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下手政法委 強拆黨內系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英國倫敦今天遭遇恐怖襲擊,議會大樓外驚傳槍響。目前已知4人不幸遇難,包括1名遭嫌犯刺傷的警察以及嫌犯,另外至少20人受傷,其中3名是警察,多人傷勢嚴重。

首相梅發表簡短演說,讚揚警察和安全部門全體同仁的勇氣。她說嫌犯攻擊代表民主、自由和法治的議會,不是偶然的,因為恐怖份子的目標就是拒絕這些價值。


3月22日,倫敦威斯敏斯特橋旁,議會大廈外,一輛汽車撞向人群。警消全力以赴救人。(Carl Court/Getty Images)

而在中國,習近平對政法委下手了,香港媒體報導《兩高被批「重災區」習近平再出手清洗政法系》中說:「近日有港媒披露,中共中央政治局向19個中央單位派駐工作組監督換屆,其中高法和高檢被批領導班子「軟、散、疲」。習近平上臺後一直對政法系統官員進行清洗,今年2月中紀委巡視高法後,高法院長周強指出成立巡視整改工作領導小組、徹底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1月習近平要求政法系統負政治責任。」


大陸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圖左)和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新唐人合成)

這些詞都是黨體系中整死人的詞彙,而政法委本身就是邪惡的,它涵蓋了高檢和高法、公安和國安,其實現在的政法委已經被縮減了。2013年,周永康和李東生被明確砍下來之後,砍得就是政法委,往前推2012年,政法委書記被從政治局常委中拿下來,也就是說,從一開始習近平就明確政法委體系就是他的死敵,從2002年到2012年10年的時間裡面,周永康塑造的是政法沙皇,習近平從上臺第一天起就跟黨最有權力的機構作對,有它沒我,有我沒它。

有人說政法委也在經歷權力的更替呀什麼的,我說都是瞎掰,如果政法委還是那麼大權力,習近平弄不好早就死了。反腐中,習近平沒殺人,隻清剿錢財,但人家可饒不了他,人家一定要殺他,這就是今天的場面,這活兒剛開始,真正的目標還沒干呢,否則就不用茶杯都得自己隨身帶著了。

「香港《動向》雜誌3月號披露,今年3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宣佈派遣蹲點工作組進駐19個中央單位監督換屆。」

這就是對著十九大來的,3月報出來的消息說,軍方有50個將軍下臺,裡面有4個上將,6個中將,40個少將,現在都成蝦醬了。報導裡面沒有解釋4個上將是誰,前不久有消息說,中共軍紀委書記杜金才被換下,由軍委後勤保障部政委張升民接替,但還有很多人生死未卜呢。

我說過,習近平對軍隊的整肅方法,將貫穿中共黨體系中所有的部門,做法就是摧毀黨的系統,換個角度來講就是「強拆」,就像拆房子似的。房子拆了,裡面的傢俱還沒搬出來呢。搬傢俱叫改革,拆房子就是革命。房子拆了以後,裡面的上將和中將捲著鋪蓋出來,去哪?說給他們蓋了非常漂亮的夏宮,就像頤和園就是皇帝的夏宮,但他們走在路上就全死了。誰都不知道夏宮在哪裏呢。現在的做法就是這個,在黨內樹立了一個美麗的夢想,不是中國夢嗎?

「在這19個被責令「反腐補課」的單位中,政法系統被指在近十多年以來,領導班子、隊伍建設和素質一直是重病災區,有近300名廳級官員下臺。」

「反腐補課」的意思就是該殺的還沒有殺乾淨呢。「近十多年」就是從周永康開始,政法委中的國安部在新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中沒有位置,已經傳出國安部將被取消變成國安局,歸李克強的國務院管,這樣國務院就擁有武裝系統了。而公安部歸國家安全委員會管理,國安部被弱化,政法委體系就剩下高級法院和高級檢察院了,這就是要拆散政法委,而現在針對政法委主要是指兩高,沒有提國安和公安。

這是兩會之後即刻傳出來的消息,兩會的時候貫穿習核心,貫穿完了之後,就開始進去掃蕩了。

那麼到底正常社會裏法律和權力之間是什麼關係呢?BBC報導《美國最高法院法官提名人說川普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中說:「獲得特朗普提名為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選的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指,包括總統在內,沒有任何人能凌駕法律。戈薩奇出席參議院的提名聽證會時說,沒有任何人要求他就裁決方面作出任何承諾。 」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選尼爾.戈薩奇(BBC 截圖)

這是他接受參議院詢問時的表態,因為大法官必須保持獨立,以法律為準繩,不受任何人影響。這是一個專業態度問題,從憲政來講是對憲法的尊重,對憲法尊重就是對每一個國民的尊重。

