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預測:中共政權終結於何年?(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內容提要:本文彙集了蘇聯和中國這兩個社會主義大國歷史上的一系列標誌性事件或事項並加以對比,以預測中共政權終結年份。作為預測項目的33個標誌性事件或事項分別涉及政治、經濟、軍事、外交、新聞、文藝、人口、社會、航太等多個領域。通過兩種計算方法分別得出各個預測專案的資料後,再取其平均值作為最終結果,從而得出中共政權終結的大致年份。本文共有四部分:一、預測的依據,二、相同年份數相加法預測及結果,三、相同比例推測法預測及結果,四、說明與分析。)

第四部分說明與分析(續)

D)「延壽」因素與「折壽」因素

筆者介紹了預測專案的入選要求後,可能還有讀者會問:除了上述選項和棄項,對中、蘇兩國的大量其他歷史事實或事件,作者如何看待呢?它們屬於「延壽」因素還是「折壽」因素?要回答這一問題,就必須對中、蘇兩國歷史作一更為宏觀的全景式鳥瞰,並從中提取最主要的「延壽」因素(A-蘇、A-中)、「折壽」因素(B-蘇、B-中),以及既可使之「延壽」又會使之「折壽」的「雙刃劍」因素(C-蘇、C-中)。

上文已經提及的選項和棄項原則上不一定再列舉。

(A-蘇)使蘇聯「延壽」的最主要因素:

(1)蘇德戰爭(1941-1945)中期及後期,蘇軍揮師西進,鐵流千里,席捲東歐,攻克柏林;隨後與各國盟軍一起,徹底戰勝德國法西斯,使蘇聯民族精神空前高漲。這種民族精神決非中國大陸當前那種所謂「愛國主義」之類所能望塵企及。

(2)華沙條約組織(簡稱「華約」,1955-1991)作為一體化軍事聯盟而存在,地理上為蘇聯構成了大縱深戰略屏障。

(3)當年與歐洲經濟共同體(現已發展為歐洲聯盟,簡稱「歐盟」)相對應、有「社會主義經濟共同體」之稱的經濟互助委員會(簡稱「經互會」,1949-1991)是蘇聯具有超級大國的國際經濟、外交地位的原因之一。「經互會」以蘇聯為實際上的「老大哥」,其他成員國包括除南斯拉夫(僅為諮詢國)以外所有東歐社會主義國家(其中阿爾巴尼亞1961年停止參與活動、1987年退出),以及蒙古、古巴、越南,此外還有近10個觀察員國如朝鮮、寮國、阿富汗等。

(4)除了切爾諾貝利(1986年核事故)、摩爾曼斯克(核軍備、核工業、核設施集中地)兩個地區情況比較極端以外,蘇聯全境從北冰洋到黑海,從波羅的海到太平洋,包括森林、草原、河流湖泊、沼澤在內的絕大部分生態系統整體上保護得較好,受污染程度較低。各種資源(水源、土壤、動植物、礦產等)基本上沒有遭到破壞性開發、濫用。中國大陸的情況正相反。

(5)蘇聯人的住房、教育、醫療、就業、工資、退休等福利待遇都相對較好。中國人以上各方面待遇則遠遜於蘇聯人。

(A-中)使中共政權「延壽」的最主要因素:

(1)解散農村人民公社(20世紀80年代上半期)而實行「包產到戶」。蘇聯至解體仍未解散集體農莊。

(2)從1979年春「中(國)越(南)邊境自衛反擊戰」至1989年夏北京「六四」鎮壓事件這十年間,極為例外地一度放棄過「先軍政治」性質的國策。蘇聯未有此例。

(3)全國性城鄉二元戶籍制度全面實行,至今不變。實際效果上有利於「限民」而求得「穩定」。蘇聯全國性城鄉二元戶籍制度於1975年起實際取消。

(4)教育經費在GDP中所佔比例長期過低(2012年起在名義上勉強達到4%)。與蘇聯相比,長期以來中國受過各級教育的人口比例普遍過低:受小學教育人口、受初中教育人口、受高中及中專教育人口、受高等教育人口比例均大幅偏低。文盲、半文盲實際人口比例至今尚有約10%。實際效果上有利於「愚民」而求得「穩定」。

