。結果呢,她就把那兩個兒子都給殺了,自己發瘋了,自殺了。」

廣西的大屠殺,人吃人,性暴力,都發生在沒有任何戰亂和外來侵略的和平時期,然而15萬中國人的生命,就在一場政治運動中灰飛煙滅。對這段匪夷所思的機密史實,中國人需要了解嗎?還是需要忘卻呢?明天的「百年紅禍」特別報導,請關注宋教授的進一步分析。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