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原國務院副總理方毅稱毛是歷史上最大暴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對於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評價,國際上早已公認其是一個與希特勒、斯大林齊名的暴君,因為在其統治下的中國,在其發動的一次次運動中,逾八千萬中國人慘死。說其罪孽深重並不為過。不過,在中共維持政權的需要下,真實的毛被掩蓋,眾多的國人繼續被矇蔽,甚至近年來,一些人因對現實的不滿,在思想中泛起了「懷舊」的情緒,再次將毛「神化」。

與普通受矇蔽的中國人不同,一些身心遭受毛迫害的中共高官們則有著清醒的認識,並在文革後對毛提出了犀利的批評,更有人明確點出毛是歷史上最大的暴君

那麼,當年中共高官們是如何評價毛的?又是誰將毛視為歷史上最大的暴君?2010年出版的大陸《炎黃春秋》第4期雜誌發表的題為《四千老幹部對黨史的一次民主評議——大討論記略》的文章,就是對這段歷史的真實記錄。作者是參加會議的郭道暉。

文章稱,這次由中共中央機關、地方、省軍級幹部等4千多人參加的會議是於1980年10月召開的,主要目地是討論中共中央起草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以下簡稱《決議》)。會議對黨史和毛都進行了深刻的評析。

中共高官不認同文革前17年成績

對於文革前17年的評價,《決議》稱「多數情況我們黨的路線是正確的,取得了偉大的成績」,但是與會人士對此並不認同。他們表示,這一期間,政治方面不斷地搞運動,整了幾百上千萬人,而這都是毛的錯誤。

不過,少數人擔心徹底否定毛會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對第三世界產生不利影響」,因此認為對毛的評價要從政治上、從全局上考慮。鄧小平就持此種觀點,他指出,對毛的錯誤「不能寫過頭」,因為寫過頭,就是給毛「抹黑」,就是給中共「抹黑」。

毛思想是否包括其錯誤思想?

在會議上,對於毛思想的評價的爭論也非常大。有人提出:「毛澤東思想是不是也應當包括毛澤東的錯誤思想?」很多人都不贊成將毛的錯誤歸結為所有人的錯誤,認為毛的個人錯誤太大、太多。

犀利批毛

對毛的個人評價,是本次會議的熱點。很多高官對於毛在建政後的所為都持批評態度,有的還十分尖銳。

●批毛髮動文革是為了整人。曾任鐵道部副部長、中顧委委員李頡伯表示,毛髮動文革的動機不是為了「反修防修」,而是以整人開始,以整人告終,排斥他所不放心的人。

鐵道部的慕純農也表示贊同,並稱跟隨毛的一批「忠良」都給整掉了,晚年他真正成了孤家寡人。

●批毛出爾反爾。中共團中央書記胡克實談到文革前他兩次親耳聽到講話,一次說要「釣魚」,即搞「陽謀」;一次說要搞「剝筍政策」,在黨內一層層剝掉(異己分子)。「毛出爾反爾的事情很多。如1953年團中央起草團章,上面有『用毛澤東思想教育青年』一語,毛親筆勾掉,還囑咐我們不要再這樣寫;可是在文革中卻把這事說成是反毛澤東思想的罪行。」

●批毛多疑善變,言而無信。作家夏衍在發言中亦對毛在民主革命中是否「有功無過」提出質疑。他根據自己的親身見聞,說毛有時判斷和決策失誤,卻常諉過予人。譬如1945年8月13—16日,毛本是向蔣介石連續發出三封措詞強硬的電報和文章,但斯大林派特使來延安髮指示後,毛立即改變態度,於8月25日以中共中央名義發表宣言,提出「和平、民主、團結」的三大口號,即「和平民主新階段」。重慶談判簽訂雙十協定時,他當眾高呼「蔣介石萬歲!」這使得在場的民主黨派的頭頭們大吃一驚。

夏衍概括毛的錯誤是16個字:「拒諫愛諂,多疑善變,言而無信,綿裡藏針。」他說1957年反右時,就有人指出,毛怕的不是「章羅聯盟」,而是怕黨內出赫魯曉夫。1958年毛主席才65歲,就有「老年性多疑症」。

毛的秘書李銳則側重談了1959年廬山會議的全過程,認為毛任性、變化快,有時為達到某一目地,甚至不擇手段。

●批毛嫉妒心強。將軍張愛萍說,「毛是言必稱秦始皇」。朱德的秘書陳友群則主要談了毛早年同朱德不和的過程,「起初在士兵中朱比毛的威望高,毛有嫉妒心,是二人不和原因之一。」「1950年中宣部起初擬訂的五一口號中,最後兩條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中國共產黨萬歲!』毛澤東在後面親自加上『毛主席萬歲!』」

●高饒事件真相。前國家主席劉少奇的遺孀王光美在發言中提到「高饒事件」。王說,事前毛約劉少奇談話,要求反周。劉少奇不同意,說反周對黨不利,周絕不能反;並自己承擔責任。後來高崗就反周、劉,毛默許。

●毛是最大暴君。值得注意的是,時任中科院院長、後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方毅大膽表示:毛澤東是歷史上最大的暴君,連朱元璋也不如他。《明史》寫朱元璋只是「聖德有虧」。方毅還舉例說:他弟弟毛澤覃在蘇區時曾同他爭論,他操起雞毛撣子要打毛澤覃。毛澤覃反抗說:共產黨又不是「毛家祠堂」!

方毅,是中共黨內既懂經濟,也懂外語的高官。中共建政後,曾先後任福建省政府副主席、上海市副市長、財政部副部長、對外經濟委員會主任、對外經濟聯絡部部長、中科院院長、國務院副總理等。

文革爆發後,方毅被造反派揪出並在長達7個月的時間裏被多次進行批鬥、示眾,晚上還被勒令寫檢查。無疑,他的親身經歷以及對其他高官類似經歷的瞭解,使他認清了毛的真實面目,並說出了「毛澤東是歷史上最大的暴君」之語。

中共沒有實質改觀

令人嘆息的是,這次討論中多數人的意見並沒有被後來正式通過的《決議》所採納。其主要原因是為避免降低毛和中共的「威望」,避免中共垮臺。而這樣的選擇,使中共對國家的危害、對百姓的戕害一如既往,中共根本沒有什麼實質上的改觀,且在今日徹徹底底地成為了利己的利益集團,並為了鞏固自己的統治,不惜以暴力相向。中共業已走入了萬劫不復之深淵。

中共高官彭真曾說過,他坐過6年國民黨的牢,又做了中共9年半的牢。為什麼做了自己人的牢?對此,他坐牢的時候就一直在思考著。他的結論是「這是對過去黨輕視民主、破壞法制的懲罰,否定民主和法制也就否定了自己!」歷史證明,否定了民主和法治的任何政權最終都將自己埋葬,中共也絕不例外。在中國人埋葬中共的那一天,毛和中共的罪惡也將被徹底清算。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