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兒子的信:為什麼我們要離開中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3月11日訊】署名為「何處惹塵埃」的澳洲移民,於去年10月在網路發表文章,用給兒子寫信的方式,解釋了攜子移民海外的原因,引發不少中國大陸人的共鳴。

信件內容如下:

這是你甩給我的、我難以回答的問題,希望到有一天你能看懂的時候,會明白你父親當年的初衷和苦心。

(當你)三歲的時候,在澳洲半個多月的旅行,使你對澳洲的一切充滿了好奇、興奮、新鮮和留戀。澳洲適合兒童的遊樂場和免費的公園設施太多了,人們生活隨意、愜意、友善和熱情,這是初來乍到的我們的第一印象。(當你)四歲的時候,我們在澳洲生活了3個月。你很快融入了這裡的生活,每個週末教堂免費的活動,讓你流連忘返。在這裡,你學會了一些英文歌,交到了一些外國的小朋友。當你跟他們說再見,糾結于是該說SEE YOU還是GOOD BYE的時候,爸爸要你珍惜和每個朋友交往的時光,因為也許下一次,你們真的沒有機會再見到了。你問爸爸SEE YOU和GOOD BYE有何區別,爸爸說SEE YOU代表著期待與對方再次相見,比較隨意,適合認識、或者可能認識、而且比較親密的朋友;而GOOD BYE一般是對那些雖然玩得好、但也許很可能沒有機會再見的人,所以要好好說一聲再見。

上小學之前,你對我們移居澳洲的計劃沒有任何不同的想法,你媽媽一直說,要讓事情落定之後再告訴你我們的計劃,怕會影響你的心態和學習。如今,你已經二年級了,我們的計劃也已經進入了實質的等待階段,而你現在已經開始不情願的問我:爸爸,我們為什麼要離開中國

該怎樣回答你呢?這個問題讓我心痛,這也是我之前一直著急在你上小學之前出去的原因,只是因為國內的事情沒有處理好,所以想讓你在國內的學校過渡一段時間。可是隨著你學習的日漸深入,我的緊迫感又提升起來了,而且比之前更加強烈和焦慮。從你一年級第一個學期沒有第一批加入少先隊顯露出失落開始,從你不斷地被灌輸錯誤的教育觀念開始,從你不斷地問我中國的軍事排在世界上第幾,能不能打敗日本和美國?我已經知道,你已經在潛移默化地接收到了仇恨思維的片面影響。我不願意傷害你的「愛國」熱情和拳拳赤子之心,我不能告訴你,甲午戰爭前中國的軍事亞洲老大、世界第三,卻被世界第七的日本打得落花流水。決定實力的不是武力,而是制度和人民的凝聚力。

我不讓你看電視和國產的動畫片,是因為,我不希望那些惡俗混亂的價值觀、語言思維的暴力沾染你一開始乾淨的內心。

可是,有些事情並不是我們所處的環境能夠逃避和躲閃的,所以,當你的同桌被「惡霸」同學推到鐵質垃圾桶上,眼眉開裂受傷,學校推諉責任,學生家長仗勢欺人的時候,你的困惑,我無法解釋;當你們學校的食堂給你們供應2014年產的殭屍肉,學校領導毫無悔意、而且威脅學生家長的時候,我的焦慮和緊迫感進一步增強了。而這還是所謂的國際學校,其它的學校呢?

空氣污染、霧霾、水污染,這些只是我們能看到的表象,其根本,是對生命的藐視和根深蒂固的特權差別待遇。這些,不是現在的你能夠聽懂和體會的。

等待是一個漫長和焦慮的過程,而移民之後事業的開始才是真正的挑戰。為此,我們所放棄的代價,在別人的眼中是何等的巨大。他們說,在國內,有錢你就是個爺;(有錢人)到國外,別人當你是誰?他們不知道,這正是我們要離開的原因!

──轉自《看中國》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