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罪惡 知青憶團長帶頭輪姦百餘女知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27日訊】中共第一代黨魁毛澤東在文革期間,發起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政治運動,從1968—1978年10年間,幾乎造成一代人的青春被葬送,難以計數的女知青因遭強暴,撕裂了千百萬家庭。作者馮驥才曾出書回憶,有一個團長帶頭輪姦百餘女知青。

作者馮驥才在《一百個人的十年》一書中記述,在1970年的北大荒,知青們被分配到農業連隊干農活。有一個團的招待所所長、參謀長和團長,把100多個女知青調去,說是給她們好工作,有吃有喝,結果把她們都強暴了。

作者以第一人稱寫道,1970年5月17日,我們在M市火車站興沖沖登上列車,奔赴遙遠的北大荒。車站上一片連哭帶叫,知青從車窗裡伸出手,死死抓著站在月台上那些送站的親人的手臂,直到車輪啟動也不撒手,維持秩序的人手執小木棍,使勁打才把他們的手打開。

列車在深夜到達農場車站。我們是給大卡車運往農場的。農場似乎很大,好像沒有邊兒。他們按照軍隊的方式,一個連隊一個地方。我們的卡車每到一個連隊,便下來一些人。

我在第×連下車,大約知青有60人。我們被領到一個很冷很黑的大房子裡睡下。由於天黑太累了,倒下立刻睡著,連夢也沒做。

第二天醒來一看,我們全傻了,哪裏是房子?原來是個極大的老式帳篷,縫縫補補,撒氣漏風,帳篷裡邊也滿是爛泥,長長的野草居然從床底下長起來。

一看這情況,幾個年歲小的學生就哭了,扭身要回去。但怎麼可能回去呢,當天夜裡,大家躺下,先是女知青哭,後來男知青也哭,最後兩個帳篷的哭聲連成一片。

我們大多被分配在「農業連隊」干農活兒,9月份的天氣,地裡全是水,夜裡結上冰,一腳下去,全是破冰碴子。女知青們來了例假,不好意思說,照樣把雙腿插在刺骨的冰水裡,默默地忍著幹活兒。後來許多知青得了關節炎、腎炎、風濕病。

至於生活的艱苦,根本無法想像。

冬天最冷的時候,耳朵和鼻子凍得「梆硬,漫空迷霧,往往使人迷路,迷路的大半被凍僵凍死。

有一個女孩子是B市來的,她也是怕冷——藉著去馬號買奶,在馬號裡多待一待,暖和暖和。賣奶的老職工獻慇勤,小恩小惠,再採取手段,這姑娘懷了孕。人人罵她。

但誰也不去想,這個姑娘個子高,又苗條,如花似玉,非常好看;那老職工又矮又醜,還是獨眼,這姑娘怎麼會看上那老家夥?誰也沒有同情她,都認為她無恥,給知青丟臉!

她到師部醫院打孩子時,醫院不留她住;從醫院回連隊的路上,長途車不叫她坐,沒有人憐惜這個「輕賤」的女子。一次,這姑娘與另一個知青吵嘴,立刻好多人一擁而上,把她的上衣撕得粉碎,從此這姑娘頹廢了,接二連三,跟了好幾個。

最後團長看她長得特別好,佔為己有。好好一個姑娘毀了!

有一個團的招待所所長、參謀長和團長,把許多女知青調去,說是給她們好工作,不干農活兒,有吃有喝,實際上3個人輪流乾。100多女孩子叫他們玩了。其中有個高干子弟告到中央,才把那幾個家夥斃了。

自從發生這件事,那些無辜的女知青才被人同情。她們離鄉背井,無依無靠,孤獨難熬,沒有出路而充滿絕望,才被人使用小恩小惠與手中權力強暴。

還有那些為了上大學和想離開這裡的人,只好委曲求全,責任又怎麼能放在這些可憐無助的弱女子身上。

女知青大多遭受性迫害

毛澤東發起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政治運動,從1968—1978年10年間,造成難以計數的女知青遭性迫害。

中共官方文書檔案的內容顯示:1968—1973年,遼寧省共發生摧殘知青和姦污女知青案件3400多起;四川省3296起……

雲南第十六團五營三連連長陳忠友,姦污、調戲女知青11人;四川南充軍分區副參謀長袁候新,在地區革委會任生產組長時,以安排知青工作為名,姦污女知青達90餘人。

浙江省江山縣豐足公社黨委書記、革委會主任祝江就,用各種手段姦污女知青8人,猥褻8人;雲南生產建設兵團一師獨立一營教導員蔣小山強姦女知青20餘人、猥褻侮辱女知青上百人、捆吊毒打男知青70餘人,多人致殘。

黑龍江兵團十六團團長黃硯田和團參謀長李耀東,二人強姦、輪姦污女知青50多人。

四川巴中一個林場,只有10名重慶女知青,她們全部被當地幹部強姦。兩人跳水自殺。

1972年,安徽某縣首次由貧下中農推薦知青上大學,婦科檢查的醫生發現,20名女知青沒有一名是處女,而且都不是陳腐性裂痕。也就是說,那張離開農村的入學通知書,是用女知青用貞操換來的。

當年知青都是17、8歲的花季年紀,甚至更小。從上海去雲南的800名「知青」才14歲。他們上山下鄉後,像一頭紮進冰水裡,整天眼淚泡著心,一心想回家。

中共官方數據:僅1973年9月∼1974年底,上海市法院受理破壞上山下鄉案件364件,其中姦污、迫害女知識青年的案件佔90%以上,受害者有487名。

1973年6月,全國知青上山下鄉工作會議召開前,國務院知青辦對全國24個省市調查:發現1969年以來共發生迫害知青案件2.3萬餘起。其中,姦污女知青案件約佔70%。

也就是說,截至1973年6月,被官方確認的「性迫害」案件有1.6萬起。而文革期間的知青有近2000萬人,半數是女知青。到底有多少女知青遭性迫害?確切數字恐怕永遠是個謎。

那些被姦污的女知青身心受到嚴重傷害,有的留下婦女病,有的終身不育……所有被姦污過的女知青心靈上都有一塊一輩子都無法痊癒的傷痕。

這場被斥為「大姦污」的性迫害,針對的群體之特殊,涉及的面之廣,受害的人之多,施用的手段之卑劣,拖延的時間之長,史無前例。

這些賬僅僅記在那些色狼身上嗎?難道沒有其他的責任者嗎?!有評論認為,這個「大姦污」所涉及的數字,是中共流氓黨的罪證,是受害知青一代人的傷痛,是國人的恥辱,可稱為是中華民族之殤。

(文:李韻/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