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與紅色高棉的血腥秘聞(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歷史證明,是凡有共產黨篡權施行獨裁製度的國家,就會使那一方土地生靈塗炭;而各國共產黨對本國人民犯下的各項屠殺罪行,往往要到它們垮臺時才被部份披露。即使僅是揭露真相的冰山一角,已足以讓尚存良知的人們驚恐不已,如前蘇聯與東歐列國的血色大清洗、柏林牆邊的射殺;中共在屢次三反、四反、五反以及文化大革命中對百姓的屠殺和對文化的踐踏;以及柬共「紅色高棉」製造的柬埔寨「人間地獄」等等。

紅色高棉篡權的短短三年八個月間,柬埔寨死於殺戮、飢餓、疾病的人數約200萬,約佔全國人口的三分之一。直接死於殺害的約100萬,相當全國人口的六分之一。

而紅色高棉卻與中共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也是中共至今不願承認的一段可怕的革命輸出惡果的殺人歷史。

柬埔寨的人間地獄:中共革命輸出的惡果

位於柬埔寨首都金邊的吐斯廉屠殺博物館(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原本是一所高中,後被紅色高棉改造成監獄和刑房。在血跡斑斑的教室外,當地導遊停下來詢問旅行團中是否有人來自中國。當發現沒人舉手時,他明顯鬆了口氣,然後開始介紹中共在紅色高棉的屠戮行徑中所發揮的關鍵作用。這場肆意的屠殺開始於1975年,奪去了大約170萬柬埔寨人的生命。

後來,他解釋了為什麼會問團中是否有中國人。「當我說波爾布特(Pol Pot)之所以能夠殺這麼多人是由於中共時,他們會非常生氣,」他顯得很無奈。「他們聲稱這不是真的,然後會說『現在我們是朋友了,往事不要再提。』」

不過在柬埔寨,有一小群歷史學者一直強烈要求中共承認,它在近代史上最嚴重的種族滅絕慘劇之一中扮演了關鍵角色。

事實是:紅色高棉在中共巨額的軍事和經濟援助下,在不到十年之內,由一隻數十人的烏合之眾壯大成有數十萬兵馬的軍隊,並在1975年4月17日佔領金邊,奪取政權,成為中共革命輸出的成功典範。

紅色高棉的崛起與中共存在很多相似之處,他的組織基礎主要在農村,當時柬埔寨農村封閉落後,農民生活貧苦,又缺乏文化知識,很容易被其煽動。在外部,除了中共的大力支援外,越南共產黨為打贏越南戰爭,多次進攻柬埔寨,和蔣介石國民黨軍隊相似,紅色高棉的仇敵——朗諾政府與越共軍隊血拼數載,消耗了大量軍力,這才給紅色高棉以可趁之機。

紅色高棉:類似北韓的中共附屬國

20世紀70年代,毛澤東希望在發展中世界中培養一個附屬國,以追趕美蘇在冷戰中的影響力。他看中了鄰國柬埔寨。「要把自身視為崛起的大國,中國就需要這種附庸,」毛學峰(Andrew Mertha)在接受採訪時說。他是《戰火兄弟:中國1975-1979年對紅色高棉的援助》(Brothers in Arms:China』s Aid to the Khmer Rouge,1975-1979)的作者。

毛學峰在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擔任中國與亞太研究項目主任。他表示,在紅色高棉獲得的外國援助中,中共提供的至少佔90%,涉及從糧食、建筑設備到坦克、飛機和大炮的各種物資。儘管該政權在屠殺自己的民眾,但中共的工程師和軍事顧問卻一直在培訓自己的共產主義盟友。

「如果沒有中國的協助,紅色高棉政權連一個星期都堅持不了,」他說。

關於中共對紅色高棉的支持,中共駐柬埔寨大使張金鳳曾於2010年罕見地予以了官方承認,但表示北京隻捐贈了「糧食、鋤頭和鐮刀」。

「柬埔寨文獻中心」(Documentation Center of Cambodia)執行總監尤張(Youk Chhang)是種族屠殺的倖存者。他援引文獻和前紅色高棉官員的證詞,反駁了這種說法。「從獄警到最高領導人,身邊都有中共顧問,」尤張說。「中共一直不承認此事,也未曾為此道歉。」

