腥風血雨中自縊於圓明園廢墟的清華教授陳祖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陳祖東是浙江湖州人,清華大學水力系教授。在文革的「清理階級隊伍運動」中被打成所謂「反動學術權威」,遭到紅衛兵的反覆批鬥。逼迫他交代自己「歷史問題」還要交代出其他人有問題。最終陳祖東被逼無奈,於1968年9月20日在圓明園廢墟上吊自殺身亡,時年56歲。

陳祖東1935年畢業於清華大學,曾到美國、印度考察工程,抗戰時期在貴州主持兵工廠,1949年時是上海龍華飛機場總工程師,1956年到清華大學水利系任教,三級教授。

66年毛澤東派528人工作組進駐清華開始血腥的迫害

1966年6月8日,一支由528人組成的全國最大的工作組進駐清華大學,宣佈罷免上至校長兼黨委書記蔣南翔,下到學生班級主任、政治輔導員的幾乎所有的清華幹部,接管了清華的各級權力機構。
從校長蔣南翔到各班主任、政治輔導員,全被打為「走資派」、「反動學術權威」、「牛鬼蛇神」。

6月21日,蒯大富提出「炮轟工作組」,宣稱工作組不代表革命,要求奪權,史稱「6.21事件」。工作組對其進行批評、開除團籍並關押18天,將50多人打成「蒯氏人物」,打擊近500人,發生數起自殺事件。

到12月25日中央「文革」小組授意和操縱以「清華大學井岡山紅衛兵」為主的5000多名師生員工進城大遊行,「反劉少奇、鄧小平」遊行,將浪潮推向全北京,被稱為「一二.二五大行動」。

陳祖東被打成了所謂「反動學術權威」

陳祖東教授在1966年,被打成了所謂「反動學術權威」,遭到紅衛兵的反复「批判鬥爭」。

「工宣隊」到學校後,進一步加大了迫害的力度。陳祖東意識到文革這一套已經成為不會改變的新制度了。

在文化大革命中,陳祖東是文革專用詞「牛鬼蛇神」的一員。他反复被審訊、斥責,被強迫「交代」他的「歷史問題」。

1949年,國民黨政府離開大陸的時候,他得到了離開上海的飛機票,沒有使用,留在上海。但是他曾經集體填表參加過國民黨,這在1968年的時候成為重要「罪惡」。 

此外,他不但被審訊追問他自己的「歷史問題」,還被審訊追問別人的「歷史問題」,他被強迫「揭發」他以前的同學同事在「解放前」即1949年共產黨執政前的「歷史問題」。

陳祖東告訴他的家人,要他冤枉自己,還可以;要他作證說別人做了什麼什麼,他不能那樣做。

在1968年開始的「清理階級隊伍運動」中,建立了大量的「專案組」,他們除了在本單位裡面「深掘細挖」也就是通過審訊、「隔離審查」和「鬥爭會」等手段抓出所謂「階級敵人」,還大量到外地外單位找和「審查對像」有關係和人「調查」,有一個專門術語叫「外調」。

「外調」人員拿著自己單位的「革命委員會」的介紹信,找到要找的那個人的單位的「革命委員會」,一起配合迫使那個人「揭發」和做「旁證」。陳祖東說的和「外調人員」打交道的情況,在當時是非常普遍和典型的。

陳祖東去世前,已經有三個月沒有領到工資。

9月20日傍晚,陳祖東告訴妻子,學校裡叫他去「交代問題」。這是以前有過的事情,他的妻子沒有感覺特別。當時命令人去談話,把人關起來不准回家,是經常發生的事情,人們必須承受甚至已經習慣了。陳祖東離開了家以後,一直沒有回家。他的妻子開著燈等他,等了一夜。
  
第二天,學校的人來叫他的妻子去認屍體。家中別的三個孩子都在外地工作。他的妻子和一個女兒到了圓明園的一片樹林裡,陳祖東吊死在一棵樹上。

陳祖東死亡後,清華大學的廣播喇叭裡有人發表講話,說陳祖東「畏罪自殺」「自絕於黨」「自絕於人民」「罪該萬死」「變成了不齒於人類的狗屎堆」等等。

炮火硝煙中的清華園

清華大學迫害知識份子的整套手段,被總結成文,作成中共中央文件,傳達到全國,成為示範。無數人被這套整人「經驗」害死。

在清華大學,「工宣隊」進校後就整死了24個人。其中和陳祖東在同一個系的有李丕濟教授。1968年11月29日,李丕濟被關押在水利系的水力實驗室中時,跳樓自殺。那是陳祖東死亡50天之後。李丕濟比陳祖東年長一歲。

1968年4月23日至7月27日,開始的「清理階級隊伍運動」中,清華髮生的「百日大武鬥」,致使18人死亡,1100多人受傷,30多人終生殘疾,直接經濟損失折合人民幣逾1000萬元。

文革中所謂「批鬥」,就是要當事人在群眾大會上雙膝跪地(不是地板,而是水泥地、沙石地、煤渣地、甚至是玻璃渣地!),或是低頭彎腰、兩手向後翹起(所謂噴氣式!),頸上懸挂著大塊紙板、木板、甚至幾十斤重的鐵板,上面寫著「xx份子xxx」的大字,在酷暑烈日之下、或是臘月寒風之中,一跪(或是一站)就是幾個鐘頭,周圍是震耳欲聾的「打倒」口號和呵斥之聲。身旁的暴徒隨著會場的氣氛,不斷地拳打腳踢,或是手執棍棒器械、或是揮舞銅頭皮帶鞭子繩索,劈頭蓋臉地抽打……

所謂「審查」,就是日夜不停地無休止地逼供,審訊者吃飽睡夠了輪番上陣,被審者夜以繼日地、不讓吃不讓喝不讓睡地接受審問,通過疲勞轟炸、呵斥拷打、虐待折磨,直弄得你神志恍惚、體力衰竭,然後逼迫你、誘使你招供,交代「反黨罪行」、「反革命計畫」、「反革命同夥」,如有不從,照例又是拳打腳踢、鞭棍交加……

北京的清華大學秉承「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的校訓,為國家造就了大批科學家、學術大師、文壇泰斗、興業之士和治國之才。

而文化大革命中的清華大學也一度成為了文革災難和風暴的中心。蜚聲海內外、風景優美、中西合壁的清華園在武鬥中變成炮火硝煙的戰場。

(文:唐清清/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