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共對待韓朝 為何一硬一軟?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3月06日訊】【熱點互動】(1579)中共對待韓朝 為何一硬一軟?

本週二,韓國樂天集團和韓國國防部簽署協議,同意將旗下的高爾夫球場轉讓,用於薩德反導系統的部署,這個消息引起顯然大波,中共方面反應強烈。中共官方稱,一切後果由美韓承擔,官媒則呼籲民眾抵制樂天。而另一方面,針對朝鮮金正男遇刺之後,各種證據都指向朝鮮,而中共方面一直不作評論。在上週朝中社對中共發表嚴厲的抨擊之詞,本週朝鮮的副外相訪問北京。中共為何對韓朝一硬一軟?中朝的互動如此詭異?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本週二,韓國樂天集團和韓國國防部簽署協議,同意將旗下的高爾夫球場轉讓,用於薩德反導系統的部署。這個消息引起軒然大波,中共方面反應強烈,中共官方稱,一切後果由美、韓承擔,官媒則呼籲民眾抵制樂天。

另外,針對朝鮮金正男遇刺之後,各種證據都指向朝鮮,而中共方面一直不作評論。在上週,朝中社對於中共發表嚴厲的抨擊之詞;本週,朝鮮的副外相訪問北京。

中共為何對韓、朝一硬、一軟?中朝的互動為何如此詭異?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評論和解讀,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二位好。

陳破空、橫河:主持人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節目開始,請先看一段背景短片。

韓國國防部27日宣布,韓國樂天集團已經同意把星洲高爾夫球場用地轉給國防部,用於部署薩德系統。韓聯社報導,如果設計、環境影響評估和施工順利,最快今年5到7月就能完成部署。

美、韓兩國強調,部署薩德反導系統,只針對北韓的導彈威脅,不針對其它國家。但中共政府反應激烈,官方媒體27日宣稱,一旦薩德部署,中韓可能面臨「準斷交」,並宣稱要結束樂天集團在中國市場的發展。

薩德場地27日確定後,28日,北韓的副外相與俄羅斯的副外長都抵達北京,商談北韓半島的相關問題。商談內容尚未公布,但有學者認為,中、朝、俄三方可能期望拉動美、韓與日本,擱置薩德,重回六方會談。

主持人:觀眾朋友,這一期節目討論的是,薩德的最新進展和中朝、中韓的關係。很抱歉由於今天有一些技術原因,我們沒有辦法接聽觀眾的電話,歡迎您給我們發e-mail發表您的看法,或者您也可以在我們第二天節目上網之後,在網上節目下面留言。

破空,我想先請問您,我們看到薩德的最新進展,樂天集團把場地讓出之後,媒體說,薩德進入了快車道。中方反應非常強烈,中共官方和媒體究竟如何反應?請點評一下並談談您的看法。

陳破空:中共官方及官方媒體反應強硬,而且是異乎尋常的強硬、空前的強硬,說話不留餘地,《人民日報》說,如果韓國部署薩德就是「準斷交」。其實我們都知道,斷交應該是跟朝鮮,而不是跟韓國,這個可以再說。另外,《環球時報》說的是「打擊樂天,懲罰韓國,中國別無選擇。」中國有得是選擇,談判很多選擇,解決朝鮮的問題,然後解決薩德問題,很多選擇。它說別無選擇。

另外,共青團中央居然公開號召:在國家利益面前,要對樂天食品集團說「不」。什麼「國家」利益?說的是「政權」利益面前;如果真正在國家利益面前,首先要對朝鮮說「不」,而不是對韓國說「不」。這種態度恰恰跟中共對待朝鮮的態度形成巨大的對照。

主持人:橫河先生,我們看到好像每次薩德一有什麼動靜,中共都是翻天覆地的,到底為什麼中共對於薩德反應這麼強烈?到底薩德是不是真的對中國的利益有這麼大的威脅?您怎麼看?