「二月,一名法官阻止政府實行特朗普的旅行禁令。特朗普形容這名法官是所謂法官」,更指假如美國遭受任何恐怖襲擊,將會是這名法官的錯。

戈薩奇私下對參議員說,特朗普的說法「令人沮喪、打擊士氣」。戈薩奇週二出席聽證會時,重複這些形容詞。」

法官擱置川普的旅行禁令之後,川普對法官曾進行過攻擊,戈薩奇對此表示沮喪。法官是美國憲法的執行者,以憲法為準繩,如果因為法官的裁決對法官這個人進行攻擊,戈薩奇覺得無法接受。

「他說:「當任何人批評聯邦法官的誠信、操守或動機,我認為這令人沮喪。我覺得(這些攻擊)打擊士氣──因為我清楚瞭解真相。」

當被問到任何人是否包括總統,戈薩奇說:「任何人就是任何人。」」 

他並沒因為自己是被川普提名的而給川普面子,沒有大陸人頭腦裡的一些觀念,法官就是法官,而對比大陸的高等法院,大家就知道那是邪惡政權下的真正惡的表現,中共最邪惡的就是把聖潔的人給高級動物化了。

前兩天出了一件事情,說北京城天壇公園公共廁所裡取廁紙裝了一個人臉識別器,一個人每9分鐘才能取多長的衛生紙,就是不讓你多拿手紙,想多拿得多排幾次隊。我說著急的不得拉一褲子?這個事情在國外成了笑話了,《德國之聲》還專門寫了一篇報導,問為什麼中國人要往家裡拿手紙,那東西又不貴。


北京公廁的人臉識別機(視頻截圖)

其實在北美上廁所,廁所裡都準備著手紙,不用自己帶。我記得國內的時候,確實有些地方得自己帶著,後來最早在北京王府井大街十字路口那個公廁可以5分錢買手紙,後來不掙錢把廁所關了,開了第一個麥當勞。記得第一次到那裏吃麥當勞薯條的時候,大夥都樂了,說這不是茅廁嗎?隨著時代的變遷,我不知道現在那裏改成什麼了。

中國人為什麼往家裡拿手紙,就像我講過的在北美一些中國人把幾盒的雞蛋中的大雞蛋撿到一個盒子裡,還有往兜裡裝超市塑料袋的,停車搶車位的,我居住的地區,中國人比較多,一個最典型的例子,等紅綠燈和停牌,大陸人總是愛往前搶,不給人留出空間。有朋友說,那其他種族的人也搶,是這樣的。現在主動讓車的很少了,我說過,人壞了就全壞了。

現實環境中我一直唾棄進化論和無神論,以及科學的灌輸,這些都是外面灌進來的東西,附加在人身上的,我能夠理解的,肉體的人只是生命層面的一部分,人的生命是一個整體,科學、進化和無神論灌輸在我們肉體的身體上,也許隻佔我們完整生命的1%,但形成的觀念,阻礙了我們認知生命真實的全部。這就是我說的,對生命的侮辱。

舉個例子,我們吃飯,是滿足我們肉體的需要,我們肉體有血液,液體佔身體組成的絕大部分,呼吸最不被人所重視,直到有了霧霾,呼吸困難了,我們才重視空氣的珍貴。這就是科學塑造下的人的可憐之處,食品有毒可以買進口的,但空氣有毒,現在有買罐裝空氣的,你得買幾罐?但想過沒有,呼吸對應著我們的身體哪部分?有人說,我們身體裡面也有氣體的部分,缺少空氣,我們三分鐘就會完,是我們需要的最為重要的部分,和我們的生命有何關聯?空氣,無色、無味、無形,不可觸摸但無處不在,與我們的靈魂,不可觸摸有著相似之處,我們的靈魂左右著我們現實環境的一切,感悟著我們生命的真實。空氣壞了,也說明人壞到觸及了我們生命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了。

無形的東西你無法描繪,但對我們的生命極其重要,BBC登過一篇文章,說人的智慧很難描繪,智慧不是智力,但智慧就在那裏的時候,你立刻就能知道。我們無法描繪我們每一個人的靈魂,但一個人的想法出自於靈魂的認知的時候,你能體會到那種境界。那種境界不是紅塵中的慾望者。人人能感受到那種純淨也願意接受,紅塵中的慾望者令人有防範之心,慾望就有目的,慾望就有索取,人們就能感受到慾望的貪婪。

這些都是我自己的感悟,也不一定對,因為生命的境界是永無止境的。就像人的慾望永遠也得不到滿足一樣,只不過是往下走而已。作為人而言,人體將是永恆的迷,永遠都不知道生命的真實。但能夠體會到的是生命的珍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