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豐潤:一中文字同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現今美洲中文教學,簡化字堪稱猖獗氾濫,問題的癥結源頭又在哪兒呢?

自古以來傳承於書籍上的正體楷書漢字與行草隸篆等等的字體,並行於世間,它們的藝術價值都很高,然而正體楷書漢字歷經兩千年來的錘煉,不僅便於刻劃印刷和書寫,更為傳承文字結構的準繩,文字精美挺拔,內有玄機,字中有字,趣味橫生,意義雋永,功能宏大。

然而二十年代或更早,社會上不無嚷嚷著漢字難學難記,鼓吹廢棄和簡化漢字的,而史無前例的,中共訴諸了強力來推行文字改革,將「大片」美麗的正體文字狂妄地抽拔和抹煞其精髓,這則源起於二十年代共產國際與蘇俄的文化侵略。中蘇共同逐步籌謀推動了「北方話拉丁化新文字」、「漢語拼音」等等文字改革的方案,其真正目的在於廢除漢字,把漢字逐漸改變成拼音文字。簡化文字則是施行這些方案的初行步驟,做為當時轉換期和文盲者暫時用用的而已。這就解答了漢字何以在文字改革過程中被斲傷得夠狠、夠廣、且夠深的。

可料?拼音化改革是半途而廢了,文字元氣大傷,在那渾天黑地、是非顛倒、精英們魂喪命斷的年代,還有何作為,十分不幸的,龐大的簡化字群被荒謬地延用至今,逆襲天下。

實踐可檢驗真理,整個的「文字拉丁化拼音化改革」是白忙活了,白折騰了。今日世界上的文字,唯有漢字是形音義三者兼備並密切配合的文字。形聲字佔漢字組成的數量最多,見了意符知其意義,見了音符知其讀音,漢字另一特點是表形,對大腦神經反應深刻。原本就不該愚昧地被牽著鼻子走又妄自菲薄的自毀家珍,付出的代價可是非同小可。「正體字」、「簡化字」是優美與醜陋,嚴謹與輕率,講究與將就、深意與空洞、合理與荒誕的對立,零散支架的骷髏字該與戛然而止的文字拼音化政策同時埋葬,多少人為了文字的嚴重缺失而憤慨,心生悲哀如喪考妣般。

年前見大陸書局櫃檯上有小孩掌心般大的秀珍小書,如弟子規,掛有珠墜,書還帶著香氣,其內尚見一頁頁古人物圖畫,令人愛不釋手,但和那許許多多簡化字版本的書籍,內容是尚可溝通,粗鄙的字,卻不敢領教,誤人子弟!著實降低了書籍傳承的價值。

近代大陸的改革開放,相較於文化大革命前後的年代,沒有了戰爭和政治運動,百姓們生活重享了安和樂利,豐衣足食,而文字上錯誤的舉措,何時也能改弦易策?其貧瘠狀態也因而能再豐盈起來?中國人的智慧、毅力是不容小覷的,習得正體字何難之有?

在美國,孫兒們從幼稚園起,即被呵護著學習正體字,現在小學二年級,書寫已相當上道了,筆劃多的字都能學會。孩子話:「繁體字看來難,真的不難」,他們以能書寫正體字為榮,再次見證了孩童有很強的記憶力與吸收力。無庸置疑的,孩童時代是奠定學問、多種技藝和體能根基的黃金時段,深信在小學五年級以前,傳統楷書會學得更堅實。

網上傳文,大陸年輕人已熱衷習練毛筆字,學寫正體字,韓國人亦後悔廢除了漢字。若大多數的我們仍故步自封,守著晃來盪去的殘骸簡化字,視野狹小若井底之蛙,不能盡享爐火純青的文明遺產,時光蹉跎了,民智閉塞了,是多麼昂貴的損失!做為中華兒女的大遺憾!璀璨文明發源地的後代們,警醒吧!何不儘快地再重行拔尖,擔當起傳承中華民族優秀文字的龍首,亮起統領全球華語學習的明燈?

國家民族的團結,有賴於志同道合,台海兩岸真個「同文」同種?文字標誌明明多迥異,「一中文字各表」,而「一中文字同表」是願景,並非現狀,何時才能真切地落實它呢?加把勁兒吧!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