橫河:反應這麼強烈倒是!中共對薩德的反應不是從今天開始的,從開始討論部署薩德就開始了。我想,中國對部署薩德的報導有一個趨勢,就是一次比一次強硬,強硬到最後自己沒退路了,這個情況是有可能的。另外,當然它自己可以操控。

關鍵問題是薩德究竟有多大的危害,值得多大程度的抗議?薩德實際上是防禦系統,而且是針對彈道導彈的最終一段,就是降落的時候攔截,但是它有輔助的雷達系統,可以探測2,000公里,可能中國很多地方都被涵蓋了。

從道理上說,薩德仍然是防禦系統,之所以把雷達偵探這麼遠的地方,是要了解它的發射情況。因為攔截是在降落,如果降落的時候才發現,攔截就很困難了,所以它的偵察系統要比攔截系統廣泛得多。但是不管怎麼說,它仍然是防禦系統,而且說得很準確,就是防北朝鮮的導彈,當然你可以說它有別的企圖,但是非常冠冕堂皇的理由,朝鮮發射導彈它當然就要防禦。

從朝鮮半島來說的話,首先製造緊張局勢的是北朝鮮,所以別人就會防禦。從這一點來說,薩德本身對中國的危害應該沒有北朝鮮的核彈頭危害大,即使北朝鮮不對中國投放,萬一在它的發射地點、儲存地點發生爆炸,對東北的影響要比對其它任何國家的影響大得多,因此,對中國東北來說實際上是在核威脅之下。

朝鮮的核設施本身就不是很安全,相對來說,比起其它的核大國安全度沒有這麼高,萬一出事,中國首當其衝。從這一點來說的話,對中國的威脅應該是北朝鮮的核彈頭和它的導彈計畫更大,而不應該是南朝鮮部署的薩德防禦系統更大。

主持人:破空,您認為為什麼中共對於薩德老是這麼反應強烈呢?是什麼原因?

陳破空:中共是對自己政權的安危考慮太多了,操之過急,事實上它把因果顛倒,先後順序全顛倒了。薩德怎麼產生的?首先是北韓發展核導彈,是進攻性的,那麼南韓才有薩德防禦系統,是防禦性的。一個是進攻性的;一個是防禦性的,一個是因;一個是果,朝鮮是原因;韓國是後果,而一個先,一個後,有朝鮮的動作,才有韓國防禦性的動作。防禦性動作僅僅因為雷達探測範圍比較大,讓中國很慌。

中共慌的原因,是中共有進攻性的導彈部署在東北,導彈的覆蓋面就是韓國、朝鮮等更遠的距離,中共的潛台詞是,我的進攻能力不能被你探測,我可以進攻你,你不能防範我。大家都知道,韓國裝這個人家都用防盜門、防盜鎖比喻,防範而已。韓國這次已經很客氣,考慮中國的反應,本來是2500公里的探測範圍,壓縮為600公里到800公里的探測範圍,盡量少刺激中共,但中共還是暴跳如雷,一腳跳起來。

朝鮮造成的攻擊形象也不僅僅是針對韓國,朝鮮所造成的那些後果對中國影響更大,因為朝鮮所布置的核設施、核試驗基地、坑洞、核廢料完全是沿中朝邊境部署,所有產生的後果如核輻射、核洩漏、核爆炸等中國都首當其衝。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從來不指責朝鮮,沒有用這麼強硬的口氣指責朝鮮,而軟軟地說一兩句,甚至迴避,朝鮮甚至把親中派的張成澤殺死、把金正男殺死,它都不說,但對韓國卻是暴跳如雷。

這反映了它反對的是民主、維護的是專制,因為朝鮮跟它的政權性質一樣,而韓國是民主政體。我想,在廣義上的範圍可以延伸得很深。

主持人:是,我們等一下繼續談中、朝的現狀。我想我們還是稍微再談一下韓國薩德的問題,因為在這個事件中,樂天相當於是被夾在中間了,現在官媒呼籲封殺樂天,我們看到民間也好,還是網路也好確實現在抵制之聲不絕於耳。您怎麼看現在對樂天的抵制和與之相關的「限韓令」?

