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定陵:人類考古史上最大災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明定陵是明十三陵中最大的三座陵園之一。1956年5月由吳晗、郭沫若等人的建議下被中共挖掘。定陵被打開的一瞬間,金碧輝煌的墓室,色彩絢麗的織錦、各種字畫,以及閃閃發光的陪葬的珠寶,瞬間損毀殆盡。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萬曆皇帝及兩位皇后的屍骨還被紅衛兵火焚。至此,挖掘定陵成為人類考古史上最大的災難。

吳晗、郭沫若挖掘定陵製造考古史上最大災難

定陵,是明神宗萬曆皇帝朱翊鈞和孝端、孝靖兩位皇后合葬的陵寢。

1955年10月,時任北京市副市長的吳晗先生作為發起者,聯合了當時的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文化部副部長瀋雁冰、人民日報社社長鄧拓、中國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第三所所長範文瀾等人,聯名上書政務院「關於發掘明長陵的請示報告」,經當時的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周恩來的首肯,決定挖掘明十三陵中的「長陵」。

當時國家文物局局長、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所長鄭振鐸和副所長夏鼐先生等考古專家們強烈反對。他們認為當前的文物保護技術還不成熟,擔心那些在地下埋藏了300多年的文物,一旦出土後接觸到空氣、日光,會遭到嚴重損壞,根本無法妥善保存這些珍貴文物,夏鼐、鄭振鐸清醒的知道,挖開容易,保護卻很難。無奈反對者人微言輕,難以阻止郭沫若等人。

價值連城的陪葬品迅速崩壞

1956年5月,定陵發掘工作正式開啟。兩年後定陵發掘完工。

當考古人員進入墓室時,被震驚了。整個墓室金碧輝煌,各種字畫、織錦色彩絢麗,陪葬的珠寶閃閃發光。由於沒有保護技術和足夠意識,眼睜睜的看著很多價值連城的陪葬品遇見空氣之後迅速崩壞,除了皇帝的金冠等一部分金銀玉文物,其餘大部分有機質文物都損毀嚴重。

定陵遺物總計約三千件,絕大多數是萬曆皇帝和他的兩個皇后生前使用的生活用品。萬曆皇帝和皇后的屍身也已腐爛,隻剩枯骨。

在棺槨中發現的萬曆皇帝的金冠,金器289件,幾乎都是手工製成;首飾248件,其中簪就佔了199件。

在棺槨中發現的萬曆皇帝的金冠,用150根細如髮絲的金線,經過拔絲、編織、焊接等非常複雜的工藝製作完成,重量只有826克。用100多粒紅藍寶石和5000多顆珍珠鑲嵌的鳳冠,重2320克。

定陵隨葬品出土的衣物467件。織錦布料,總計165匹,僅萬曆皇帝身邊就放了69匹。在此之前,還從沒有發現過數量如此眾多的古代絲織品,而且整匹的絲織品在出土時色彩依然艷麗。

隨著定陵的打開,悲劇接踵而至,首先是空氣進入陵墓,低氧恆溫的環境被破壞,大量絲綢布匹服飾瞬間碳化,鮮艷奪目的光彩被侵蝕的面目全非。

現場整理到一半,考古隊接到通知要停下工作參加政治運動,夏鼐當時就抗議,清理一停止,對文物的損害是永久性的!可惜他的聲音太渺小。

對古代服飾頗有研究的大作家沈從文參觀現場,他發現工作人員直接在漿糊上加入防腐劑,用來粘貼衣服,然後裝裱,完成後準備拿去展覽,甚至有的衣服都裝裱反了。如此粗暴對待文物,沈從文痛心疾首,他不願再看下去,匆匆離開,後來他說「囊括了中華紡織技藝精華的明代織錦遺產,如此輕率地對待,不是出於無知,就是有意欺騙」。

此外,皇帝和皇后的棺槨是金絲楠木,歷經五個世紀還散發著淡淡的香味。1959年9月30日,中共領導要來視察,管理人員嫌這堆東西不吉利,礙眼。于是,三具巨大的楠木棺被幾個員工揮鎬劈了之後,抬到寶城上掀下牆外扔進山溝,被當地農民撿去當柴燒了。

更大的傷害是,反中共的右運動開始了,這些考古學家,大部分都被下放。已經打開的皇陵,就那樣放了半年,大多數的布料和木料,迅速乾枯腐敗。

現在對外開放的定陵,除了石製部件,文物幾乎都沒有保存下來,裡面只有複製品。

紅衛兵火焚了帝后骸骨

1966年8月,「文革」開始了,定陵也沒能逃過紅衛兵的手掌。在一片「打到保皇派"的吶喊聲裡,20歲的女講解員W對倉庫保管員李亞娟下命令拿出鑰匙。箱子被紅衛兵一個個打開,只見萬曆皇帝和皇后的屍骨完整地躺在裡面。

紅衛兵小將們為了顯示這次聲勢浩大不同尋常的批鬥大會,特意作了一番精心安排。她派人到長陵管理處、長陵供銷社、林場、糧站、學校等單位聯繫,要求他們派人前來聲援。

三具屍骨被擺到定陵博物館門前廣場上,由W組織人員批鬥。除屍骨外,還有一箱帝后的畫像、照片等資料,和屍骨一同被抬了出來。帝后的三幅畫像是清理地宮時,發掘隊員曹國鑒精描細繪畫成的,僅畫像上的金粉就用了二兩之多。

十多名大漢將石塊猛地朝屍骨丟去,三具屍骨被擊得七零八落。而後,烈焰騰起,三具屍骨被炸碎,煙灰四散飄落。定陵園內的廣場上的人山人海都見證了這一幕。

定陵的發掘,成為一個風向標,讓中國各地群起效仿。有的省份不甘落後,紛紛要向帝皇陵墓進軍,漢陵、唐陵、清陵等等。郭沫若、吳晗他們又要求對長陵進行發掘。

郭沫若得知陝西發現乾陵地宮陵道,並計畫開挖的消息後,非常興奮,其原因竟然只是為了能親眼目睹傳說中保存在地宮內的書聖王羲之「蘭亭序」手跡。

發掘定陵造成大量珍貴文物被破壞,讓社會各界人士痛心疾首,他們紛紛請求停止對帝王陵墓的發掘。曾極力反對發掘但又不得不受命參加發掘定陵的鄭振鐸和夏鼐,上書國務院,請求對這種極不正常的發掘之風予以制止。

萬曆定陵地宮打開之後,假如能妥善保存遺址,很多歷史謎團肯定會被解開,可惜的是當年的考古對定陵造成了毀滅性的破壞,後人也就無法研究了,歷史的真相自此石沉大海。

香港的一位學者曾經感慨的說道:你們這些不肖子孫,五千年燦爛的中華文明和祖宗留下的基業,將會毀於你們之手……怪誰?不能怪那些考古學家,他們的悲慘經歷,也是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考古學家未曾經受的。只能怪那些當權者,他們為了某種虛榮和業績,不顧考古學自身的規律以及現實條件,沒有條件也要霸王硬上弓,從而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劫難。他們,應該釘在恥辱柱上。

(文:唐清清/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