周恩來對紅色高棉的扶持

據任職於美國華盛頓大學的專業人士史實用了14年的資料研究(閱讀上萬篇資料,訪問450位倖存者)和寫作,終於在2016年4月10日發表的《紅色高棉興衰系列》中闡述:在中國國內的林彪覆滅之前,周恩來扶助紅高棉的熱情是急不可待的。「在(西哈努克的)流亡政府成立當年(1970年),中國一次就援助3萬人的武器裝備給紅高棉,經越共轉交」。當時紅高棉僅有不足5,000人。1972年法國學者薩基‧索恩(Serge Thion)赴紅高棉「解放區」採訪,發現紅高棉的武器是清一色的中國造AK步槍。紅高棉的身份標誌是:每人脖子上都圍著一條紅白方格或者蘭白方格的圍巾。這些圍巾也是中國為紅高棉特製的,否則連印染作坊也沒有的紅高棉從哪裏能一下子搞到幾萬條方格圍巾?

周恩來還決定與北越合作進一步擴建柬埔寨境內的「胡志明小道」路段,使車輛運輸時間從半個月縮減到五天,方便了中共把武器和資金源源不斷運送給紅高棉。幾年裡中國對紅高棉的援助金額多達數億美元。按照戰爭規模和兵員個數計算,中國對紅高棉的援助規模大大超過了對北越的援助。中共從1970年起給了紅高棉足夠裝備十幾萬人的武器和4億美元的金錢(紅高棉在內戰時期的人數約為3萬),其中僅金錢援助就相當於中國4千萬農戶的年收入。

毛澤東的忠實信徒:波爾布特

紅色高棉內部也實行明顯的個人獨裁,波爾布特大權獨攬,說一不二,與毛澤東在中共體制的地位相當。

1975年6月,波爾布特到北京來朝見毛澤東,聽取指示。1975年6月21日,毛澤東在中南海會見了這位忠實的學生一行。

在會見中,波爾布特對毛澤東講:「我從年輕時就學習了很多毛主席的著作,特別是關於人民戰爭的著作,毛主席的著作指引了我們全黨。」毛澤東則對波爾布大加讚賞:「我們贊成你們啊!你們很多經驗比我們好。中國沒有資格批評你們……你們做到了我們想做而沒有做到的事情!……我們現在正是列寧所說的沒有資本家的資產階級國家,這個國家是為了保護資產階級法權,工資不相等,在平等口號的掩護下,實行不平等的制度。」

毛澤東基於各方面限制無法全面實施的文革路線在柬埔寨很快落地生根。波爾布特在毛澤東的讚許與鼓勵下,在柬埔寨推行了一條比中國「文化大革命」更為左傾的路線。他要在柬埔寨進行無階級差別、無城鄉差別、無貨幣、無商品交易的「社會主義實踐」。消滅富人,片面追求平均;消滅城市,遷出居民下鄉務農;毀掉傢俱、電視、冰箱、汽車等等「奢侈」物品;以革命性的名稱更改街名;解體家庭,成立男、女勞動隊強制勞動;改造知識份子,如不能脫胎換骨,就從肉體上予以消滅。

波爾布特為了實現「思想革命化」,還割斷了文化的歷史繼承性,提出要破除一切舊思想,原有的學校都被取消。

與毛澤東一脈相承,波爾布特也極端仇視知識份子,一方面是過去參加紅色高棉的知識份子絕大多數被當成階級異己分子,或被打成叛徒、特務加以肅清;一方面對舊有的讀過中學以上者均視為「受敵人思想影響很深的人」,全部趕下鄉後分配做重體力勞動。

(文:文仲卿/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鏈接: 中共与红色高棉的血腥秘闻(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