橫河:我覺得民間抵制很正常,如果個人對某一公司不滿意,你可以不去買它的東西,可以抵制,而且你也可以舉著牌子到商店門口抗議,請大家不要去買,但是有一條,你不能阻止別人進去,你不能把去買東西的人打一頓;在以前反日的時候就有過這樣的事情,這是不行的,抗議也得文明的抗議。個人抵制那是個人的權利,我覺得沒有任何問題;但是作為一個政權來說,比如團中央或者《環球時報》等號召大家抵制,號召抵制其實問題也不是那麼大,號召就號召吧!但是不能組織網路水軍去抗議,不能組織人去抵制。

現在的問題是,有相當部分的人是組織起來的。作為個體抵制,哪怕幾個朋友商量一起去都沒關係,在美國商店門口有時候也可以看到雇員抗議最低工資,就有一群人在那裡轉圈子,但是他們不能阻止別人去買東西。有組織的抗議,作為一個國家來說,組織網絡水軍、共青團那些小粉紅們在網路上發動攻擊,這是一種不太合適的現象,特別不上檯面的現象。

主持人:您認為對於樂天這樣的商業機構,又不應該為薩德的行為負責,它抵制樂天有道理嗎?

橫河:由於民眾情緒,不去買它的東西是可以的,沒有什麼道理不道理的,感情就是感情,他感情受不了的話就可以抵制。但是作為政權來說,因為這是國家行為,是美國和南韓聯合起來的國家行為,應該有相應的國家行為來對應,有很多手段,有政治手段、外交手段;外交手段「準斷交」是可以的,撤回一名副大使或者撤回一名總領事都是可以的,屬於外交行為;還可以用軍事行為,軍事行為最好的辦法就是軍備競賽。

當北韓研製核武器、發射導彈,就是東北亞軍備競賽的開始,別人實際上是反應。那中共怎麼辦呢?作為北朝鮮的盟友,它可以再繼續宣布開始研製另外一種專門對付薩德的新式武器,它可以宣布、可以開始研製,這就是軍備競賽的開始。軍備競賽其實就是這樣開始的。

那麼怎麼阻止軍備競賽呢?就從源頭。最先就要撤掉這一部分。就像南朝鮮提出的一項要求,其實也是緩解軍備競賽的措施,就跟中國說:薩德是防禦性武器,你覺得我們這個雷達有問題,你把東北已經部署的遠程雷達系統拆了,我們就拆薩德。這實際上是緩解軍備競賽的一個很好的辦法。

國際上有談判的方法、也有雙方妥協的辦法,一味地頂一定是戰爭。從這一點來說,我覺得一個政權需要利用煽動民眾情緒達到外交或者軍事目地,好像老祖宗講的「不戰而屈人之兵」不是這個意思,並不是這個意思;那是用謀略、用策略、而不是煽動老百姓的情緒。

主持人:但是我們看到這種事情確實在中國不斷發生,破空,就像有人說,以前是抵制日貨,後來又抵制韓貨,然後又怎麼樣,群眾很忙。我不知道您怎麼看這樣的抵制?

陳破空:網民已經總結了,說,中國人很忙,忙到什麼程度舉了很多例子。僅僅是舉例,其實不止;比如2008年,因為法國總統會見達賴喇嘛,中國那邊就號召抵制「家樂福」;2010年,由於諾貝爾和平獎頒給中國異議人士,中國就開始抵制瑞士和挪威的三文魚(鮭魚);2012年,因為釣魚島就有反日情緒,開始抵制日貨、砸日本車,結果把中國的車主砸得腦出血,顱骨砸穿,終身躺在醫院,而砸的人也進了監獄15年。當時日本車也被砸了一些,但砸的全是中國車主的車,結果去年日本車在中國銷售達到歷史性的400萬輛,非常大。到了2014年,大家又開始抵制菲律賓的海參、魚產;去年又開始抵制韓貨。忙不過來,非常忙。

其實關於一個國家針對另一國家的經濟手段,現在可以看出民主國家跟專制國家美國跟中國的做法很不一樣。比如美國是光明正大做,美國覺得朝鮮和伊朗違背了國際條約,就明目張膽來制裁,國會通過議案,然後聯合國通過決議,跟別的國家一起合作制裁伊朗、制裁朝鮮,貿易禁運也好、公司制裁也好,光明正大地進行。