(5)與民智為敵,整體上、本質上、根源上敵視人類所創造的一切文明(尤其是中國古代文明和西方近代文明)。「反右」運動專事整肅知識份子群體。「文化大革命」中以「破四舊」的名義「大革文化命」,摧毀五千年積累的中華文化成果、摧殘知識份子,其破壞性更是達到了無以復加的瘋狂地步,其「愚民」效果也空前絕後。

(6)承襲、利用甚至開發各種古代傳統消極面:大一統思想、成王敗寇、聖人崇拜(「文革」中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狂熱)、帝王權術、家族政治、官本位(什麼職稱、銜級都要換算成相應的官員級別才能鬧明白高低貴賤)、文字獄、愚民政策、臣民心理、清官意識、犬儒主義、江湖義氣、關係網、裙帶風、攀比風、窩裡斗、走極端、厚黑學、株連(家庭出身、階級成分、「黑五類」)、宦官專權(「秘書治國」如中央文革)、海禁(「文革」時期閉關鎖國)、八股文(「黨文化」的官話、套話、假話、大話、空話)、狹隘民族主義(2012年8月、9月間反日風潮之類的「愛國主義」),等等。

﹝中國古代文化乃一博大精深、氣象萬千之瑰麗寶庫。但毛澤東卻出於自身的陰暗心理,刻意在其中(特別是《資治通鑒》等古籍中)孜孜汲取各種古代傳統的消極面,並以此作為自己的權斗謀略、統治借鑒,甚至大加開發、必欲「化神奇為腐朽」而後快。蘇共領導人至少並未刻意去承襲以上第6條中多數消極面內容。雖然其中少數內容(如大一統思想、成王敗寇、聖人崇拜、犬儒主義)在蘇聯也較有影響,但其嚴重程度還是遠不如中國。至於該條中的其他各項負面內容,蘇聯或沒有、或即使有程度也相對較輕。﹞

通過以上對比不難發現,蘇聯的「延壽」因素全都可算是「正能量」的。中共政權的「延壽」因素除「解散農村人民公社」和「一度放棄類『先軍政治』國策」兩項為「正能量」外,其餘各項顯然都是「負能量」的。

(B-蘇)使蘇共政權「折壽」的最主要因素:

(1)高級幹部和各界精英的特權導致蘇聯社會兩極分化嚴重,經勃列日涅夫時代更甚。對比之下,中國大陸貪腐風行,情況還要嚴重,經江澤民時代已達登峰造極。

(2)建政初期的殘酷鎮壓和「肅反」運動(1934-1939)的大迫害。中國大陸政治迫害情況更甚。

(3)殘酷鎮壓少數民族。中國大陸同類情況更嚴重。

(4)大規模出兵鎮壓東歐各國人民,其中包括鎮壓東德人民(1953年「六.一七」事件)、鎮壓匈牙利人民(1956年匈牙利事件)、鎮壓捷克斯洛伐克人民(1968年「布拉格之春」事件)等,遭致國際社會譴責。

(5)蘇軍入侵阿富汗。戰爭長達十年(1979-1989),造成對外政策重大失誤。

(6)與美國展開「冷戰」及軍備競賽,致使國民經濟被拖得比例嚴重失調。

(7)受軍事工業優先之累,日用消費品的市場供應長期不足,甚或短缺。

(8)東正教傳統對共產教條和「黨文化」有天然的離心作用。

(9)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事故(1986年)的生態災難。

(B-中)使中共政權「折壽」的最主要因素:

(1)中共高級幹部除特權遠超蘇聯,還進而利用手中的政治權力將全民公有財產攫為己有。從最高層到最基層,權力尋租、權錢交易、權色交易通行無阻。貪巨額贓款者「前腐後繼」,攜鉅款外逃者前仆後繼。

(2)中國社會貧富極端不均、兩極分化失控,其程度已位居世界第一。中國體制內權威部門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中國0.4%的人口掌握了全國75%的財富。後來又有一份官方調查報告認為:中國處於財富頂端的1%的家庭擁有全國約三分之一的財富。(一般認為,前一份報告可信度較高;後一份報告意在淡化、稀釋前一份所造成的社會、政治影響,表面上「承認局部」,目的是「掩蓋整體」,即通過承認部分事實、承認其一定程度嚴重性的手法,來模糊事實真相的全貌、掩蓋其實際上更為嚴重的兩極分化程度。)

