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仲維光:開毒花結毒果的馬克思主義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23日訊】在前幾天的「百年紅禍」特別報導中,我們重溫了共產黨所謂的幾位「導師」,在各自的國家根據馬克思主義進行的共產主義實驗,他們無一例外都造成了大量民眾死亡。這是他們的個人錯誤?還是馬克思主義的問題?我們專訪了旅居德國的著名政治學家仲維光教授。

在19世紀,卡爾•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建構出了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架構,又發表共產黨的第一份綱領文件《共產黨宣言》,宣稱:「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

到了1917年,這個幽靈真正具有了具體的物質實相——列寧通過武裝奪權,在俄國建立了馬克思主義政黨專政的第一個所謂「社會主義」國家。之後斯大林繼承了列寧的獨裁,又在二戰之後,資助馬克思主義政黨在全世界搞共產革命,奪取政權,其中包括中國。

根據《共產主義黑皮書》記載,共產主義運動造成至少一億五千萬人死於共產黨暴政,其中亞洲共產黨政權虐殺超過一億人。雖然國家民族不同,但共產黨政權無一例外,都是極權專制暴政,都進行過群體屠殺;強制農業集體化製造大飢荒;迫害宗教;封鎖新聞;踐踏法律……等十二類罪惡。

在全球共產主義衰退的今天,反思馬克思主義在各國的失敗實驗,是否因為他們都理解錯了馬克思主義?或偏離了馬克思主義?

旅居德國的著名政治學家仲維光教授認為,並非如此。

旅居德國著名政治學家仲維光:「舉個例子來說,就好像中國把馬克思這套拿過來以後,它必然就帶有中國的特色,而拿過來的那個人,就一定會使它帶有拿過來的那個人的性格,和各種其他特徵。但是所有那些特徵並不是說明他們背離了馬克思主義,而恰恰說明馬克思主義不管開出甚麼樣的花,結出甚麼樣的果,萬變不離其宗,它都是一枚毒花,毒果。」

仲維光教授曾經在69年到70年苦讀馬克思、恩格斯、列寧,以及和他們相關的大量著作,但他說自己在一年多後就徹底走了出來,其後漸漸認清了馬克思主義究竟是個甚麼東西。

仲維光:「我認為共產黨是近代社會政教分離以後,它出來去佔領上帝那個位置的一個產物。大家知道,在300年以前西方社會產生了一個政教分離,過去神的位置,過去那些宗教佔領的位置被一種世俗的東西去佔領了。馬克思(主義)在19世紀初期產生,它也恰恰是一種從猶太教,傳統的猶太人思想產生出來的,它要用馬克思自己來取代這個思想中上帝的位置。」

而試圖取代上帝的馬克思,近年來被西方學者分析出,加入了當時在歐洲秘密流行的撒旦教。仲維光教授分析,因為馬克思主義把自己當成唯一真理,因此必然蔑視其它文化和倫理,甚至他人的生命,這種基因從共產黨一產生就帶著。

仲維光:「所以實際上共產黨基因裏就把人性的東西徹底的毀滅了,徹底的敗壞了。今天在中國大陸,它敗壞人性的地方大家都看到了。當然今天由於共產黨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它們被迫在物質上有所放鬆。但是在物質上放鬆的後邊,第一是人性、社會倫理,環境的徹底敗壞,第二就是,如果你只要稍微讓它不如意,讓它覺得你沒有跟著它走,明天它就可能非常殘酷的迫害你。在當代中國人裏,這樣的例子還在不斷的重複演出。」

隨著西方學者的不斷研究,馬克思主義的謬誤越來越被揭示出來,全世界40多個共產黨政權也紛紛跨臺,目前全世界僅剩下5個共產黨政權。

採訪/特約記者駱亞 編輯/尚燕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