但中國是怎麼進行,中國不是這樣,表面上外交部發言人說,我沒有聽說什麼「限韓令」,樂天在中國是由市場和消費者決定。但是他在官方媒體卻煽動民眾抵制樂天,而且確實有民眾抵制樂天。也就是說,它的做法陰陽怪氣,用一種非文明、反文明的方式,用一種古老的厚黑學在對待別人;表面上是這樣、那樣。事實上這讓韓國人和外國人更看不起中國,你要做什麼你就做,何必這麼陰損?就很陰,陰陽怪氣,把自己塑造成小丑。

反過來有一些民眾他就抵制了,比如吉林,說有人去抵制,東北三省吉林省最靠近朝鮮,延邊是最靠近朝鮮,受核輻射、核攻擊最大,結果吉林的人站出來拉橫幅抵制薩德、又是樂天滾出中國,幾十個人在拉橫幅。人家網民就問:你們有沒有因為朝鮮發核武器你拉個橫幅?

朝鮮發核武器,東北的小區疏散,大地龜裂,人工地震5點幾,然後核輻射穿過東北境內,連總理李克強都承認,只說那個比較輕微但是有核輻射,東北人民深受其害不是來自韓國,不是來自於防禦性的薩德,而那個東西還沒有;來自於實實在在的北朝鮮的核武器、核廢料、核燃料,然後東北的這些人卻站出來去反對韓國、不抵制朝鮮。

然後有網民質問他的時候居然有這個腦殘回答說:黨叫我怕誰就怕誰!人家說你怕韓國的薩德,為什麼不怕朝鮮的核彈?他的回答是:黨叫我怕誰就怕誰!當然也有人說這是反諷,可能有人幫他寫的一個反諷,就是也可能有人腦殘到這種程度。

這種手段就是動不動就把老百姓當成一個工具來利用,抵制這個,甚至有人說跑到樂天市場去把他的方便麵捏碎,這太陰損。所以那個朝中社大罵中國,大罵中國政府,說是因為金正男那個,他停止那個煤炭,說他卑鄙、說他低級、說他隨波逐流,雖然朝鮮把中共罵得焦頭爛額,但中共還在討好,新華社引用朝中社駁斥美國那個神經毒殺案、駁斥外國報導,說那個是金哲,不是金正男,還幫朝中社說話。

但朝中社罵那個話罵得很凶,但恐怕是事實,真的卑微、真的下流,真的就是低級,真的是隨波逐流,平壤罵北京是罵得很合適的,所以這事件中得了驗證。

主持人:其實說到這個我們來談一談中朝現在也是很多的關係,所以有人說中共腹背受敵,我想問一下橫河先生,就是上週我們談過這個煤炭,因為中共說暫停對朝鮮煤炭進口,那麼後來朝中社就出了這個文章了,出了文章之後,中共方面回應是非常少的,那麼《環球時報》唯一的一篇回應後來又被刪掉,您怎麼看這樣的一個中共方面這種比較反常的回應?

橫河:這個倒沒有什麼特別反常,就是對於朝鮮所做的一系列的這種不符合理智的現象,中共從來就沒有正常的反應過。

主持人:正常的應對。

橫河:對,沒有正常的反應過,所以這個也不能算是反常。我倒可以預計到它只有這樣子反應,它沒有什麼別的可以反應。因為從這個關係來說的話,這有一個條約制約的,就是中國和北朝鮮是有一個條約的,就是《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這就結盟了。

所以以前我覺得很奇怪的是,中國怎麼會在1955年參加萬隆會議?那是不結盟國家會議。中國是跟社會主義國家結盟的,所以它是不能參加這個會議的,它還自稱是不結盟會議的創始人之一,什麼五條都是它提出來的,五條標準都是它提出來的,這個我一直想不通。

它跟北朝鮮就是結盟的關係。這一次就是續簽,它是自動續簽,如果大家沒有異議的話自動續簽20年,所以下一次到2021年,就是現在還有這個結盟的關係。也就是說如果發生戰爭的話,如果北朝鮮被入侵的話,那麼中方是要參與的,從理論上說是這樣子的。而南韓跟美國是有共同防禦條約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實際上就是一個小冷戰,地區性冷戰,就是出於這種情況下。

