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藏民大規模反抗中共的背後原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鎮壓藏民反抗以及達賴出走後,開始了「污名化」西藏,中共媒體把西藏描繪成人間地獄,有種種酷刑,如抽人筋、剝人皮、挖人眼睛。而毛的軍隊是所謂的「正義之師」,是去「拯救」西藏人民的。中共通過剝奪上層貴族、地主的財產,在用此來收買眾多身在底層的藏人,讓他們對共產黨「感恩戴德」。按照中共的說法,他們是「翻身農奴」。

暫且不說過去的西藏是否如中共所描摹的那樣,但不到十年的時間,「翻身農奴」就開始大規模的反抗中共,甚至殺死駐在西藏的軍人。這卻是為何?

藏人反抗與尼姑赤列曲珍等遇害

據報,從1969年3月開始,西藏昌都地區、拉薩市郊縣、日喀則地區、那曲地區等地相繼發生了較大規模的藏人抗議事件,甚至還打死了不少中共軍人。據後來統計,全西藏71個縣中,保守估計,52個縣參與了抗議,而參與者既沒有曾經的西藏上層人士,也沒有1959年參加抗議的人,基本上都是中共所謂的「翻身農奴」。雖然抗議事件在中共軍隊的血腥鎮壓下平息,但這如何能不讓中共難堪?這些「翻身農奴」究竟是為了什麼?不妨先來簡單回顧一下事件。

據《中共西藏黨史大事記》記載,一月底,邊壩縣有人制定了「不要共產黨、不要交公糧、不要社會主義」的「三不」反動綱領;繼而又建立「四水六崗衛教軍」,和所謂「翻身農奴革命造反司令部」。5月20日,襲擊縣委機關,打傷幹部職工30餘人。6月8日,又集中兩千餘人襲擊縣委機關,奪縣革委會的權,搶走縣革委會各辦事機構公章。接著,又幾次襲擊邊壩縣、區機關和軍宣隊,搶劫縣人武部武器彈藥,炸毀軍宣隊住房,打、搶、燒、殺達17天之久,打傷幹部、戰士上百名,還進行砍手、剜眼、剖腹等野蠻手段,殘害致死幹部、戰士五十餘人。

6月13日,尼木縣尼姑赤列曲珍與群眾「圍攻、毆打」軍宣隊,軍宣隊22人死於事件中。

另據唯色《殺劫》介紹,赤列曲珍等藏人目標明確,場面之血腥,完全不同於通常武鬥中的派性廝殺。很明顯,藏人對於中共派來「拯救」他們的「解放軍」懷著刻骨仇恨。

據說中共中央對於西藏發生的事件深感震驚,遂派軍隊鎮壓。完全可以想像,沒有經過正規訓練的藏人如何能敵得過中共軍隊的打擊?最終,不少抗議的藏人被打死,赤列曲珍等被抓。

1970年2月,中共西藏政府對其進行了宣判,赤列曲珍等17名藏人被判處槍決並立即執行。當天拉薩人幾乎傾城而出,在公審大會的現場接受所謂的「階級教育」。中共當時對其的定性是「再叛」(再次叛亂)。

西藏作家唯色的論文《西藏文革疑案:1968年「六•七大昭寺事件」與1969年尼木、邊壩事件》透露,一個在西藏當過中共軍人、後來任職廳局級的漢人,曾告訴他,當時他就站在被公審的赤列曲珍的跟前,非常清楚地看見:「怕她喊口號,擾亂人心,不但把她的喉管割了,還用幾根鐵絲穿透了她的腮幫,從這邊穿到那邊,再緊緊地拴在腦後,結果滿嘴、滿臉都流著血,胸前也是血,慘不忍睹。」

之後,中共繼續擴大範圍揪出「叛亂分子」,1970年和1971年被法院因「再叛」處死的至少有295人,一些人完全是被冤枉的,後來中共賠償了一點錢了事。

不過,唯色採訪的參與調查「邊壩事件」的普卜認為,死亡人數遠不止這個數字。他說,1970年辦「毛思想學習班」時,殺了一批人,「光是邊壩、丁青兩個縣就有一百多人……第一批殺了,本來還要兩批、三批的殺,殺它個幾百幾百的,因為都已經判了死刑,但第一批殺了後,第二批就不准殺了,可能發現有擴大化的趨向。73年我們去邊壩落實政策時,準備要殺的、已經關在監獄裡面判了無期徒刑的、判了15年、18年至少也是10年以上的,光是我去的那個鄉就有好多人。」另外一位曾在當地工作的藏人也說:「說邊壩再叛,一次公審槍斃就是九十多人」。

絕大多數被槍斃的人至今沒有獲得平反。一位歷經當年「紅色恐怖」的藏人感嘆道:「這麼多的血案啊,讓我們藏人寒透了心。我們受到的傷害太大了,已經對共產黨失去信任了。所以87年和89年的所謂『騷亂』,其實是跟這些傷害有關的。」

「翻身農奴」反抗有因

為什麼曾經對中共感恩戴德的「翻身農奴」要「反叛」?要殺中共軍人?他們到底對中共有什麼不滿?《殺劫》一書中曾經做過僧人、也做過中共積極份子的強巴仁青老人說過這樣的話:「起先我們認為革命會帶來很好的生活,跟以前完全不同的生活。不是說讓我們當家作主嗎?那意思是不是說我們也可以當官,也可以有很多錢?總之肯定將會有一個特別不一樣的生活吧。可是越到後來才發現並不是這麼一回事。人在這一世有什麼樣的生活其實是因果決定的,都是前世的因才有了今世的果。」

十世班禪的《七萬言書》中也講述了中共改革對藏族文化、尤其是信仰的破壞。不僅寺廟被毀,佛經、佛塔、佛像也都被破壞。瘋狂的舉動「使各階層人民詫異透頂,心緒混亂至極,極度灰心喪氣,眼中流淚,口稱:我們的地方搞成了黑地方(西藏俗語中把沒有宗教的地方稱為黑地方)等而哀」。

使藏民最為痛苦的還有死人不准超度:「按我們藏人的習慣,人死後若不進行超度,就被看成是對亡人不孝敬、殘酷無情而極為惡劣的。」因而一段時間人們說:「我們死的太遲了,如果早死一點,還能得到超度,現在死就像死了狗一樣,氣一斷就會被扔到門外去。」

此外,中共平叛擴大化時,青、甘、川、滇藏區有的地方「除老幼婦女等不能打仗的外,其餘青壯年男子以及通情達理的人,大部分被逮捕關押了。」

從老人的話和班禪的上書中,我們或許可以找到一些原因,那就是中共曾經給「翻身農奴」畫出的美妙圖景,隨著時間的推移,被發現不過是幻影。而受了中共欺騙,無法從世俗生活中得到地位、金錢的藏人們,返回去再尋找神佛時,卻發現信仰和寺廟也被中共大多摧毀。無處可依的藏人如何不仇視中共?而那些軍人也難免不成為犧牲品。這大概就是「翻身農奴」反戈一擊的原因吧。飄蕩在雪域大地上的一個個冤魂,何時才能沉冤得雪?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