(3)1989年「六四」事件:動用全國約五分之二的陸軍兵力,以及空軍(空降兵第15軍)、武警、公安、國安等,大規模鎮壓和平表達反腐敗訴求的北京學生和市民,在西長安街、天安門廣場等多處現場殺死八千多人,加上傷重不治及事後短期內追殺、處決等,總計殺戮一萬人以上。其規模和殘酷程度遠超蘇軍在東歐各國所為。

(4)1999年起鎮壓法輪功,進行各種慘無人道的迫害,甚至按需殺人,在全國範圍(尤其是軍隊、武警醫院)長時期、大規模、有計畫、按指標、體制性地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犯下世界史上慘絕人寰、空前絕後的反人類罪行,受到國際社會譴責。自1999年迄今,至少已有一百五十多萬人因此而慘遭殺害。

(5)鎮壓西藏、新疆、內蒙古、雲南等地的少數民族,殘酷程度遠甚於蘇聯。

(6)官民矛盾空前尖銳,官民對立勢同水火。群體性維權、上訴、抗爭事件此起彼伏,接連不斷。

(7)中共建政至1977年,造成八千多萬人非正常死亡(葉劍英語),超過兩次世界大戰(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全世界所有參戰國非正常死亡人數總和。這「八千多萬人」指的是: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農業集體化和工業「大躍進」政策,以及籌措發展核武器經費,造成全國性農村大飢荒,餓死人口三千多萬(參見楊繼繩《墓碑》,2008年);另外歷次政治運動造成非正常死亡人口五千多萬。而實際非正常死亡人數比「八千多萬人」還要高,有人估計達一億以上。

(8)中共政權第二號人物、中共「九大」黨章規定的毛澤東接班人、中共中央副主席(唯一副主席)、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國防部長、中共軍隊元帥林彪(1907-1971)於1971年9月13日因內斗失利而出逃或疑似出逃,在蒙古境內機毀人亡。(對毛澤東的個人迷信及其「文革」理論自此實際上宣告破產。)

(9)中共政權出賣中國領土給蘇聯-俄羅斯、朝鮮(長白山天池南岸、鴨綠江入海口島嶼等)、越南(夜鶯島、老山等)、緬甸(江心坡等)、印度(山南地區等)、日本(釣魚島)及若干中亞國家。江澤民幾次向俄羅斯出賣中國領土,其中有一次出賣了國土上百萬平方公里。

(10)外交戰略全面失誤,國際上逆「普世價值」而動,每與獨裁政權為伍。

(11)國民經濟圍繞軍事工業、國防項目佈局、運轉,畸形發展,難以長期為繼。加上經濟體製片面改革的眾多弊端,整個國民經濟目前業已全面呈現出疲軟、放緩、下降的明顯走勢。所謂「中國(發展)模式」也已宣告破產。

(12)三峽工程,平時為高懸於長江中下游六省一市人民頭上的「達摩克利斯劍」,戰時即成國防上極易遭致打擊的「軟肋」。

(13)環境污染,生態惡化,資源枯竭,霧霾頻仍,天災人禍不斷。老百姓無法獲得基本人權,甚至無法獲得中共在20世紀90年代經常強辭狡辯的所謂「生存權」,連動物生存的最起碼條件(如「呼吸權」、「免毒權」等)也被實際剝奪。

(14)整個社會,法律形同虛設,道德全面滑坡,犯罪率居高不下。根據中共官方統計,其各級官員犯罪率要明顯高於社會平均犯罪率。

(15)《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等歷史性文獻引發、掀動「三退」(退出共產黨、退出共青團、退出少先隊)大潮洶湧澎湃,比蘇聯當年退黨潮更具規模。

通過以上對照不難發現,比起蘇聯的「折壽」因素,中共政權的「折壽」因素顯然更多、更致命,其終結或解體的條件也似乎更為成熟。

(C-蘇)影響蘇共政權的最主要「雙刃劍」因素:

(1)彼得大帝(1672-1725在位,1689起親政)以來的學習西方的傳統(中國類似傳統當始於19世紀60年代的「洋務運動」),既可為蘇聯富國強兵,亦可引導蘇聯「西方化」。

(2)1939年9月與納粹德國瓜分波蘭,1939年11月侵略芬蘭,1940年6月吞併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等。掠奪領土雖然擴大了蘇聯國土面積,但因其非正義性質而遭到國際輿論譴責,也間接加劇了各地的少數民族問題,並最終發展為導致蘇聯解體的誘因之一。