就中共實際上跟北朝鮮是盟友,所以不管你南韓在經濟上跟中國有多少連繫,實際上中國在發展的過程當中得到多少好處,而南韓在整個過程當中也得到好處的話,並不影響中共和北朝鮮的關係。

所以他們關係的實質,我們上次已經討論過了,因為這兩個政權的性質是一致的,而且他們唯一的區別就是中共從改革開放以後裝得比較好,就是在外面裝的形象比較好,但實際上它的政權性質是完全一致的,而且中共到現在它沒有改變過從1949年開始就制定的一個反美的,當時是反美親蘇嘛,所以這個大的戰略其實沒有改變,即使是尼克松訪華「破冰之旅」,當時後來有一段時間就比較親美了,和蘇聯鬧得那麼僵,但它在骨子裡面從來沒有跟美國和平友好過,骨子裡一直都是跟蘇聯關係很好的。

所以中共實際上它這個線是劃得非常清楚的,所以中朝的關係實際上它的本質就這個關係。所以說句老實話,大家說的都是對的,就是沒有中共的支持,北朝鮮政權一天都支持不下去,這是對的。

主持人:是,所以破空您怎麼看《環球時報》這個回應被刪?其實有人說中共沒有底線,就是朝鮮這樣中共都沒有回應。

陳破空:《環球時報》這次的表現表現了中共領導層內部深重的分歧,因為《環球時報》有兩個表現,當金正男被謀殺,這次朝鮮的舉動,金正恩派的不是針對中國的,中國保護了金正男保護了20年,突然被金正恩所殺了,這不是針對別國,直接受害者是中共政權。但是中共政權媒體卻是迴避、淡化報導,《人民時報》、新華網、央視三大媒體都是一句話蓋過,就是據稱什麼被殺。所以網民都感慨嘛,這是我看過最短的新聞,信息量真大,說新聞越短,信息量越重要。

結果《環球時報》對這個就表示了不滿,《環球時報》反而表示不滿,說國外的報導都鋪天蓋地,中國的媒體卻不作為,作為黨的喉舌、政府的喉舌卻不作為,指責三大媒體不作為,這是《環球時報》突出的一點。

但是《環球時報》後來又有個突出點,就是後來中國宣布對朝鮮煤炭暫停進口,但是暫停進口之前,實際上是悄悄跟朝鮮有溝通,還支付了違約金,就很怕北朝鮮。一個怕北朝鮮發怒,再一個怕失去這個牌,對美國的牌。所以在這個情況,《環球時報》又發了一個評論,朝鮮就猛烈的攻擊中共嘛,猛烈地說卑鄙、低級、隨波逐流;《環球時報》不理它,就堅決執行聯合國決議不要理它,大概這個意思。

結果不到一天就被撤稿,就被撤了,這說明中共內部有兩派,有嚴重的分歧,有一批是強硬派,有一批是所謂的溫和派,有一批對朝鮮是軟待,有一批是比較硬一點的,所以這裡面複雜的分歧所體現出來媒體上非常怪異的表現,詭譎。

但是我們看到這個中共對朝鮮、對韓國是一硬一軟,一凶一善,它對韓國非常硬、很凶,韓國只要一點點事,哪怕防禦性的、哪怕遮擋一下的,都不得了,你把你那個盾牌拿開,老子隨時要打你。然後朝鮮做任何事,中共很怕,不敢說。

所以表面上是什麼呢?我們打個比方,朝鮮就像武當山出的潑婦,這個韓國就像一個羞答答的小姐,所以中共這個流氓就不敢去招惹潑婦,招惹潑婦不知道什麼後果,它就老去欺負知書達禮的小姐,文靜的小姐,隨便怎麼欺負。它知道欺負小姐、欺負民主國家、文明國家沒有後果;但是要去招惹流氓國家就有後果,中共希望朝鮮的核武器向美國飛,可能倒過來不向美國飛,向北京飛就麻煩了。

