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訪被拘 蘭州少女不報姓名被電擊 野蠻灌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14日訊】1998年,甘肅省蘭州女孩趙麗考上北京中醫藥大學。但她的大學之路卻因突如起來的狂風暴雨而改寫。她的人生從此經歷了甚麼樣的坎坷與風波?

接上文:少女修大法苦盡甘來 卻遭中共施酷刑

走向天安門

正常的上訪渠道被堵死,唯一能夠反映法輪功情況的地方就只有天安門廣場了。

2000年冬的某一天,我走向天安門。到廣場不久,因天冷遊客不多,我邊走邊想該怎麼辦。這時,一個身穿黑色皮夾克的男子向我走來,問我在這裡幹甚麼,又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而且還說他就是煉法輪功的,我半信半疑中說自己來上訪,他便露出狡猾的笑容說「我帶你去個地方反映」。結果巡邏的警車向我駛來,我才明白他是個便衣,我被騙著非法帶上了警車。

當晚天安門派出所警察非法審問我。我不說姓名地址,被他打翻在地。他還不屑一顧地說,小小年紀就敢跟「國家」對抗。因不報姓名、地址,我被非法拘禁在北京的海淀看守所。

我最後所在的那個號的號長說為了關押你們這些法輪功,政府出錢在北京各區大力興建看守所,還囂張地說我們這裡是「亞洲第一監」。的確,監房的門是鑲嵌玻璃的,那種鎖也很高檔,住房與廁所是套間,中間用幾乎落地式的玻璃牆隔開,廁所是馬桶式的,在當時這樣的配備只有高檔賓館才有。可見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投入了多少財力、物力、人力。

因各地來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太多了,北京的看守所已經裝不下了。一天夜晚我們被裝進大轎車秘密轉移,最後被非法拘禁在河北一個很簡陋的看守所。

警察明確告訴我們同批被綁架的13名法輪功學員,就是要我們說出姓名、地址。我們集體絕食抗議,被插胃管灌食,期間還被拖出去刑訊逼問姓名、地址。

全身被電擊 每個細胞都在顫抖 每條神經都在抽搐

那一次輪到了我。我的雙手被放到腰後銬上手銬離開了看守所,到了亮甲店派出所後,警察逼問我的姓名、地址,我不說,他就叫一人用電棍電我,施刑前先解開手銬,讓我把棉外套脫掉,然後仍在腰後銬上雙手並將我摁跪在地上,那人用電棍電我的頭部、脖子,又把毛衣領口拉開把電棍伸入、貼著我的身體電我的前胸、後背,一直電到腳後跟。

對著頭電擊時就感覺重錘砸到頭上一般,電到皮膚上就感到像是被蛇咬到一樣,灼熱、燒痛。我感到全身每個細胞都在顫抖、每條神經都在抽搐。

我咬緊牙關忍受著,但是劇烈的顫抖使我的上下牙咯咯作響,身上多處皮膚被電破、流血並被燒焦,留下黑紅色焦痕,周身一股焦糊味。

每天都有不同的包夾看著。警察反覆威脅誘騙說:「只要你說出姓名地址就自由了,不說就找塊沒人知道的地方挖坑把你埋起來。」就這樣在警察的威逼利誘與刑訊逼供下,我說出了學校和姓名。

我們這些被刑訊逼供說出姓名和地址的人,最後都被非法勞教。

全面搜身

大轎車劫持我們開往北京。每個煉功人都雙手被銬,轎車的窗簾被拉上。我們看不到外面,即使這樣警察也不允許抬頭。等到了地方下車後手銬才被打開。

調遣處那兩扇厚重的大門打開,兩排手持警棍、身高在1.8米以上的警察虎視眈眈地看著我們。我們排成一隊從兩排警察中間往裡走,警察大喝道:「低頭。」前面的法輪功學員不低頭,就當即被四五根電棍電頭,直到她被電得低下頭為止。

所有的人在監房門前都被全面搜身,包括拆開扎的頭髮,脫光所有的衣服一絲不掛;女監與男監緊鄰,中間用空隙很大的鐵絲網相隔,男監可以通過鐵絲網看清女監門外發生的一切。

脫下的所有衣服被裡外翻遍、檢查,看是否有與法輪功有關的物品、字條等。如果是手套,會把每個指頭翻過來看;如果有衛生卷紙,會被從頭到尾地抖開看是否有夾帶;甚至是有女法輪功學員來月經,也要掀開月經紙下面查看。(未完待續)

接下文:女大生遭無妄之災 身陷囹圄處境艱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任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