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除了BBC記者的相機還砸碎了什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綜覽近期「維穩」新聞,怎一個「被」字了得!–外國記者被攻擊,維權人士「被旅遊」,訪民被截訪、被禁足,律師「被採訪」、「被認罪」,大批QQ被封殺。被動中,流失了自由和尊嚴;無奈、悲憤,乃是真正的民生態。

今年「兩會」前,中共加大了「維穩」力度,安保升級,嚴格封網,對在京和各地訪民採取緊逼盯人戰術。對於年度的「人民代表」大會,人民並未寄予多少期望,但是,因會議帶來的不便、不快、屈辱甚至憤怒,卻實實在在的落在了人民的身上和心中。

3月2日,路透社記者Philip Wen從北京發出報導,聚集大陸訪民的困境。作者寫:「這是一個貓捉老鼠的淒涼遊戲,年復一年地上演。但是在兩會等敏感時期,這種遊戲就變得更為激烈。」

文章主要講述內蒙古多倫縣村民王鳳雲的經歷。她曾九次進京,因為地方政府強征土地而要討回公道。然而,多倫縣政府拘捕並指控王鳳雲、她的丈夫和父親「尋釁滋事」。于是,王鳳雲成了被告。政府在法庭上出示證據,指出,五年來,他們為了「勸阻」王鳳雲上訪花費了33.5萬元人民幣,包括晚上加班監視費用、「額外安保」費用以及有十個工作人員的食堂費用。這份文件用以證明,王鳳雲的行動「極度有害」。就在這個月,王鳳雲的案子將再審。如果被定罪,她和家人將面臨五年監禁。

3月3日,BBC記者John Sudworth發表文章,披露了他和他的團隊在湖南採訪時受到的暴力攻擊。Sudworth描述:「有一大群人擋住了通往她家的路。幾分鐘之內,他們攻擊我們,砸碎了我們所有人的相機。離開村子後,大概20個暴民追趕並包圍了我們的車子。後來,來了一些穿著制服的警察,還有兩名外事部門官員。」在可能發生的進一步的暴力威脅下,Sudworth被迫刪除了一些錄像鏡頭,並簽署了「認罪書」,才得以離開。

Sudworth說,他們約定的受訪者是楊玲花。三年前,BBC記者曾經採訪過楊玲花的姐姐(或妹妹)楊青花(音譯),當時她在進京上訪的途中。楊家的冤屈是:家裡的土地被偷走,楊父在糾紛中被毆打致死。目前,楊青花和母親被非正式軟禁。這一次,BBC記者打算和楊玲花一起去北京上訪,不料採訪受阻,記者隨後與楊玲花及其家人失去聯繫。

Sudworth寫道,「我們詢問了北京的政府官員,是否可以向我們保證楊玲花一家安然無恙。與此同時,在中國的議會召開前夜,許多公民,那些最需要大會代表的人,正面臨相似的虐待。儘管簽了悔過書,我不會因為嘗試採訪他們而道歉。」

被砸碎的相機,赫然入目、令人震驚。被認罪的,是希望幫助中國訪民的一個洋人。訪民「有罪」、記者「有罪」,律師也「有罪」。對千千萬萬「有罪」的人圍追堵截,只為保證「兩會」的順利成功。這便是中共治下的特色、諷刺和悲哀。

中央信訪局說,它每年大約收到六百萬份上訪材料。王鳳雲和楊玲花,便是這六百萬之一和之二。去年四月,習近平曾下令,地方官員要更好地處理訪民冤情,敦促他們在問題升級之前就解決糾紛。然而,現實卻是:為了阻止一個王鳳雲上訪,地方政府寧願耗費33.5萬元人民幣,也不肯用這筆錢來聽取民情、為民伸冤。原因便是:為一個王鳳雲作主,就會動了一串貪官的利益。官官相護,官官牽連,于是,老百姓被壓在最底層,成為中共體制的犧牲品。

對於BBC記者受攻擊事件,有網友評說:「只是想在中國人面前表演一下它們所謂的強大,……當前穩定的背後是赤裸裸的欺騙與暴力」。「這就是共匪本來的面目。人民群眾伸冤就以擾亂社會治安為由拘捕。人民創造的財富被政府和利益集團大肆瓜分。底層工人僅得到可憐的溫飽錢而且還要被拖欠工資。政府和地痞流氓勾結對受害群眾耍流氓。」

近日,全國各地大批QQ和QQ群被封殺。網民們憤然譴責中共壓制民聲的作法。一位張先生說,「中共就是只會欺負炎黃子孫,別的都干不動。我們民眾只有堅持才有希望,只是我看不到希望。」廣西的荊楚先生說:「專制統治是要把人的嘴封起來,耳朵堵起來,眼睛蒙起來,都聽它的。」他表示,現在就像黎明前的黑暗,中共在製造恐怖狀態。溫州「共同目標群」的群主告訴大紀元記者,他的27個QQ群全部被封。「為什麼開個兩會,把所有的民眾都攻擊了,連個說實話的地方都沒有了。」

每一天,都有許多「被動」的鬧劇、醜劇和悲劇發生。每一天,都要問許多次「為什麼」。

為什麼,合法合理的申訴上訪,變為一場你追我躲的遊戲?為什麼,飽受苦難的守法公民,成了被圍捕的老鼠?為什麼,今天的王鳳雲和楊玲花,還沒有一千年前的秦香蓮幸運?那一面可以擊打鳴冤的鼓,究竟在哪裏?為什麼,有人說「我看不到希望」?

在湖南的那個村莊裡,被砸壞的,除了英國記者的相機,還有公平、正義和許多人的希望。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