所以我們看它對俄國也是一樣,俄國很凶,它不敢說俄國半個字,對俄國很軟,但對美國很凶,為什麼?它知道罵美國,跟美國鬧沒後果,美國還跟你談判;你跟俄國鬧,那可能吃核彈。

你看剛剛,就在韓國要求部署薩德之前兩天,俄羅斯公布了一個新型雷達,在中國東北那邊,5000公里的覆蓋範圍,剛剛把中共在東北部署的東風41戰略導彈覆蓋了,覆蓋在內,中國一句話都不敢說;它完全去跟薩德600公里、800公里去說話。所以這個強弱反映了這個政權的外強中乾的虛弱本質。

橫河:其實這次還有一點,其實它這次對美國的態度也沒有以前強硬。

主持人:它說一切後果由美韓承擔,您認為這只是說一說?

橫河:對,美韓承擔,但實際上你看在外交層面上,不管是對美國還是對南韓,幾乎沒有舉動,直接降到民間抗議的這個程度了。實際上有好多層面,你可以對應的。

主持人:那您怎麼看官方提到這個「準斷交」這個詞?

橫河:它說是這麼說,「準斷交」也不用說的,這個東西就是撤人回來就完了,或者你把他的一個外交官趕走就是了。這個不用說的,這種事情是只做不說,或者只說不做的,現在它就是說了,說了就沒法做這種事情。

這種事情對於美國呢,實際上現在是揣摩不住,揣摩不定,不知道美國川普時代會怎麼反映這個事情?以前按照常規來說,它會攻擊美國的,但是這次沒有攻擊,所以它實際上是很有選擇的,就是從對象來說很有選擇。

另外一個,從層面來說很有選擇,其實這次,你比如說「禁韓令」,「禁韓令」實際上就是對著藝人嘛,你哪個國家會像這樣去對藝人懲罰的?它們現在懲罰藝人懲罰上癮了,先是香港的支持「占中」的藝人,然後是台灣的藝人,然後現在是南韓的藝人,現在就是藝人不知道怎麼捲到裡面去倒了楣了。其實藝人他也沒部署薩德,他也沒有幹這些事情,不管是台灣的,還是香港的,還是南韓的藝人。

實際上這種是一種,一個,我估計它也不願意在外交層面上真的鬧翻掉。再一個就是,其實手段已經很少了,就是外交上迴旋的餘地和政治上影響力的手段非常少,迫不得已才會去懲罰人家藝人。

陳破空:我補充一下,中共有一個少將叫羅源,號稱鷹派,他這次發表了一個所謂對付薩德的十策,其中一策就說不排除中共用軍力對韓國的薩德進行定點清除。剛才我說了,要「準斷交」是對朝鮮,而不是對韓國。你定點清除要清除朝鮮的核武器,而不是清除韓國的薩德。你把朝鮮的核武器定點清除了,韓國絕對不會部署薩德。

所以中共一方面慫恿北韓有核彈,甚至有自己的公司去支持備用核彈,對美國叫板;但另一方面韓國防衛的時候,它不讓人家防衛。所以中共是陷入了一個怪圈,越炒作這個話題越陷於被動,越下不了台,實際上最終它根本解決不了問題。就算是中朝聯手對付美韓聯手,也解決不了問題,最終是陷於被動。解鈴還須繫鈴人,要真正解決問題,問題的源頭在平壤。

主持人:您覺得這次朝鮮的副外相訪問北京,是否說明關係又開始回暖了,中朝關係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態?

陳破空:就中共為了想對付美國、對付文明世界、對付韓國這些國家,它永遠離不開朝鮮,它有很多原因,一個是讓朝鮮這個壞的形象留在那裡,讓中共好看一點;另外讓朝鮮這個專制放在那裡,中共這個專制政權感到安全一點;另外讓朝鮮這個所謂的戰略核武器的緩衝地點留在那裡,讓中共也更安全一點。所以中共完全考慮它政權的利益,完全不顧中國人民的死活,也不顧韓國人民、朝鮮人民的死活,所以這個作法是完全跟文明世界背道而馳的,是反動的作法,注定會失敗。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又到了,那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很抱歉不能接聽您的電話,那麼下次節目再跟您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