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茅臺「假」天下 茅臺故鄉製假酒 利潤上千熱銷全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3月20日訊】近日媒體曝光,茅臺酒出產地,貴州仁懷市茅臺鎮,暗藏大量的「高端定製假茅臺酒」,生產銷售一條龍服務,利潤上千元,銷往全中國。

3月20日,陸媒報導,茅臺酒獨產於中國貴州省遵義市仁懷市茅臺鎮,與蘇格蘭威士忌、法國科涅克白蘭地齊名的世界三大蒸餾名酒之一,是大曲醬香型白酒的鼻祖,更是中國的國酒,至今已有800多年的歷史。

茅臺鎮的摩的司機總是向外地人說:「這裡是白酒供應一條街。」但是,標籤背後,暗藏的卻是大量的「高端定製假茅臺酒」。

茅臺鎮有數以百千計的大小酒廠,部分酒廠利用高仿茅臺酒包裝,將自己的低端醬酒(醬香型白酒),製造成假茅臺牟取暴利。一瓶假「飛天茅臺」,利潤在千元以上,銷售則遍佈全國。

在茅臺鎮到下面的赤水河,光是這一條街,賣酒的店家就有四五百家,如果算上中樞仁懷市區,那就是幾千家。

從事醬香型白酒銷售長達數年的汪曼描述,茅臺鎮的酒不愁沒有市場。仿冒從改動包裝上的名字和商標開始。

她說,「茅臺」二字不做改動,只需要在「茅臺」二字後方加上品鑒、內供、迎賓、接待等字樣即可,商標可以私人定制。

3.15打假日期間,貴州茅臺集團發佈公告稱,只有「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貴州茅臺酒才能稱之為茅臺酒。而市場常見的「茅臺內供酒」、「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機關服務局專用酒」、「部隊特供酒」等均屬假冒侵權產品。

汪曼說:「這些『特供』酒都是沒有註冊的」,拿到外面去賣,就說是茅臺鎮上的,沾茅臺酒廠的光,「貓鼠遊戲」在茅臺鎮經常上演,大多數商家往往能夠取勝。


每瓶假茅臺酒批發價200多元,淨利潤超過1000元。(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王蕾家裡世代從事釀酒業。4年前,她以一年5萬多元的房租租下一個門面,每年銷售額高達百萬。王蕾從店裡的貨架上拿出一款名為「茅臺品鑒酒」的包裝給陸媒記者看,從外觀上看,包裝上除了商標和包裝名字不一樣外,其他的外觀和飛天茅臺有著極高的相似度。

王蕾家的釀酒廠產出的醬香型白酒除了接受顧客的定制外,還會包裝成假茅臺酒。在售賣假茅臺酒的同時,提供真茅臺相關票據。

王蕾的老公張建描述,為了逃避風險,他們都是私底下和各地的假茅臺銷售商單線聯繫,銷售商出錢,他們製造供應假茅臺酒。

張建拿出一瓶假茅臺酒展示,從外包裝看不出來真假,按照真茅臺酒的價格賣,單瓶純利潤超過1000元。張建說,在假茅臺的包裝上,條形碼、防偽標誌一應俱全。將自家酒廠釀造的酒進行調味勾兌後,裝入茅臺酒瓶裡,就變成了市場價1200元左右一瓶的高檔酒。

每瓶假茅臺酒批發價200多元,淨利潤超過1000元。

茅臺鎮興盛路這條街上,多名商家透露,他們可以提供假茅臺酒包裝,成本雖然貴,但賣出一瓶假酒能賺回兩箱假茅臺包裝成本。

除了售賣假茅臺酒包裝,許多店主店裡放著多數高仿茅臺酒包裝材料。一家白酒包裝銷售店主陳女士說,這些白酒包裝盒均為「三無產品」,或者直接侵權,仿冒正品茅臺酒。

她稱,這些三無包裝盒基本能解決茅臺鎮絕大多數酒廠的包裝供應,從生產包裝到進入市場銷售,整個過程一條龍服務。


茅臺中共的賄絡酒、人情酒、辦事酒。(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天價茅臺 官場的賄絡酒

事實上,中國假冒茅臺酒猖獗難禁是有原因的,陸媒曾刊文稱,茅臺酒已不純粹是一種酒了,價格往往就不是由簡單的市場供求來決定,它是官場上的人情酒、辦事酒,是身份的象徵,只要官場的茅臺颱風不停,價格再高還是會供不應求。

北京名酒賣場的銷售人員透露,買高檔白酒的主要是機關、國企等團體客戶,他們對白酒價格不敏感,賣多少錢都一樣會買。

消費社會學專家、中山大學社會學系教授王寧指出,茅臺酒已經是腐敗的象徵。

王寧說,茅臺酒這個品牌,它應該叫腐敗奢侈品,購買者主要是公款,或者說我要賄賂官員,我用私款買,但是我可以從官員那邊拿到好處。它是一個跟我們財政體制,公款消費,這個都是有密切關係,是在腐敗土壤中長出的一個奢侈品牌。

前中共軍方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落馬時,在其家中查出的可以裝滿整整4輛卡車的受賄物品中,據說有上萬瓶茅臺酒。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親侄子吳志明任上海政法委書記期間,網曝其公函顯示,用公款採購茅臺酒,一次會議就喝掉逾2,000萬元。

中石化廣東分公司總經理魯廣余,曾被曝揮霍259萬元公款購買天價茅臺酒。

由於中國釀酒以高粱、小麥等谷糧為原料,在國民黨執政時,1937年,貴州省政府曾頒布違背釀酒處罰規則,禁止在天災缺糧時期用糧食煮酒、熬糖、米漿刮布。但中共卻在三年飢荒期間以上萬噸的谷糧釀茅臺酒。

作者石飛曾在博文《茅臺是皇上》中把中共的歷史翻開說,在大陸餓死數千萬人的三年飢荒年代,也就是1959年到1961年,茅臺酒的產量合計2079噸,國營茅臺酒廠實際使用高粱和小麥合計1.13萬噸。他說,這是從老百姓嘴裡掏出來的,是成千上萬生命換來的!

(記者湯圓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