(3)戈巴契夫提出「新思維」、「公開性」等,雖然能為挽救和延續社會主義制度起到一時的有限作用,但最終卻間接導致了蘇共垮臺。(然而蘇共垮臺、蘇聯解體後,蘇聯社會得以和平轉型,則還是仰賴「新思維」、「公開性」之功。)

(4)克格勃等機構對蘇聯人民的日常監控固然能起到「維穩」作用,但卻也反過來使得絕大多數監控人員(包括當年克格勃成員、俄國現任總統普京)在對千百萬普通蘇聯人長年累月的監控活動中,逐漸發現了該做法的不合理性及荒謬性,以及該政權的不合法性及非正義性。

(C-中)影響中共政權的最主要「雙刃劍」因素:

(1)經濟改革和對外開放,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社會矛盾、增強了經濟實力和綜合國力,有利於中共統治;但同時也讓人民看到了外部世界,使中共的欺騙宣傳逐漸破產,並迫使中共至少在某些領域和方面不得不「與世界接軌」。

(2)臺灣、香港、澳門的存在,使中共政權既可因此而收經濟之利益,又能以「一國兩制」之名遂行「統戰」。但臺灣的民主示範作用,香港、澳門的自由生活方式與大陸形成鮮明對照,也使大陸人民由此認識到中共政權誤國、害國、禍國。

(3)開放網際網路,便於中共攫取更多經濟利益和監控人民,但人民也能由此低限度達成「網上結社」的效果,並用「翻牆」等手段突破防火牆、領略新天地。

(4)維穩經費甚至超過國防開支,表面上維持了中共政權眼下的穩定、推遲了危機的爆發,但從長期看,此舉實際上消解了中共政權崩潰趨勢的可逆性。

(5)經濟盜竊──駭客入侵、侵害智慧財產權、違反商標法等,眼下害人而得短期小利,長期則亦害己而導致玩火自焚。

(6)「大撒幣養白眼狼,等著遭反咬」的外交政策至今仍在繼續。這種愚蠢做法雖然一時能為中共帶來若干眼前利益,但即使不看民族利益,僅對中共的一黨之私而言,也是賠本買賣。目前遭到朝鮮核威脅即為一例。

(7)建政以來政治運動不斷:「鎮反」、「三反」運動、「五反」、反胡風運動、反右運動、反右傾運動、「四清」運動、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運動(其中包括批「黑幫黑線」、「破四舊」、「一月風暴」為代表的造反奪權、清查「五一六」、「一打三反」、清理階級隊伍、批林批孔、「反擊右傾翻案風」等一系列「套在運動中的運動」)、清理「三種人」運動、反「精神污染」運動、反法輪功運動,等等。歷次運動為中共「充電」,無休止、無極限地「加強黨的領導」,同時也讓人民逐步看清是中共在「折騰」,認識到中共是中國社會的最大動亂源。

概而言之,比之蘇聯解體的歷史,中共政權終結的歷史必然性更為明顯昭著,其終結的趨勢也更為不可逆轉。

E)寄言讀者

筆者希望有更多讀者、更多的人來預測中共政權的終結期。無論你持什麼觀點,不論你用什麼方法,不管你的預測結果是中共政權明天早上就垮臺也好,你說它能延續到所謂「兩個一百年」的「宏偉目標」完成之時也罷,其前提條件是,無論誰都應當遵守最起碼的準則──那就是普列漢諾夫所說的,要「有憑有據地預見未來」。

筆者歡迎各種觀點,尤其是與本文不同或相反的觀點,因為這也是學術探討本身的需要。即使有的讀者是因為受中共官方媒體宣傳和「黨文化」的某些影響而不認同本文觀點,同樣屬於正常現象,同樣是可以理解的,其讀者人格也是同樣受尊重的。當然,這些讀者在討論問題時,也應當同樣持實事求是的態度,正視一系列重大歷史與現實問題,並以此作為討論的基礎和前提:中共江澤民集團長期大量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與其他無辜者的器官牟取暴利,1989年北京「六四」血腥鎮壓以來中國國土的大面積淪喪,八千萬以上人口在中共統治下死於非命,中共官場大面積「塌方式」腐敗……其中有些事實,由於中共政權的欺騙宣傳和刻意隱瞞,有些讀者可能有所不知或知之不詳。但在資訊時代,對所有這些事實完全不知情也是不太可能的。至少你已經知情的、中共政權已經不得不承認的事實,就決不能再作迴避。這是討論問題所應有的最起碼態度。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