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低齡留學熱」再證中國教育的無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項來自中國大陸某留學機構的調查數據顯示,2012至2016年,有意向出國讀本科、高中及以下學歷的中國學生佔比增加了13%,增至36%;其中,赴加拿大留學的學生中有超過30%的人申請入讀中小學。此外,湖南一地還有幾家大型留學機構也有數據表明,近五年,湖南低齡化留學趨勢明顯,赴海外讀高中和本科的學子,其漲幅超過讀研的學子;在蘇州,當地各大留學機構每年成功申請的低齡留學生人數以50%的速度遞增。

憑藉著上述這些統計數據,一家留學機構的負責人甚至直言不諱的說道,「留學已成為中國大眾化的教育選擇,並不斷向工薪家庭延伸,低齡化趨勢更是不可阻擋」;「除北、上、廣、深一線城市之外,中國二、三線城市漸成留學市場重點,留學選擇也開始向四線城市滲透下沉」。

聽著業內人士的總結、分析,我們的腦海裡或許會立即浮現出「千軍萬馬」的中國學生遠遠看到高考這座獨木橋時,便開始紛紛掉頭,轉而踏上那條通往海外的留學之路的景象。然而這一景象不免讓人神傷,也讓人疑惑,若說留學是少量的有錢人才敢投入的高端教育,那麼如今出現的「低齡化」、「火熱」的特點以及「工薪家庭」開始踴躍參與的趨勢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談到原因時,媒體給出的觀點是「國際教育可提升求職競爭力」,然而這樣的想法卻與現實中不少「海龜(海歸)」由於找不到預期的理想工作而在家滯留成「海帶」的情況有著較大的出入。顯然,留學低齡化的趨勢以及工薪家庭開始送孩子出國的選擇並不完全歸因於他們對好工作的期待。從「低齡留學主要去往澳大利亞、英國、美國、韓國和加拿大等教育強國」的描述中,我們大抵就能想到,為孩子選擇留學之路的家長們所看重的,並不一定只是就業這一顯而易見的結果如何,而是對比西方,中共治下的教育所存在的諸多問題對孩子身心與成長的戕害。

一位從事8年留學工作的某機構職員表示,低齡留學趨勢增強的原因在於,國外教育和考試制度相對寬鬆,考核指標相對多元,更注重培養學生的社會實踐能力。這種毫不隱諱的說明似乎一語道出中共治下,整個基礎教育階段都只是在為高考服務、即便培養出了「高分」、也不過是「低能」的現狀。同時也表明,最讓中國的家長們無法容忍的是,孩子們寒窗苦讀了多年,卻被硬生生的教成了應試機器。學習壓力大、負擔重不說,連帶著家長也飽受折磨。

除了這種「唯分數論」的教育模式弊端重重之外,給孩子們所用的教材、課本也問題頻出。錯誤連篇也就罷了,內容洗腦也暫且忍著,然而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居然還能出現涉黃、涉毒的網站鏈接。對孩子的父母來說,這樣的錯漏顯然是在挑戰他們最後的底線。如果說,教不好孩子是能力有問題,那麼把孩子往壞了教,則足以反映出教育部門以及教育者的道德問題。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讓孩子赴西方「教育強國」留學便成了惟一、必然的選擇。

值得一提的是,對於那些迫切的想送孩子出國的家庭來說,客觀上存在的最大困難其實還在於經濟壓力。然而,中國的父母們在長期對孩子教育進行無底洞的投入之後,卻猛然間發現,將「擇校費」、「跨區費」、「借讀費」等各類潛在的雜費以及課外給孩子報班的費用加在一起的巨額賬單,似乎完全夠支付孩子赴海外留學的費用了。這其中還不包括過年、過節給老師的禮品、禮金等。

幾年前已有海外媒體披露,在中國,腐敗已從幼兒園開始,侵蝕中國教育的整個環節。以清華大學附屬幼兒園為例,它原本隻對清華教職工的孩子開放,但仍有工作人員稱,花大約15萬人民幣,就可以讓一位清華教授來「支持」一名申請者。此外,有一位在北京做生意的孩子母親表示,為了讓女兒入讀北京的一所小學,她被迫給一個銀行賬戶存了2.8萬人民幣。有陸媒公開報導,「要想入讀北京人大附中,現行的賄賂費用從8萬到13萬美元不等」;「同十年前相比,在教師節給老師送的禮物的價值已經漲了50倍」。

一旦這筆賬算下來,中國的家長們開始萌生起送孩子出國留學的念頭,也就一點也不奇怪了。從巨額的花費始於幼兒園,並集中在初、高中階段的特點來看,早點兒送孩子出國似乎顯得更划算。因此,儘管多年前就有專家指出,「低齡留學存在著一定的風險」,比如孩子在生活上的自理能力以及在學習上的自律能力都略顯不夠;然而,這樣的顧慮卻始終沒能擋住越來越多的家長堅持將孩子送出國的強烈意願以及「趁熱打鐵」的行動力。

如今看到這樣的父母持續增多,不知中共的教育部門是否會有所反思?只是當反思之後發現所有的問題直指「急功近利」、「教育腐敗」時,眾多的官員以及教育者們又是否能從此放下這顆逐利的私心呢?回頭想想,那些鐵了心要送孩子出國留學的父母們,或許早就用行動給出了回答吧!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