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羅傑斯:如果可以派獨立調查員去中國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26日訊】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最近再次引起國際社會關注,中共編造各種說辭進行否認,澳大利亞麥格理大學醫學倫理教授溫迪•羅傑斯表示,如果中共允許獨立調查員到中國各移植醫院調查,那麼真相自然可以大白於天下。

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2月上旬出席梵蒂岡舉行的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使中共強摘器官的罪行再次受到輿論關注。

而黃潔夫聲稱的中國自2015年1月1號,建立自願捐獻系統以來,不再使用囚犯器官,也遭到國際醫學界的廣泛質疑。

澳大利亞麥格理大學醫學倫理教授羅傑斯表示,中國有大量的移植不能被小規模的捐獻計劃解釋,卻有大量的證據顯示,強摘器官還在繼續進行。

羅傑斯:「我們知道,中國有許多良心犯。我們知道,良心犯失蹤了,家人不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我們知道,在良心犯數量快速上升的時期,中國器官移植數量飆升。我們知道,中共說他們不再使用死刑犯,但是移植醫院仍然很忙碌,那麼這些器官來自哪裏?所有這些事情加起來,暗示他們沒有改變,或沒有實質性改變。」

加拿大人權律師跟原加拿大國務部長大衛•喬高合作的報告斷定,從2000∼2005年之間,中國實施了41,500例器官移植。通過比較實際死刑犯的數字和中國器官移植數量,他們認為,死囚不能解釋器官的來源。

他們也發現,器官交易的收入是巨大的。醫院對每片角膜收取3萬美元,每隻腎收取62,000美元,每個肝或心臟收取130,000美元。他們將之稱為「中國數十億美元的生意」。

羅傑斯認為,在中共禁止獨立調查的情況下,兩個大衛的報告是外界研究活摘器官可以做到的最好方式。

澳大利亞麥格理大學醫學倫理教授溫迪•羅傑斯:「他們試圖做的是:計算中國移植的數量,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任務;他們審查儘可能多不同來源的數據,他們討論這些數據可能太高,可能太低;基本上,他們解釋了他們做了什麼;他們非常坦誠的闡述他們如何做的研究;他們解釋他們所做的。鑑於獲得數據的難度,這是我們目前能得到的最好估計。」

強摘器官的犯罪很難找到證人,因為實施可怕犯罪的人顯然不會站出來討論它。不過,羅傑斯說,還是有一個證人,公開承認自己在中國曾經參與強摘死刑犯器官。這位證人就是住在倫敦的前外科醫生安華•托蒂。

前外科醫生安華•托蒂:「講法輪功的活摘器官問題,而我正好參與過這種事情,那是……」

羅傑斯表示,儘管證人稀缺,兩個大衛的報告還是提供了目前能有的最好證據,因為它用最簡單的、最好理解的方式解釋了各種事情。

羅傑斯:「如果我們能更加完美,如果我們可以派獨立調查員去中國每一家移植醫院,我們就能發現真實情況的記錄。」

中共官方媒體聲稱,中國現在器官短缺,因此強摘器官的指控不能成立。對此,羅傑斯表示,中國器官短缺這個說法,沒有數據支撐,外界難以採信。

羅傑斯:「我們沒有看到任何數據,沒有看到任何註冊數據,我們不知道誰在做移植,我們不知道誰在等待名單上,我們只是聽到黃潔夫和其他人共產黨政府發言人的宣稱,所以我們並不真的知道等待名單的真假情況。」

而外界看到的情況是,中國的移植數量依然巨大。羅傑斯表示,有這麼多強摘器官的間接證據,中共有責任給國際社會一個交代。

採訪編輯/秦雪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